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42.筹建私塾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62 2019-09-26 07:59:16

  下午,堂屋,周氏边逗着在婴儿床里奋力翻身的小启,边照着余欢画的图纸做坐垫。

  余欢边给周氏缝好的坐垫塞棉花,边在心里想着用余小欧折回来的桂花做羊奶花皂。

  陆锦生在兄弟两人屋里教陆锦良功课,屋门开着,陆锦生正好能看到坐在堂屋的余欢。

  正坐在堂屋炕上玩布娃娃的彤彤突然站在窗户前,冲着院子里喊着:“秋姨姨回来了,秋姨姨回来了。”

  余欢放下手里的坐垫,给彤彤穿好鞋子,抱起彤彤出了堂屋。

  “陆秋,回来了!累不累?要不要给你煮点东西吃?”

  余欢边问着,边把彤彤放在地上,伸手去接陆秋的行李。

  陆秋边牵着马往后院去送,边回答余欢:“余欢,我不饿,也不累,这点儿路程对我来说都是小意思。”

  等陆秋回到堂屋,余欢已经沏好了蜂蜜水,给陆秋倒了一杯。

  陆秋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了,豪爽地拿袖子一抹嘴就开始给陆锦生和余欢汇报。

  “盖房的二十个人已经找好了,十号直接过来,他们自己带帐篷,咱们不用管住,只管吃饭。

  私塾的先生也联系好了,是石臼镇的,姓叶,是平顺十五年的秀才,现在赋闲在家,家中父母跟随他大哥一起生活,他的妻儿也不跟过来,就他一人过来。

  给二少爷(陆锦良)加课的要求叶先生也同意了,其他学生每月束脩五十文,咱们多交一百文,管他每日三餐,不过叶先生说每季的两套衣衫鞋袜就免了。”

  陆锦生点头:“既然叶先生如此说,那就免了吧,在其他地方补贴一下就行了。那我就去跟里正说一声,私塾也要尽快开始筹建了。”

  陆锦生说完看向余欢,想看她是否还有什么要提的,见余欢摇头,陆锦生才起身出门去了。

  余欢的目光随着陆锦生的背影一直转移到了院门处,直到陆锦生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余欢才收回目光。

  陆秋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不禁疑惑在自己不在的这几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陆锦生晚饭前回来了,在饭桌上说起筹建私塾的事情。

  “里正明天会召集村里各家当家的议事,要给私塾募捐,让各家出钱,若是没那么多钱也可以盖私塾的时候出力顶银子,一天工顶五十文。到时候村里一共凑了多少银子,我就按那个总数出。”

  余欢问:“这私塾要盖多大?要不要像咱家一样盖地龙?要是盖地龙的话村里人没经验,自己能盖好吗?”

  陆锦生赞赏地看着余欢问:“还有其他问题吗?明天议事的时候我可以提出来,让里正和大家一起商量。”

  余欢想了想,又道:“这私塾在村南头,离水源远,每日用水要安排好。先生住的屋子和学生上课的屋子要分开,那就至少要两间屋子,还要有茅房。这私塾收不收女学生呢?要是收女学生,就要盖两个茅房。”

  “女学生?”陆秋惊讶地出声。

  余欢:“女学生怎么了?难道其他地方没有开办女学的吗?”

  陆锦生瞪了陆秋一眼,转头看向余欢的时候立马换上了温和的表情,然后开口解释道:“整个大越朝只有京城有开办女学,也只招收贵族学生,教授的都是琴棋书画、诗词礼仪。”

  余欢吃了一口饭,若有所思,随后又对陆锦生说道:“那你明天问问里正和村民能不能让村里的女娃娃也去上课?起码认几个字也是好的,我们作坊和铺子以后扩张的话会需要更多的人,读过书的机会就越多,我不管男女,只要有能力做管事都是可以的。当然,私塾收不收女学生我也不坚持,就是那么一提,也要看人家父母的意思。”

  陆锦生点点头,安慰道:“你别把这事儿太放在心上,自古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一般人家的女孩子长大出嫁就是唯一的路,少有人家愿意让女娃读书的。”

  余欢撇撇嘴:“我可不信这种鬼话,咱们彤彤以后可是要好好读书的,腹有诗书气自华,女孩子有内涵有气质才是最自信的,自信的女孩子才更坚强、更有远见,才不会被困在一方小天地里。”

  彤彤闻言也不管听懂没听懂就点头捧场道:“姨姨说的对,彤彤要读书。”

  周氏乐得摸摸彤彤的小发髻道:“还是彤彤有眼光,你欢儿姨姨就是最好的女孩子,彤彤要好好学。”

  余欢不好意思地道:“娘,您这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

  周氏摇头道:“自夸怎么了?我自己的儿媳妇我还不能夸夸了?”

  余欢:“娘…”

  众人皆欢笑出声。

  第二日,陆锦生带陆锦良去参加了里正组织的议事。

  余欢带着陆秋和彤彤在厨房捣鼓着做羊奶桂花香皂。

  余欢找到的碱和羊油不多,所以就用一个小陶罐在小炉子上加热搅拌,弄出来的皂液也做不了几块。

  余欢碾了桂花瓣,取了花汁加进了皂液里,整个厨房都飘满了桂花香。

  余欢让陆秋给模具抹油,这模具就是中秋时候用来做月饼的模具,四种简单的花朵形状,大小也合适,余欢就用来做香皂了。

  四个模具不够,余欢就又找了几个小陶杯做模具。余欢给每个模具先倒一半皂液,让陆秋和彤彤在里面放上桂花瓣,然后余欢再倒另一半皂液。所有皂液倒完,一共装了十个模具,就只等香皂变硬,然后脱模就可以用了。

  陆锦生回来的时候就见陆秋和彤彤围在余欢身边,两人各拉着余欢一只胳膊摇晃着,走近了才听清两人的话。

  彤彤:“姨姨,秋姨姨不需要香香的,你就多给彤彤两块吧,彤彤喜欢香香的。”

  陆秋不服气:“小小姐,我也喜欢香香的呀,而且我每天干那么多活儿,更需要花香皂来洗洗,让我的皮肤变好一点。”

  余欢挣了半天挣不开两人的手,只得道:“花形的可以给你俩一人一块,另外两块是要送给兰花的添妆礼,那些小陶杯里出来的,咱们还要分给娘、大虎婶儿、松枝嫂子、福生嫂子、大米和她娘,下次做了其他花香的再给你们好不好?”

  陆秋掰着手指头数了数,问道:“总共十块,这样分完你就没有了啊!”

  余欢笑道:“我不喜欢桂花这么重的香味,过两天我寻一点别的花再做。你俩可以放开我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