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40.命中注定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43 2019-09-25 17:21:24

  余欢:“这个骁勇将军应该是忠于那位的吧。”余欢指了指天。

  陆锦生摇头:“安国公府确实忠于那位,不过这位骁勇将军与其父安国公关系恶劣,因此才会顶着安国公府嫡长子的身份还常年驻守北境苦寒之地,连京城都不愿意回。”

  余欢:“父子关系恶劣?这倒是少见,难道是因为那安国公后院女人太多?”

  陆锦生伸手揉了她的脑袋一把,没好气地道:“你倒是知道的多!那安国公确实有一个很宠的妾室,安国公夫人去世后,这名妾室就被扶了正,嫡长子不接受这位由妾扶正的继母也是可以理解的。”

  余欢:“那你和延王没有看在你们师父的份上,帮帮这个骁勇将军?”

  陆锦生:“他远离京城其实是最好的,并不需要我们相帮,如此相安无事便好,日后若是有必要,我们会跟他坦诚相见。”

  余欢:“但愿这位骁勇将军是个懂得变通的,若是个愚忠的,那还是挺麻烦的。”

  陆锦生勾唇:“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你也能听得明白,还能分析得透彻,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

  余欢得意:“天资聪颖说的就是我了,懂得就是多。”

  陆锦生摸了摸她微扬起的头,笑道:“确实聪明!”

  余欢本是开玩笑,被他这样一脸认真地夸聪明,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赶紧随便找了个话题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

  “话说延王要养这么多军队,他一定很会赚银子吧?”

  陆锦生:“延王手下有专门负责做买卖赚钱的,生意铺得很大,各行各业基本都有涉猎。”

  余欢:“这么厉害?那我们开个陆味居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陆锦生:“你若需要,我可以帮你问一下延王手下的生意有没有跟陆味居冲突的。”

  余欢摇头:“这倒不必,我也没那个志向和野心做到多大,只要作坊开起来,能给村里的乡亲找些活计做,咱们家衣食无忧也就可以了。至于外面的那些家国大事还是你们去操心好了,我只在后面守好小家就是了。”

  陆锦生:“一个女子有守一家、帮一村的志向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余欢:“那你可是小瞧了女子了,从古至今有大作为的女子并不少,保家卫国平天下,不是只有男子可以做的,若男子靠不住,那女子岂会白白把兴国的机会让给男子?也只是因为女子自己愿意维护男子的尊严,愿意安守后方,让男子在前面无后顾之忧,若是女子也都野心勃勃,还不一定会有男子多少表现的机会呢!”

  陆锦生挑眉:“竟然还有这样的道理?听你如此说来,似乎也有些道理,男子主外,女子主内,这倒是小家、大国都适用的规则。”

  余欢看到陆锦生揶揄的笑,有些茫然。

  “你笑什么呢?”

  陆锦生笑道:“我自然是高兴你愿意为咱们家主内!”

  余欢瞬间脸红,怎么感觉他这是调戏呢?小家的男主外女主内说的可是夫妻,自己虽然心里已经开始接受他,可突然说到明面上,还是会不好意思的啊!

  余欢:“你…你…”

  陆锦生眼见她脸皮泛起了红色,透亮的眸子在昏黄的烛光下映出簇簇的火苗,不禁感慨这小女子脸皮还真是薄。

  陆锦生不忍再惹她,拉住她的手道:“我在朝中与延王一起谋算的事情很是危险,若是事成,高官厚禄自不必说,我定会给你争一个诰命;若是事败便是会性命不保。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做了安排,若是我出事,会有人保你们无忧。”

  余欢抓紧了陆锦生的手,坚定道:“我不在乎你官位高低,也不在乎什么诰命,我只要你平安无事。若是事成,只愿延王会是个体恤百姓的好君王;若是事败,我要你保自己性命无虞!”

  陆锦生内心无比感动,他盯着面前这张坚定的小脸,郑重点头:“不论前途如何,我定尽全力保住自己与你们的性命!”

  余欢挪了挪位置,坐得时间久了腰背有些酸。

  陆锦生给她后背塞了个枕头,又忍不住打趣道:“若是日后延王事败,我要想活命就要隐姓埋名、浪迹天涯了,若真有那么一日,你待如何?”

  余欢笑道:“天下之大,总有你我容身之处,即使天涯海角,我也是敢与你一同去闯荡的。但,有些话我必须与你说在前头,不管将来你是官居高位,还是卸甲归田,最不济去浪迹天涯,我都只能接受一心一意,我不接受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夫君。若你有一日喜欢上了别的女子,那我只要与你好聚好散,绝不做三妻四妾中的一个!”

  陆锦生顿觉心内一紧,还来不及体会她愿誓死相随的狂喜,就听她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出“好聚好散”。

  陆锦生双手紧紧地握住她的肩膀,对着她的眼睛坚定地道:“此生,我陆锦生必不给你与我好聚好散的机会!一生一世一双人,亦是我心之所向,我愿许你生生世世唯卿一人!”

  余欢被他的郑重其事震撼当场,她一直觉得感情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喜欢不喜欢都不是自己的理智可以控制的,心若不喜,即使继续绑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如今看来,自己还是喜欢得不够深啊,自己只求爱的时候一心一意,若是不爱,大可一拍两散。但是陆锦生怎么就能对着自己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他当真已经认定了自己?又是从何时开始已经对自己情根深种的?

  余欢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做渣女的潜质呢,面对如此深情,自己那点儿喜欢根本就不足言说呀!

  余欢喃喃地问道:“陆锦生,你喜欢我什么?我们相识不过月余,你怎么就能认定我是你心里的那个人?”

  陆锦生改握住她的手,大掌轻轻揉捏着柔若无骨的小手,轻笑道:“你可听过一见钟情、一见倾心、一眼万年这些话?我原也是不信的,可我见到你的第一眼便信了。你便是我陆锦生的命中注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