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43.花香皂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78 2019-09-26 08:15:18

  彤彤和陆秋飞速地放开了抓着余欢手臂的手,她们可不是因为余欢的话,她们是看见了陆锦生一脸不悦地盯着她们的手才吓得放手的。

  陆秋冲陆锦生行了礼,抱起彤彤就逃离了厨房门口。

  余欢哭笑不得地看着俩人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样子,对陆锦生道:“还是你有威信,这俩货根本不怕我。”

  陆锦生走上前,拉起她的手臂问:“疼不疼啊?”

  余欢用下巴点了点被他托在手上的右手臂,撒娇道:“这只被陆秋抓的疼,她力气太大!”

  陆锦生闻言把余欢的衣袖往上一抬,果然看见她纤细白皙的手臂上有一片红印,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余欢一看连忙安慰:“没事儿,你别担心,我就是皮肤容易留下痕迹,其实一点儿也不疼,不信你看这个。”

  余欢说着就撩起了左边的袖子,果然也有一小片浅红色的印迹。

  陆锦生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反而更阴沉了,他用手掌轻轻揉着余欢的手臂上那两处红印。

  余欢朝他凑近了一点,轻声道:“你别不高兴了,真没事儿,这种痕迹一会儿就下去了。”

  “呃…咳…”陆锦生突然尴尬地咳了两声。

  余欢狐疑地看着他的脸问:“怎么了?你脸怎么红了?”

  陆锦生眼神向下,示意她看自己的手臂。

  余欢低下头去,只见原本不算很大的两个红印变得更大更红了。

  余欢哭笑不得:“这回信了吧?稍微用点力就会红的。”

  陆锦生无奈点头,把她的两只衣袖都放了下来,改握住她的手,问道:“你刚才做了什么,值得她俩这么求你讨要?”

  余欢拉着陆锦生进了厨房,给他看晾在案子上的羊奶桂花香皂。

  “还没有做好,等变硬了,脱模之后就可以了,这个比咱们平常洗澡用的皂角好用,对皮肤好,还香香的。”

  陆锦生:“你还真是什么都会做啊!这个看起来比京城的夫人小姐用的皂豆好太多了。”

  余欢挑眉:“你倒是知道的多!你还知道京城的夫人小姐用什么呢?”

  陆锦生捏捏她的手心道:“我知道这个是因为延王那个变态喜欢用皂豆,还送给过我呢,不过我用不惯那玩意儿。”

  余欢失笑:“喜欢用皂豆怎么就变态了?等我下次给你做几块檀香、薄荷香的香皂,适合男子用的。”

  陆锦生点头:“好,你给我做的,我一定用。”

  俩人在厨房的亲密互动被偷偷摸摸的陆秋看了个清楚。

  陆秋悄悄问彤彤:“他俩这几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彤彤点头:“姨姨前几天肚肚疼,爹爹很担心,一直照顾姨姨,然后他们就总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笑笑不说话。”

  陆秋一脸震惊,看来自己该改口叫“夫人”了啊,没想到自家老大竟然开窍了,还真赢得夫人的芳心了啊!这事儿得通知陆东他们几个,他们有女主子啦!

  私塾筹建的事情已有定论,村里凑了不到十两银子,陆锦生另出了十两,这样可以够盖两间砖瓦房了。

  至于让女娃上私塾的事情,自然是无人响应,各个家里有女娃的人家也没有想要让自家闺女进私塾的,这事儿便不了了之了。

  但在几年之后,陆味居作坊和铺子开遍大越朝的时候,村民看到众多女子在余欢的提拔下做伙计、做管事、做掌柜,才知女子也能有不一样的路可以走,那时陆家村私塾便带动了寒门女子念书的风气。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余欢自在地在家又待了两日,她的小日子终于结束了,一身轻松。似乎得益于陆锦生带回来的补血汤药,余欢面色红润,比之之前的青涩稚嫩更多了一丝别样的韵味。

  这日是兰花出嫁前的最后一日,按照习俗是给新嫁娘添礼的日子。

  余欢带着陆秋到春婶儿家的时候,就见兰花的房间里挤满了来添妆的姑娘们。

  兰花高兴地招呼余欢:“锦生嫂子,你来啦,快进来。”

  余欢经过众人走到坐在炕边的兰花身前,把手里的添妆礼递给兰花:“兰花,恭喜你啊,祝你婚后生活美满。”

  兰花羞红着脸道谢:“谢谢锦生嫂子。”

  兰花把布料放在炕上,拿着一大一小两个匣子问余欢:“锦生嫂子,这里面是什么?”

  余欢笑道:“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兰花先打开了上面小一点的,一阵桂花香瞬间飘进众人的鼻中。

  “哇,好香啊!”

  “是啊,是桂花香。”

  “这东西像玉一样还透明的,里面还有花瓣呢!”

  “这花形真好看,看着像点心。”

  兰花也好奇地问:“锦生嫂子,这两块是点心吗?”

  余欢摇头:“这是花香皂,用来洗手洗脸洗澡的,能让你的皮肤白白嫩嫩的。”

  兰花惊讶:“就像城里的小姐用的皂豆一样?”

  余欢:“比那个好多了。”

  兰花:“这肯定很贵吧?锦生嫂子,我不能收,有这两块布料就很好了,这个你拿回去吧。”

  余欢把小匣子推了回去:“哪有送出去的礼还往回拿的?这个不贵,是我自己做的,没花银子。”

  一群小姑娘又开始叽叽喳喳。

  “这个还能自己做呢?真了不起。”

  “是啊是啊,要是我也会就好了!”

  当然村里丫头也不都是淳朴和善的,这不就有酸言酸语的。

  “还当是什么?家里开了那么大的作坊,赚了很多银子吧?这村里她也就跟兰花走得近,添妆礼就送这个?还是没花银子的东西,真是越有钱越抠门儿。”

  “就是,锦生大哥都回来了,还带了孩子,都没有公开承认过她,也不知道她怎么还有脸赖在人家家里。”

  余欢嗤笑一声,懒得理这些酸了吧唧的小丫头。

  兰花急道:“你们瞎说什么?”

  “兰花,你别因为这点儿小玩意儿就向着她说话,人家可跟咱们这些乡下丫头不一样,就会装模作样的。”

  “是啊,兰花,咱们可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才来多久啊,你可别被她蒙骗了。”

  “就是就是,不信你就看看她送的这东西,青青姐姐还能攒了银子给你买对银耳环呢,她连个银子都不舍得花。”

  “是锦生哥哥不给她银子吧,真是可怜。”

  余欢真是乐得要笑出声了。

  她还真没想到这样的场面能发生在自己面前,村里长大的小丫头还没怎么样就学会恶言恶语、挑拨离间了,只是怎么这说话的内容这么幼稚搞笑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