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56.搬新房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232 2019-10-04 14:27:08

  余欢这几日一直在作坊里盯着,连收拾行李搬新房的事情都没有抽出时间参与,只让陆锦生看好了她最值钱的那两个匣子,其他的便随便周氏安排了。

  搬进新房的第一日晚上余欢直接从作坊回了新院子。

  余欢被安排在了堂屋东侧的第一间屋子,屋里的布置很合她的心意,书架上除了书籍还摆了她淘来的各色精致的手工艺品,门口的鞋架上还放了一个小巧的花瓶,窗帘、床单、沙发套都是她喜欢的颜色,床上还挂上了金贵的纱帐。

  这块烟青色的流云纱是白氏之前送的,也就够做一顶纱帐,看来周氏对余欢是真心疼爱啊,这房间布置得很精致。

  沙发旁边的地上是余小欧的狗窝,此时余小欧已经在它的窝里呼呼大睡了。

  衣柜里用陆锦生自己手工做的竹衣架挂了满满一排的衣裳,里衣、肚兜、底裤、袜子整整齐齐地叠放在衣柜下层的抽屉里。

  “咦?”在整齐的衣柜里,余欢发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黑色包袱,看起来不是自己的东西。

  余欢拿出来打开一看,这不是陆锦生的衣裳吗?怎么放在自己的衣柜里了?

  余欢抱起包袱正准备去找陆锦生,还没走到门边,屋门就被推开了。

  陆锦生拿着一个锦盒走了进来,一眼看见余欢抱在怀里的大包袱,耳朵立马就红了,幸好晚上烛光昏黄,没有被媳妇发现。

  陆锦生伸手拿过自己的包袱,不自在地道:“娘给放错了屋,我一会儿拿回去。”

  余欢没有发现他的异样,拉着他坐在沙发上,指了指他手里的锦盒问:“这是什么?送我的吗?”

  陆锦生将锦盒递过去,笑道:“送你的,打开看看!”

  余欢接过打开,精致的锦盒里躺着一只玉镯子,白色无暇、温润细腻、触手生暖,余欢惊喜地拿起来就套在了手腕上,小巧的镯子正好很适合余欢纤细的手腕。

  陆锦生问:“喜欢吗?”

  余欢点头:“喜欢,很喜欢,这是暖玉吧?这种白色的极品暖玉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你竟然能找到一只暖玉做的镯子!陆锦生,我很喜欢!”

  陆锦生拉过她的手,摩挲了两下,宠溺地道:“能得你喜欢就好,也不枉我被苏远文那个家伙敲了一千两银子!”

  余欢故作不悦地娇声道:“你的银票不是都在我这里吗?怎么还有银子买镯子?”

  陆锦生淡定地道:“赊的!”

  余欢挑眉:“这个苏远文这么财大气粗吗?竟然能让你赊一千两银子。”

  陆锦生笑:“苏远文就是我们之中专门负责赚银子的,不光大越朝遍地都是他开的买卖,就是其他各国都有他的铺子。”

  余欢点头:“原来是这位财神爷啊,果然财大气粗。那我拿银票给你,财神爷赚的银子应该是要供应虎卫军的吧,这种银子还是不要欠着了。”

  陆锦生拉了想要起身的余欢一把,将她重新拉回沙发坐下,笑道:“逗你的,这块暖玉是我早年偶然得的,只是让苏远文找人帮我打成了镯子,所谓一千两银子也只是我与他的玩笑话。”

  余欢听了此言才作罢。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陆锦生见余欢已经有了些倦意,便让她早点洗漱休息,自己拿着包袱出了余欢的屋子。

  陆锦生刚关上屋门,就被等在余欢屋外的周氏拉到了一旁。

  周氏忙不迭声地问:“你怎么把包袱拿出来了?我故意放在欢儿屋里的呢!我都没给你收拾屋子!欢儿这是不同意你跟她睡一屋?”

  陆锦生无奈:“她不知道。”

  “什么?”

  “娘,轻声些!我没跟她提同屋的事儿,她刚接受我没多久,这事儿太快了,我怕太着急吓到她。娘,您应该对她有些了解的,再给她些时间让她慢慢接受吧,我们往后的时日还长着呢,不急!”

  周氏叹口气道:“行吧,你自己有主意就行,反正欢儿这儿媳妇我是认定了,你自己抓紧争取吧!你就去睡欢儿隔壁那屋吧,柜子里有被褥,自己铺!”

  周氏说完也不管他,自己转身回了屋。

  陆锦生望了余欢的屋子一眼,想起她戴上镯子时欢喜的表情,轻笑一声,也回屋去了。

  而此刻,余欢站在门后,摩挲着左手腕上那只暖玉镯子,微微笑了。

  陆锦生与周氏的话,她都听见了。陆锦生对她的包容和尊重让她很感动。

  虽然她心里认可了陆锦生,但是这么快就进入同床共枕的节奏实在让她不能接受。她还是想先按谈恋爱的节奏慢慢巩固两人的感情,等感情到达一定的程度,一切才会顺理成章。

  陆味居铺子开业前一日,余欢和陆锦生跟着送货的队伍到镇上的铺子进行开业前准备。

  后院库房里已经堆满了作坊生产出来的各类产品,余欢带着人正在给前面铺子的货架和展示柜摆放货品。

  中午,章大夫让伙计麦冬过来给余欢他们送饭。

  麦冬将装着饭菜的食盒交给了喜子,对余欢和陆锦生道:“陆大爷,陆夫人,章大夫说让你们用完饭,未时初去回春堂一趟,他有事与两位说。”

  陆锦生答应了,麦冬才行了礼退出去了。

  未时初,陆锦生和余欢步行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回春堂,被麦冬引着进了章大夫的书房。

  章大夫招呼两人落座,拿了几张纸递给余欢,开门见山地道:“我一个病人在镇西头有几十亩地,想要卖了去延州府投奔儿子,周边零散的地他也能想办法买下来凑成一百亩。丫头,怎么样,买不买?”

  余欢问:“好地?”

  章大夫点头:“麦冬去看过了,上等地!”

  余欢看了陆锦生一眼,见他也点头,便应了:“买,不过今日没带银票。”

  章大夫摆摆手:“不急,让麦冬先带你们去看看地,再去找卖家当面谈,买地的事儿我不掺和,不过有件事儿你们帮我做。”

  陆锦生道:“您老有事直接吩咐。”

  章大夫笑道:“睿睿那小子天天嚷着要去你家住,今儿你们就把他带走吧!”

  余欢两人哭笑不得,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呢。

  当日,余欢与陆锦生就看好了地,并与卖家约定好三日后等他把一百亩地的地契全都拿到之后,再统一交易。

  晚上,两人就带了睿睿回陆家。

  余欢安排睿睿跟着陆锦良一起住,白日陆锦良和李维去私塾,睿睿就在家跟彤彤一起玩,也可以去福生大哥家找小留儿。

  作坊和铺子的事情太多,余欢顾不上几个孩子,好在现在周氏有陈氏和陆秋帮忙,家里一切都安排的很妥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