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57.陆味居开业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95 2019-10-06 13:45:01

  第二日,吉时一到,白河镇的陆味居门口就响起了热闹的鞭炮声。

  看热闹的人群围在了铺子门口。

  为陆味居揭牌的是回春堂的章老大夫和如意酒楼的东家高掌柜,认得两人的看客纷纷感叹这陆味居看来来头不小啊。

  看那站在门口招待贵客的年轻男子器宇轩昂,应该就是这陆味居的东家陆家大爷了。

  待进了铺子,众人不时地发出感慨,这铺子布置得很雅致,货架和展示柜上点缀的绿植恰到好处,柜台上的琉璃一看就价值不菲,门口的伞架和卡座更是见都没见过。

  展示柜的小盘子里的吃食被切成小块供大家试吃,众人对于闻所未闻的吃食更是新奇不已。

  掌柜的说陆味居开业三日,所有货品均八折。本来就想尝鲜的顾客更是纷纷开始抢购,货架和展示柜里的货品空了又满,满了又空,可忙坏了喜子等一众伙计,虽然累,但每个人都笑得很开怀。

  徐松枝在后院厢房招待进货商,原来一直合作白玉芽的进货商获得了两年内九折的进货优惠,新来的进货商只能望而兴叹了,之前被春风楼拉走的进货商更懊悔,连与陆味居合作的资格都没有了。

  余欢和陆锦生招待章大夫、高掌柜、孙掌柜在前院厢房喝茶。

  孙掌柜一眼就看中了厢房沙发上放置的抱枕。

  除了方形抱枕外,余欢还特意做了几个萝卜、白菜、西红柿和黄瓜形状的抱枕应景,这都是做酱菜的原料嘛。蔬菜抱枕都圆嘟嘟的很可爱,孙掌柜自然一眼就相中了。

  孙掌柜一开口,余欢就从自己的随身小包里掏出一沓纸,这都是她抽空画的萌版蔬菜花样子和抱枕图样。

  孙掌柜欢喜地爱不释手:“还是妹妹惦记着我,生意这么忙还给我画花样子。”

  余欢笑道:“村里的作坊招了村里好多婶子嫂子,能给锦绣绣坊做绣活儿的就只有几个小姑娘了,是我抢了孙姐姐的人,这几张花样子就当妹妹的赔礼了。”

  孙掌柜摇摇头道:“哪有那么严重,我绣坊里还有绣娘呢,你这一张花样子可是十个绣娘都抵不上呢。今日陆味居开业,姐姐就送你一份礼应景。”说着起身走到刚刚锦绣绣坊的伙计送来的贺礼旁边,掀开上面的红绸,露出一幅绣着锦鲤的屏风。

  余欢绕着屏风走了一圈,惊奇地道:“这是双面绣?背面是火烈鸟!孙姐姐这份礼太贵重了!”

  孙掌柜笑道:“能让你看得上眼的绣品可不就得是这么特别的?一般的玩意儿怎么能入得了妹妹的眼!”

  余欢笑:“哪有这么夸张,姐姐的礼我很喜欢,特别喜欢!”

  高掌柜插话道:“孙娘子一出手就是这种档次的礼,我们这后面等着送礼的可不好意思拿出手了。”

  章大夫摇头:“心意到了即可,余丫头不挑理。”

  余欢打趣道:“我是不挑理,可我挑礼啊,两位送的礼我可得好好挑挑,哈哈!”

  高掌柜:“哈哈,我送的这份礼你可挑不出错,可要好好供在铺子里啊,我可是观察过了,你铺子里还真需要这么一尊神。”

  高掌柜说完,等在门外的两个小厮就抬着一个木质托盘进来,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

  余欢上前掀开红绸,入眼的竟然是一尊半人高的关公像,这可是古人心中的财神爷啊,做生意的都要拜关公。因为余欢没有这种意识,陆锦生也不信神佛,他们还真没想到要在铺子里供奉财神爷。

  高掌柜:“你们年纪小,有些老讲究还是要听老人言的啊!”

  陆锦生和余欢受教地点头,让喜子和铁头将柜台旁边的高脚边几腾出来,正好供奉财神爷,两人还虔诚地点了一炷香。

  章大夫送的礼就几张纸,装在一个信封里。

  余欢接过打开,展开几张纸一看,惊讶地与陆锦生对视一眼,才看向淡定喝茶的章大夫。

  章大夫笑道:“惊讶什么?这就是你从我这买走的那几味稀有原料的货商名单和我的手信,其他的门路我没有,就这几样,以后你们作坊就直接跟他们接洽吧。”

  余欢感激不已:“我就不跟您老客气了,以后您老的吃食我都负责了啊!”

  章大夫故意打趣道:“我原来的吃食也是你管的啊,这不还是跟原来一样?我这礼送出去也没得额外的好处啊!”

  众人哄笑。

  高掌柜让小高掌柜从酒楼里送来了午饭。

  还没等开席,白氏就风尘仆仆地被徐松枝引着进了厢房。

  余欢和陆锦生惊喜地起身欢迎。

  白氏给两位长辈见过礼,才跟余欢解释:“今日知县夫人开赏菊宴,我去吃了杯茶才中途离席赶过来的,我来迟了,妹妹可别怪我!”

  余欢拉着她坐下,给她递了湿布巾让她擦手,才笑着道:“白姐姐能来我就很惊喜了,还让姐姐受累这么急得赶过来,可是我的不是!姐姐着急赶路,肯定饿了吧,咱们先吃饭。”

  陆味居开业第一日,生意火爆,整个镇子都在讨论着这家卖新奇吃食的铺子。

  晚上,余欢请白氏跟他们一起回陆家村住,一来章大夫那里房间不宽裕,陆家新房正好现在有空房间,二来睿睿也在陆家村,母子二人同住正好。

  最后一丝夕阳也隐没天际,陆家新房里点亮了烛火,堂屋里大家喝茶说笑一派祥和。

  而县城首富朱家却气氛紧张,饭厅里,朱广顺一人坐在摆满佳肴的圆桌前,旁边伺候的丫鬟都大气不敢出,管家站在朱广顺面前,腰都快完成了九十度。

  朱广顺肥厚的双手正抓着一个肘子啃着,肥油顺着他的指缝和手掌往下流着,这副吃相实在让人倒胃口。

  朱广顺狠狠地啃了两口肉,突然将手里的肘子冲着管家扔了过去。

  “软的硬的你们都做了,还好意思来邀功说整出来了白玉芽就能把那个小作坊整垮!糊弄谁呢?糊弄你大爷我呢?春风楼那个没用的是阳奉阴违,还是不想呆在朱家了?你马上给那个废物传信,不管什么手段,三天内我要看到那个什么陆味居关门!否则我让人拆了他!”

  “是,是,小的马上传信。”管家连连答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