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37.建私塾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61 2019-09-24 12:00:45

  陆锦生誊抄图纸的时候,家里的大大小小都午睡起来了,院子里又热闹了起来。

  陆锦生誊完图纸,带着陆锦良去找里正了,办私塾的事儿需要尽快定下来。

  毕竟陆锦良已经十岁了,算是启蒙比较晚的了,功课需要加紧。现在教陆锦良学习的事儿已经被陆锦生接了过去,但是陆锦良还是每天坚持要听余欢讲成语故事和其他新奇的知识。

  余欢对村里私塾就一个要求,对于陆锦良这样已经有点基础的学生要适当提高学习难度,总不能跟那些没有任何基础的学生再从头认字吧,余欢当然不认为之前在村头学了那几个字就是有基础了。

  说到底,在余欢心里,帮村里办私塾可以,但是她找先生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陆锦良,不能本末倒置。

  所以余欢的想法是请来的先生每天给陆锦良多上一个时辰的课,他们家除了束脩比别的学生每月多交一百文之外,还管先生的一日三餐和每季两套衣衫鞋袜。

  陆锦生兄弟两人回来的时候,晚饭都快要准备好了。

  饭桌上,陆锦生说了跟里正商量的结果:“请先生的事儿我去办,束脩多少还有给良子加课的事儿到时候咱们跟先生商量。建私塾的事儿里正来办,应该会让村里人一起凑钱出力,我也表态了,村里人能凑多少银子,咱家就按这个总数出一份。刚才我们也跟着里正去看了看地,就选了村南头那块空地,以前陆家祠堂就在那儿。听里正的意思是想要重建祠堂的,但是银子不够。我想着咱家的风头已经够盛了,就没出头,重建祠堂的事儿等良子以后有了出息再提不迟。”

  私塾的事情算是有了定论,陆锦生找先生自有他的渠道,现在就是家里新房动工的事儿需要抓紧了。

  正好明日余欢要去给高掌柜和章大夫送豆干,陆锦生便提议顺路去找牛师傅确定盖房的事儿,徐叔最近离不开村里,这联系牛师傅的事儿他们就自己去办了。

  第二日,陆锦生就赶着马车带着余欢去镇上了。

  两人先去回春堂章大夫送了豆干,给章府准备的份也请老爷子派人给捎去。

  马车到如意酒楼的时候,从松枝那里得到信儿的高掌柜早早地让伙计在门口等着了,一见余欢就埋怨她:“你这丫头好长时间不来镇上,现在有了专门给赶车的,以后可要多往镇上跑跑。”

  余欢先给高掌柜介绍了陆锦生,才拉着他落座。

  高掌柜对陆锦生的名字已经很熟悉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人到了这个岁数也算是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来此子非池中之物,倒是觉得跟余欢很般配,也不枉他为这丫头的终身大事担心了这些日子。

  余欢两人还要去找牛师傅,便没有多留,把豆干入菜的做法给高掌柜介绍了两道,又托高掌柜帮忙打听买铺子的事儿,两人就匆匆告辞离开了如意酒楼。

  高掌柜问小高掌柜:“你看这陆锦生如何?”

  小高掌柜站在窗边,往外正好看见楼下陆锦生正扶着余欢上马车,便笑道:“回父亲的话,这陆锦生器宇不凡,对余姑娘倒也体贴入微。”

  高掌柜点头:“之前只听章老头夸这小子是个打猎的好手,为人仗义,如今一见倒是不负章老头所言,能容许余丫头抛头露面倒也是个有容人之量的,不是凡夫俗子。”

  余欢两人不知高掌柜以老丈人看女婿的眼光对陆锦生心生满意,此时马车已经到了牛师傅的村子,一路打听才到了牛师傅家。

  恰好今日牛师傅赋闲在家,听到老伴的喊声才从屋里迎了出来。

  牛师傅一见余欢,举着旱烟袋的手高兴地挥了两下:“哎呀,锦生媳妇,你怎么还亲自来了,有事儿让老徐带句话就是了。”

  余欢忙道:“牛师傅好,徐叔最近在忙家里的喜事,我们就自己寻来了,这是陆锦生。”

  陆锦生打招呼:“牛师傅。”

  牛师傅乐呵呵地道:“好好,哎呀,回来了好啊,是个好小子。”

  牛师傅老伴在旁边提醒:“赶紧把人请屋里去吧,在大门口像什么话。”

  牛师傅连忙道:“对对对,走,进屋说,让你大娘给你们冲糖水喝。”

  进了堂屋,众人落座。

  牛师傅指了指老伴端来的碗:“喝水喝水。”

  余欢两人端起碗喝了几口,才开始说正事。

  牛师傅听了来意,更是高兴:“你们就是有本事啊,第一个作坊才盖完多久啊,这就要扩建了,还要盖新院子了。我这队人正好刚完了一个工,你这活儿能接上,还是给你家盖作坊那十个人,又加了六个。”

  余欢看了陆锦生一眼,示意他说话。

  陆锦生略一思索:“那牛师傅带着您的人过来盖作坊吧,新院子那边我再找人。开工日算的是十一号,这天适合动土,工钱还跟上次一样算,住宿就只能给你们搭帐篷了,您看怎么样?”

  牛师傅点头:“好,十一号我带人直接过去,工钱好说,就是你家管的饭我手底下那帮小子还惦记着呢,哈哈哈!”

  陆锦生:“伙食您放心,到时候我再上山给大伙儿打点儿野味尝鲜。”

  一切说定,陆锦生和余欢告辞之后便回家去了。

  回家之后,陆锦生就让陆秋出门几天执行任务:给私塾找合适的先生;去县城联系他们手下专门盖房的施工队;把余欢画的家具图纸传给他们的人开始制作。

  陆秋收拾好行李就骑马出门去了。

  余欢一脸艳羡地看着陆秋打马而去,自己也好想学啊。

  陆锦生看出了她的意图,很淡定地道:“你若想学,我可以教你。”

  余欢愣了一下才问:“真的吗?”

  陆锦生:“当然!”

  余欢连连点头:“想学想学。”

  陆锦生:“那等陆秋回来,我就教你。”

  陆锦良跳出来为自己讨福利:“哥,我也要学!”

  陆锦生点头:“好,等陆秋回来让她教你。”

  陆锦良看着自家亲大哥淡定离去的背影直接怀疑人生了。还是不是亲哥了?有了嫂子就忘了弟弟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