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47.摔粪堆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03 2019-09-28 13:12:02

  陆锦生一早去了镇上铺子,等今日来取货的进货商都取完了货,才锁了铺子门,赶回来参加徐家的喜宴。

  等陆锦生回家换过衣裳进了徐家院子的时候,都快要开席了。

  众人看到陆锦生纷纷跟他打招呼,陆锦生一一回应,虽然面上不苟言笑,却十分谦逊有礼。

  松枝大哥过来招呼陆锦生入座。

  陆锦生边随着往靠里的桌子走,边低声问道:“我媳妇呢?”

  这话被旁边正在招呼女客的大青婶儿听了个正着,大青婶儿打趣道:“锦生一来就找你媳妇,一早上没见就想了?”

  众人哄笑。

  陆锦生面色不改,对大青婶儿道:“她天不亮就过来帮忙,这会儿没见她就随口问问罢了。”

  大青婶儿指了指厨房方向,说道:“这会儿还在伙房帮忙呢,你媳妇手艺好,连大厨子都要跟她请教呢,你去安心坐着,一会儿就见到了。”

  陆锦生点头,才在福生大哥他们一桌落座。

  陆锦良今年满了十岁,也被安排在了陆锦生他们这桌。

  陆锦良见陆锦生坐在自己身边,忙凑过来道:“哥,你都没赶回来看新娘子,兰花姐的嫁衣可好看了,我看过那么多新娘子的嫁衣都没兰花姐的好看。”

  陆锦生不以为意:“别人的新娘子我看得什么劲?”

  陆锦良:“我是想让你看嫁衣,兰花姐的嫁衣是嫂子画的花样子帮着绣的呢!嫂子刚来的时候就是靠花样子和打络子才买回咱家的地的呢!”

  陆锦生看了自家小弟一眼,点头道:“我知道,你跟我说过的。”说着抬起袖口给陆锦良看上面绣的花纹:“我现在的衣裳都是你嫂子绣的,不用去看别人的嫁衣。”

  陆锦良:“……”怎么莫名觉得自家大哥这是在炫耀呢?

  好吧,陆锦生就是炫耀!现在他所有衣裳上的袖口、腰带、袍摆都是余欢绣的,就连新做的衣裳也都是余欢裁剪缝制的。

  得了媳妇的认可之后,陆锦生就开始在挑剔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只有余欢做的才是陆锦生的心头之好。

  因为周氏和余欢这些帮忙的人都要第二轮才能吃饭,陆锦生兄弟俩吃完就先离席了,陆锦生直到离开也没看见自己媳妇一眼。

  等余欢他们帮徐家都收拾好回到家,余欢和周氏都累得不轻,特别是余欢帮着炒了好几道菜,大锅铲很沉,这会儿余欢胳膊酸疼得厉害。

  家里只有陆秋看着两个孩子,陆锦生两人根本没回来。

  余欢也没了精力管他们去了哪儿,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进屋歇着去了,早上起得太早,这会儿又累又困。

  等到余欢一觉醒来都到了做晚饭的时候了。

  周氏也已经醒了,在堂屋哄着小启,见余欢出了屋忙关心道:“胳膊还酸不?你春婶儿送了好几个菜过来,晚饭咱们就不用做了。”

  余欢点头:“正好,我胳膊抬不起来了,也没法儿做饭了。”

  周氏:“待会儿睡觉前擦点药油,我给你揉揉。”

  余欢:“好,谢谢娘。”

  陆锦良从后院过来,见余欢醒了,忙凑过来兴奋地跟余欢说:“嫂子,你可醒了,快来,我给你讲个可乐的事儿。”

  陆锦良边说着边把余欢拉到院里的葡萄架下坐了,还探头往后院的方向看了一眼,才神秘兮兮地跟余欢分享八卦。

  “刚才我跟大哥吃完席去看那八十亩地了,结果遇上了庆林婶儿家的闺女,她拦着我哥跟他说话。我哥根本不想搭理她,带着我就绕着她走。谁知道那个青青姐就绊了一下,冲着我哥就扑了过来!你猜后面怎么着了?”

  余欢挑眉,这个青青看来是想投怀送抱,然后借此黏上陆锦生啊,还别说,这种手段在这种看重名声的时代确实很有效啊。

  不过看陆锦良这副看好戏的表情,那个青青应该没有得逞才对。

  余欢故意道:“她这是想扑进你哥怀里啊?看你这副高兴的样子,是想换个嫂子了吗?”

  陆锦良脸上的笑一僵,忙表明心迹:“怎么可能,我只认你是我嫂子!我高兴不是因为她扑到了我哥,是因为她扑进地头的粪堆里了!”

  余欢惊讶:“什么?”

  陆锦良解释:“我们那会儿正在地头边的那条路上,旁边就是沤肥的粪堆,她一往前扑,我哥就闪开了,她就扑进粪堆去了!”

  余欢现在都顾不上幸灾乐祸了,那庆林婶儿可是个不讲理的刁嘴妇人,要是被讹上可有的麻烦了。

  “那后来呢?她有没有伤到哪儿啊?你们送她回家了吗?”

  陆锦良摇头:“她没受伤,我哥让在地里干活的两个婶子帮忙把她送回家的。”

  余欢又问:“你哥呢?这事儿跟娘说了吗?”

  陆锦良:“哥在后院给马刷毛呢。哥不让我跟你和娘说……”

  陆锦良本来是想让嫂子知道自家大哥面对别的女人多么果决,想帮他在嫂子面前刷人品的,没想到嫂子不仅没有高兴,反而还这么严肃呢!

  余欢站起身就冲着后院走去,还嘱咐陆锦良:“去把这事儿跟娘说一声,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别待会儿被人讹上门再吓到。”

  正在刷马背的陆锦生看到余欢冲着自己走过来,放下刷子,问道:“睡醒了,还累不累?”

  余欢摇头:“不累了,就是胳膊有点酸疼。”

  陆锦生上前:“回屋我帮你按按几个穴位。”

  余欢拉住他的手:“先别说这个了,今天青青摔进粪堆的事我知道了,就她娘那个性子,肯定会来咱家闹的,你还想瞒着我和娘!”

  陆锦生不以为意:“她自己摔的,赖不到我们头上,你别担心。”

  余欢摇头:“你不知道那个庆林婶儿有多不讲理,你再有能耐还能跟个妇人动手不成?这对你的名声也不好啊,要是被她家讹上还真有点儿麻烦呢!”

  陆锦良:“她不讲理总有讲理的地方,怕她做什么?”

  余欢急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陆锦生轻笑道:“我就是兵啊,你还怕我吃亏?”

  余欢无奈:“你这么不当回事儿,那就交给你搞定吧,到时候别吓着娘和三个小的啊!”

  陆锦生捏捏她柔软的手心道:“放心,现在有我,不用你操这些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