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44.添妆插曲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95 2019-09-26 15:41:30

  余欢也不搭理那几个挑刺儿的丫头,只对兰花笑道:“再看看我给你挑的首饰,喜不喜欢?”

  兰花抱歉地看了看余欢,安慰道:“锦生嫂子,她们几个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

  最拔尖的那个丫头不干了:“兰花你怎么还向着她呢?那你就看看她舍得给你买什么好首饰?兰花,她这不被锦生哥承认的怨妇,别没得让你沾了晦气。”

  余欢失笑:“你这小姑娘张口闭口锦生哥的,叫的这么亲密,你口里说的这锦生哥可是别人的夫君,姑娘,你名声不要了?”

  “你!别胡说八道,就会装腔作势的!”

  余欢瞥了她一眼,直接忽视,转向兰花:“打开看看吧,只要你喜欢就好,我还犯不上把那些没有意义的话放在心上。”

  兰花点头,打开了长形的木匣子。

  “哇,真漂亮,这是兰花吧?”

  “这银钗和银镯子都好粗啊,份量好足啊。”

  “那钗子上的兰花是用玉雕的吧?像真的一样!”

  ……

  兰花:“锦生嫂子,这个太贵重了,我…”

  余欢打断兰花的话:“你一辈子就嫁一次人,这添妆礼自然要不一样,你只说喜欢不喜欢就好了,管它贵不贵呢,若不是怕在村里太招摇,我还想送你金的呢。”

  还不待兰花开口,那个爱出头的丫头又呛声了:“真会吹牛,还买金的?你有那么多银子吗?锦生哥才不会给你银子花!”

  兰花气道:“青青,你别说了,今天大家都是来给我添妆,开开心心的多好,你干嘛要针对锦生嫂子?锦生嫂子自己能开作坊,她自己赚的银子比村里哪家都多,你爹不是还给她开过荒?你怎么还能这么乱说呢?”

  青青一跺脚:“兰花,我才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就是看不惯她装模作样,自作多情嫁进陆家,还在外面抛头露面,不守妇道,早晚锦生哥会把她扫地出门的。”

  余欢无奈摇头,看来这姑娘是对陆锦生有意思啊,还挺有眼光。

  余欢根本看不上这乡下拈酸吃醋的小丫头,自然懒得开口与她在口舌上争长短。

  但跟在余欢身后的陆秋可忍不了了,自家老大的心上人,还是明媒正娶的夫人,怎么能让这乡下野丫头给欺负了。

  只见陆秋往前一步,站在余欢身侧,上挑的修长眉眼一睨,目光扫过那几个说酸话的丫头,最后落在青青的脸上。

  陆秋可是杀过人的,身上的戾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这不一个眼神就让几个姑娘噤了声。

  陆秋板着脸道:“好大胆的野丫头,敢对我们夫人不敬,今日这些话要是传进我们大爷耳朵里,那可不是掌几下嘴那么简单的!”

  一屋的大姑娘小媳妇被陆秋的气势唬了一跳,顿时安静了下来。

  几息之后,青青反应过来,梗着脖子说道:“锦生哥可是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会为了个才见几天的女人对我们怎么样?你可是锦生哥的奴婢,别分不清该向着谁!”

  陆秋火起,他们在组织里学的可都是杀人的本事,什么手段都没有动手来得利索,口舌之争更是最没用的,现在被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挑衅,陆秋第一反应就想出手。

  余欢离陆秋最近,她刚一有动作余欢就察觉了,余欢立马伸手牢牢地抓住了陆秋举起来的拳头。好在陆秋怕伤了余欢,一被她抓住就泄了力。

  陆秋硬声道:“夫人,让奴婢替您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

  余欢在众人面前不好斥责陆秋,只沉声道:“今儿是兰花的好日子,你要是动手岂不是扫了她的兴?有些人不值得你出手,你的功夫是用来对付敌人的。”

  陆秋瞪了青青一眼,才躬身向余欢行礼道:“奴婢谨遵夫人教诲,谢夫人不责之恩。”

  余欢虽然心里疑惑陆秋这厮今天怎么这么一本正经的,奇奇怪怪,但众人面前也不好多说。

  众人见陆秋对余欢这么恭敬,也都生出了一些敬畏之心,特别是青青,刚刚可是眼睁睁地看着陆秋的拳头都快砸到自己脸上了,现在可是老实了。

  余欢见经过刚才的一闹,自己在这里其他人也有些放不开说话,便与兰花说好明早来帮她化妆就带着陆秋回家去了。

  进了院子,余欢就接过周氏怀里的小启,逗着他坐到葡萄架下玩。周氏便空出手来回堂屋去做针线活儿。

  陆秋一路跟着余欢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吓了余欢一跳。

  余欢抱着小启不好去拉她,连忙问:“陆秋,你这是干嘛?快起来!”

  陆秋固执地道:“夫人,刚才奴婢自作主张,还一时冲动差点出手伤人,请夫人责罚。”

  余欢哭笑不得:“你原来可不是这样的啊,我也没把你当奴婢,而且刚才你是为了护我,我怎么能有怪你的道理?你快起来,要不我可真要生气了!”

  陆秋利索地爬了起来,用袖子抹了一把脸,嘿嘿笑道:“奴婢护着夫人那都是奴婢的本分,老大带奴婢回来就是为了护着小主子的,现在有了夫人,自然也要护着夫人。”

  余欢摇头:“你能不能还像以前那样说话?这一口一个奴婢的,我听了别扭。”

  陆秋坚持:“我们都是签过卖身契的,本来就是奴婢,之前是夫人根本不搭理我们老大,奴婢也就不敢称呼夫人,现在夫人喜欢老大,您本来就是老大明媒正娶的夫人,那奴婢自然也要认您为主。夫人也得习惯奴婢这样说话,以后伺候在您身边的丫鬟婆子会更多,您不习惯怎么行?”

  余欢无语,这个陆秋说话大大咧咧的,“夫人喜欢老大”这种话她也这么口无遮拦地说出来,怎么不知道委婉一些呢?

  陆秋的话让余欢又羞又无奈,可听在陆锦生的耳朵里却是格外顺耳。

  刚才陆秋跪下来的时候,陆锦生就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本来听到她大大咧咧地说“夫人懒得搭理我们老大”的时候,陆锦生已经沉了脸,还好陆秋用“夫人喜欢老大”无意中救了自己一命,要不然陆锦生真要把她发配到延王身边去磨砺磨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