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45.情场高手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81 2019-09-27 11:56:21

  陆锦生从屋里出来,坐到余欢身边,抱过她怀里的小启,沉声问道:“刚才出去被欺负了?怎么回事?”

  余欢一嘟嘴,娇声道:“你还问呢,没想到你离家这些年,倒是还有小姑娘惦记着你,一口一个锦生哥叫的不知道多亲密,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也敢说是跟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就你这年纪,怎么不说她是你带大的呢?”

  陆锦生失笑:“我怎么闻到一股好重的醋味?你自己不也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你这么说是嫌我年纪大吗?”

  余欢气恼地拍了他的手臂一击,气道:“你还说,人家可是开口闭口就说你迟早得把我这不被承认的怨妇扫地出门呢!我就该让陆秋狠狠教训她一顿,小小年纪就知道惦记别人的男人!”

  陆锦生忙伸手安抚地顺了顺她的背,赶紧解释道:“我从小在村里可没跟女孩子说过几句话,根本就不认识几个村里的姑娘,你说的是谁我都不知道。这种无妄之醋你就少吃点儿吧,别因为个不知廉耻的玩意儿把自己气坏了。我保证总有一天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就是你一个人的男人!”

  余欢又羞又恼:“陆锦生,你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什么话都敢说!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带什么样的奴才,你和陆秋是一丘之貉,都不知羞的。”

  陆锦生忙双手拉住了余欢的双手,被圈在陆锦生怀里的小启好奇地抬头看看陆锦生又看看余欢,呵呵地笑了。

  陆锦生赶紧讨好:“好了,别气了,我这不也是实话实说嘛,我本来就是你一个人的男人嘛!”见余欢又要恼,陆锦生赶紧又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快跟我说说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谁那么不长眼敢给你气受?我给你去出气。”

  余欢其实也没有真生气,刚才故意发了一下小脾气也就没事儿了,这会儿便把刚才在兰花家里发生的事儿跟他讲了一遍。

  余欢感慨:“我本来还觉得在村里长大的姑娘都淳朴善良,没想到不管到了哪里都会有这样的异类。不过也是,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利益相争,钱财、权势、情感,只要有了利益冲突就会有斗争。这个青青就是把你当成与我的利益冲突了,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看上你的?按说你离家的时候她才八九岁吧,那么小就懂这种事儿了?还是你回来这些日子跟她有过接触?”

  陆锦生摇头:“我真没跟这个年纪的姑娘有过接触。”

  余欢挑眉:“那是跟哪个年纪的姑娘有过接触?”

  陆锦生皱眉:“不是姑娘,就是那个竹生媳妇,在路上碰见过,跟我说话,我没理她就走了。”

  余欢支着下巴喃喃道:“这还只是在村里你就这么招蜂引蝶了,要是在京城你还不得招来一个后花园啊?”

  陆锦生失笑:“什么招蜂引蝶?这不是说女人的吗?放心吧,京城没有像你眼光这么独到的姑娘,没人看得上我的。”

  陆秋正过来送果盘,听了陆锦生的话忍不住插嘴:“老大,那个李尚书家的二小姐和吉宁伯府的嫡小姐不就为了你还斗过琴棋书画吗?谁赢了就能在长公主的赏花宴上坐在您正对面的位子,不过后来被淳郡王的长女给抢了……”

  陆锦生沉声道:“看来你对京城这些乱七八糟的传闻还挺感兴趣,要不要把你派到延王身边当差啊?让你好好听听京城里的流言传闻。”

  陆秋立马怂了:“老大,我错了!夫人,这都是京城那些闲着没事儿干的小姐公子哥儿们瞎传的,您千万别当真!”

  余欢好笑道:“你们的势力肯定有专门收集情报的吧,你们应该不会随便乱说些没有依据的传闻八卦,看来这八卦的真实性应该很高啊。快说说,除了那什么尚书家的,伯府的,郡王府的,还有没有哪家小姐对你们老大感兴趣的?”

  陆秋赶紧摇头道:“没了,真没了。夫人,老大他向来不苟言笑的,从来不搭理那些小姐千金的,有一次还当面把李二小姐说哭了呢。就老大这样的做派,能娶到个媳妇真是老天开恩了!”

  余欢“噗嗤”笑出了声,好奇地问道:“陆锦生,你怎么把人家说哭的?”

  陆锦生也一脸茫然,显然不记得这事儿了,转头问陆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没印象了?”

  陆秋:“就是去年咱们出京城办差,那李二小姐在城门口拦住咱们的马说是给您送行,结果您的马被李二小姐身上的香气熏的打了个响鼻,您直接说了句‘小姐身上味儿太重,还是回家洗洗再出门吧,免得熏坏了拉车的牲口扰乱了了京城的治安’,人家李二小姐当时就哭了,可您一眼都没看人家,打马就出城了。后来我还听说那李二小姐因为这事儿病了好久呢,李尚书差点儿没上书弹劾您,估计也是怕坏了自己闺女的名声,才忍了。”

  余欢看着陆锦生惊讶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毒舌的一面呢!怜香惜玉懂不懂?你个大男人对人家姑娘这么出言不逊是不是太伤人了?”

  陆锦生暗中使眼色支走了陆秋,才面色淡定地道:“我的怜香惜玉只给你一个人,那些送上门来纠缠的女人,我不愿意给好脸色,最好都离得远远的,省得麻烦。”

  余欢心里甜丝丝的,却忍不住又问:“你那会儿还没有我呢,你也不怕把自己的形象都毁了一辈子娶不到媳妇?”

  陆锦生举了举怀里的小启,才道:“有句话叫‘宁缺毋滥’,不是自己看中的那个人不值得花费一点儿精力,滥情的都是无情的,真正有情的必定专情。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有的人就是命中注定的!”

  余欢的心又软成了一汪春水:“陆锦生,你明明是情商极高的情场高手啊,怎么就没人看出来呢?”

  陆锦生一本正经地道:“遇上对的人,有些本事就会无师自通了,遇上你之前,我就只能好好保住自己的清白等你啦!”

  余欢害羞地捂住脸娇声道:“哎呀,你别说了,多不好意思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