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41.豫王骨肉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88 2019-09-25 17:32:54

  第二日,余欢醒来的时候,怀里的水囊还泛着很高的热度,这定是有人给换过一次水。

  余欢想到昨晚与陆锦生聊到深夜,自己竟然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又想到昨晚陆锦生的深情告白,余欢把脑袋躲进被子里痴痴地笑了,真是让人又羞又喜。

  在炕上没躺一会儿,余欢就一骨碌爬了起来,再躺下去又要把裤子和褥子弄脏了。

  经过昨晚的深谈,陆锦生和余欢之间的互动就自然地带着甜蜜的情谊暗涌,不用说作为过来人的周氏,就是陆锦良和彤彤这两个小的都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变化。

  余欢在葡萄架下写写画画,想要画一些椅子坐垫和沙发坐垫、抱枕的样子,等过几天棉花收获了,就可以动手做了。

  陆锦生陪在旁边,处理京城和各地送过来的信件。

  明明两人还是如之前一样没有很多话语交流,可是每一次眼神交流都分明让人感到情谊绵绵。

  彤彤趴在余欢的旁边啃着一个大桃子,左看看陆锦生,右看看余欢,突然撅着小嘴说道:“爹爹和姨姨就像我父王和母妃一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光笑不说话。”

  陆锦生猛抬起头,警惕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见没有异常才严肃地对彤彤道:“之前不是说过不可再提起父王和母妃,彤彤忘了吗?”

  彤彤有些怕怕地往余欢身边缩了缩身子,眼里泛起了水花。

  余欢忙把彤彤抱到自己的腿上,轻声哄道:“彤彤不能怪爹爹这么严厉,是彤彤自己食言了对不对?爹爹与彤彤之前约定好不可再提的事情,彤彤现在却说了,是不是彤彤做错了?”

  彤彤靠在余欢怀里,轻轻点了点头,吸了吸鼻子道:“彤彤错了,彤彤以后再也不说了,爹爹不要生气了。”

  余欢扯了扯依然板着脸的陆锦生的衣袖,轻声道:“现在也没有别人听到,你就是不说我也已经猜到了他俩的身份,你也不用这么紧张了。小孩子都跟你道歉了,还不赶紧给个笑脸。”

  陆锦生无奈地看了做和事佬的余欢一眼,伸手把彤彤抱到自己的腿上,缓和了脸上的表情,对彤彤说道:“以后可要记好了,爹爹之前跟你约定好的,有些话不能说,这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性命。”

  彤彤重重点头,乖巧地道:“彤彤记好了,再也不说了!”

  余欢哄彤彤道:“彤彤,我们再做两个布娃娃吧,给你的小娃娃做一个娘亲,再做一个爹爹,怎么样?”

  彤彤立马兴高采烈地扔下手里的桃子,从陆锦生的腿上滑了下来,凑到了余欢的身边。

  余欢凑到彤彤耳边小声说:“咱们照着彤彤的父王和母妃的样子做两个娃娃,不要告诉你爹爹。”

  彤彤惊喜地点头,亮晶晶的眼睛闪着喜悦的光。

  之前在章府,听白氏讲过豫王一家四口丧身火海,后来又知道了陆锦生与延王的种种,再看彤彤与小启的长相就知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结合所有的信息,余欢大概猜出彤彤和小启应该就是豫王的子女,应该是被延王与陆锦生暗中救出的。

  彤彤虽然早慧懂事,可是终归是个不到三岁的小娃,对自己的父母是有感情的,即使她不能确切地知道死亡是什么意思,可与父母分离却是一个小娃内心不该承受的,余欢只想尽己所能让小孩子的童年是轻松的、幸福的。

  余欢就在写写画画、裁裁剪剪中过了两日。

  这日一早,余欢刚给彤彤的布娃娃缝完最后一针,喜子就过来跟陆锦生和余欢说之前晾在作坊里的豆皮和腐竹都已经干透了,想问问两人怎么处理。

  陆锦生和余欢到了作坊,先查看了一下晾架上的豆皮和腐竹,确实已经干透了。

  余欢问陆锦生:“我这几天不方便出门,要不你自己去镇上给高掌柜送一趟样品?”

  陆锦生点头:“可以,我自己骑马也快一些。”

  余欢便让陆锦生装了一些豆皮和腐竹,自己将吃法和几道菜谱写了下来,交给了陆锦生。

  陆锦生装好东西,骑了马奔着镇上去了。

  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陆锦生就回来了,进屋就先递给余欢几张银票和一张房契。

  “高掌柜给的菜谱银子,说是如果多的就当作豆皮和腐竹的定钱,让咱们优先给如意酒楼供货。这是铺子的房契,高掌柜帮忙打听到的卖家,我去看过了,铺子位置不错,离如意酒楼不远,有两间屋那么大,后院也挺宽敞,我就直接付了银子给买下来了,写的你的名字。”

  余欢将手里的茶水递给陆锦生,扬了扬手里的银票和房契,笑道:“你出的银子,写了我的名字,你就不怕我携款跑了,到时候可别心疼这几百两银子啊?”

  陆锦生饮尽了一杯茶,挑眉:“银子、铺子我都不心疼,你若想要,我有的都给你,你愿意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只一样,你要是敢给别的男人花银子,我就……”

  余欢挑衅:“你就怎样?”

  陆锦生:“我就把那个男人扔进山里喂狼!”

  余欢“呵呵”笑道:“那你怎么处置我?”

  陆锦生摇头:“你愿做什么都可以,我不舍得处置你!”

  余欢一愣,不禁喃喃道:“陆锦生,你这样的完美好男人,怎么这些年就没有被别的女人占为己有呢?”

  这下换陆锦生愣了,摇头失笑道:“陆秋他们都说我是块硬石头,不解风情,肯定不好找媳妇的。也就是你这个傻丫头能看得上。”

  余欢庆幸:“还好他们都不懂欣赏,让我能捡个漏,不是什么人都能像我这样眼光好的。”

  陆锦生失笑,指指她还拿在手里的银票和房契道:“还不去收好?一会儿该吃饭了。”

  余欢忙进屋把银票和房契收进了小匣子里,这里面装着余欢现在的全部身家,厚厚的银票、房契、地契、大大小小的银锭子、碎银子、铜板,妥妥的小富婆了。

  扫了一眼装了半满的小匣子,余欢心满意足地挂上了小锁,去厨房帮周氏做饭了。

  陆锦生得了余欢的吩咐,去徐家给松枝大哥送铺子的钥匙了,以后松枝大哥就可以在铺子里给各个进货商供货了,不用再借用如意酒楼的后院,也有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余欢决定铺子就暂时先做一个供货站点,不提供零售,只做分销,等豆皮、豆干和腐竹大量生产之后再开通零售,到时候再做牌匾和装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