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38.小日子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42 2019-09-24 13:31:12

  吃过午饭,周氏准备了金银箔纸折元宝,明日是周氏父亲的忌日,她要回去祭拜。

  古人只有寒食、清明和忌日才可以上坟祭拜先人。

  周氏这两年去祭拜都被周子文一家冷嘲热讽,每次都草草了事,今年家里情况好转,且陆锦生归来,周氏是一定要好好祭拜自己的父亲的。

  余欢帮周氏一起准备了各种祭拜物品,明天她要在家照看两个孩子,只能在这些事上面尽点儿心。

  第二日天朦朦亮,陆锦生就驾车,带着周氏和陆锦良出门了。

  余欢从醒来就觉得有些不舒服,小腹隐隐作痛,想到前段时间自己长个子这些变化,余欢知道自己估计要来初潮了。

  趁着两个孩子还没醒,余欢先冲了一杯红糖水喝了,然后又把之前跟周氏学做的棉布条拿出来准备着。

  一番折腾,余欢已经冷汗涔涔。

  想到这个状态实在没法儿照顾两个孩子,余欢撑着走到院子里,隔着院墙叫春婶儿过来一下。

  春婶儿匆忙过来了,一看余欢的样子就心疼得不行。

  “哎哟,锦生媳妇,这是来小日子了?肚子疼了吧?快上炕上躺着吧。待会儿孩子醒了,我照看着。”

  余欢有气无力地道:“麻烦春婶儿了,我刚刚喝了红糖水,躺一会儿应该就好了。”

  余欢躺在炕上,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陆锦生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春婶儿在堂屋带着两个孩子玩儿,没看到余欢。

  “春婶儿,你怎么在这儿?我媳妇呢?”

  “锦生回来了?你媳妇今儿第一次来小日子,肚子疼,炕上躺着呢。”

  陆锦生顿时慌了:“那怎么办?我去请大夫来!”

  春婶儿忙拦住他,笑道:“这种事儿不用请大夫,就是多喝点儿红糖姜水、别碰凉水、注意保暖就行了。对了,你娘呢?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

  陆锦生:“我娘和小弟留在小舅家吃午饭,我担心我媳妇一个人顾不过来俩孩子就先回来了。那个…我进去看看她。”

  春婶儿:“行,你去看你媳妇吧,俩孩子我先带我家去了,我看着孩子还能帮兰花收拾收拾东西。”

  陆锦生:“那就麻烦春婶儿了!彤彤过去要乖啊。”

  送走了春婶儿,陆锦生赶紧进屋去看余欢,就见她蜷缩在炕上、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陆锦生觉得心疼极了,拿了布巾小心地替她擦汗。

  陆锦生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拨开她汗湿的发丝,露出一张苍白到透明的小脸。

  “妈,好疼!”余欢在梦中痛得呢喃。

  陆锦生轻拍了拍余欢的脸,轻声唤道:“欢儿,欢儿,先起来喝杯红糖水吧。”

  余欢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见到一张放大的俊颜在面前,这张脸上写满了担心和心疼。

  “醒了?很疼吧!来把这水喝了。”陆锦生说着就把余欢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端了杯子喂她。

  余欢享受着陆锦生体贴的照顾,奈何生理痛实在要人命,一杯红糖姜水下去也只是缓解了一丢丢的痛感。

  余欢之后又恢复了抱着肚子蜷缩的状态,痛得思维都已经开始涣散了。

  陆锦生看着痛到打滚的余欢,恨不能替她去疼,却只能手足无措地坐在炕沿上看着她疼。

  “要不还是找大夫来看看吧!”

  “这种事儿…怎么能…找大夫?找了…也…没用!”

  “那…那我做点儿什么你能好受点?”

  余欢痛到都要哭了,她要是知道怎么能缓解也就不用这么难受了。

  陆锦生犹豫了一下,长臂一伸把抱进了怀里,温热的大手按在了她的小腹上。

  余欢泛着冷意的身体瞬间温暖了起来,她靠在这个温暖宽阔的怀抱里慢慢舒展了身体。

  这样的暖意让余欢像漂流已久的孤舟寻到了港湾,想要牢牢地停靠进这温暖的世界,她伸出手环住了陆锦生劲瘦的腰。

  “妈妈!”迷迷糊糊中余欢似乎回到了初三那年冬天,自己第一次来大姨妈。妈妈给她准备了四物汤、暖宝宝,一整天都陪着自己,帮她轻轻揉着小腹…

  “妈妈……”陆锦生这次清晰地听见了余欢梦中的呓语。大户人家的乳娘才被叫做“妈妈”或者“嬷嬷”,她是想到了让她觉得温暖的人吧!

  陆锦生用手轻轻拨开挡在她面上的发丝,看到她已经缓和的脸色,惶惶不安的心这才缓缓落回了实处。

  就在这时,身体得到缓解的余欢醒了过来,她抬起头,看到正低头凝视着自己的陆锦生,眼中还带着初醒时的迷朦。

  “醒了?感觉好些了吗?”陆锦生轻声问道。

  “嗯,好多了,谢谢你。”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一步,更准确地说,是余欢在心里向陆锦生靠近了一步。她感受到了他给自己带来的温暖和温柔,似乎他一直都在对自己释放他的包容和善意,而犹疑的那个总是自己,此刻她着实被感动了。

  陆锦生:“饿了吗?我去给你煮点粥吧。”

  余欢突然感觉到身下一股异样,不禁跳出陆锦生的怀抱,一眼就看见他大腿处的裤子已经沾染了点点红梅,瞬间脸红到了脖子根。

  陆锦生一时也愣在原地,他倒不是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只是这样的情况让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你快去换一件吧。”余欢忍着尴尬提醒了一句,自己也要换掉脏了的衣裳啊。

  陆锦生回屋去换了衣裳,又过来把余欢换下来的衣裳拿出去一起用温热水泡上了。

  陆锦生用小锅煮了一锅大米粥,米粒还没有完全开花,吃起来还有些硬,但余欢却觉得温热的粥无比美味。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一个愿意给你下厨的男人是多么难得。

  余欢喝了一碗热乎乎的米粥,状态好了很多,便起身想去院子里晒晒太阳。

  余欢刚走出堂屋门,就看见陆锦生正在厨房门口洗衣裳,他手里正在搓洗的正是余欢刚刚换下来的里裤。余欢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心里感觉羞窘的同时又很是感动。

  余欢走到陆锦生身旁,蹲下身,双臂叠放在膝盖上,侧头看着正认真搓洗衣裳的陆锦生。

  “陆锦生,谢谢你!”余欢轻声说道。

  陆锦生动作未停,侧头看着余欢,唇角微扬:“对我,你永远不必说谢。”

  余欢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好,我不说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