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36.豆皮 豆干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82 2019-09-23 15:52:14

  余欢拉着陆锦生进了作坊的伙房,就是有灶台做凉皮那间屋子。

  最近因为要忙兰花的婚事,徐叔都是下午才过来做凉皮,此时伙房就空着。

  余欢整理了一下做凉皮的工具,放在架子上,这样好空出地方方便做事。

  陆锦生帮余欢把做豆腐的工具搬上了操作桌,还把刚才按余欢要求做好的晾豆皮的架子搬了进来。

  做豆干、豆皮的前面步骤跟做豆腐其实是一样的,就是磨豆浆、过滤、煮豆浆、点卤水,这卤水还是周氏去跟人讨来的。

  余欢就是点卤水不是很熟练,只能一点点慢慢试,最后终于试成功了,帮忙烧火的陆锦生最近距离地感受到她的喜悦和成就感。

  倒豆浆、搬重物压豆腐这样的重活儿自然是陆锦生来做。

  豆腐要成型之后才能切块、卤煮、烘干,所以在豆腐成型过程中,余欢就先尝试做豆皮。

  豆皮有湿豆皮和干豆皮两种,也就是千张和油豆皮,余欢想做的是油豆皮,晾干之后方便储存和运输,这是余欢很喜欢吃的一种食材,前世每次吃涮肉必点油豆皮。

  做油豆皮和腐竹其实就是要在煮豆浆过程中最上面那层薄薄的膜,要用细竹竿把那层膜挑出来,摊开晾干就是豆皮,堆叠成卷晾干就是腐竹。

  余欢尝试了几次,都不太顺利,可能还是把握不好火候。

  陆锦生见余欢有些沮丧,二话不说接过她手里的竹竿直接自己来:“你先擦擦汗,这活儿太累,我来吧。”

  余欢也不多说,直接让开地方,边拿布巾擦着满头满脸的汗边坐到灶口去看着火。

  陆锦生试了两次,就成功地挑出了一张完整的豆皮,搭在旁边的架子上,接下来就顺利多了,很快做好的架子上就晾满了豆皮。

  余欢把布巾递给陆锦生让他擦汗,高兴地欢呼:“太棒了,豆皮和腐竹都成了,接下来就要看豆干的了。”

  陆锦生被余欢感染,内心很欢喜,却也心疼余欢,围着热气腾腾的灶台转了一上午,脸都熏红了,汗水把后背的衣裳都溻湿了。

  陆锦生:“还是先回去洗洗吃饭吧。”

  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陆锦良的叫声:“哥,嫂子,回家吃饭了。”

  余欢答应了一声,把灶下的火熄了,简单收拾了一下,才跟陆锦生出了伙房的门。

  陆锦生领着彤彤正站在院子里,彤彤好奇地看着喜子和铁头磨绿豆粉。

  回了陆家的院子,余欢先去盥洗室洗了个澡,陆锦生则直接去后院冲凉水了。

  吃饭的时候,陆锦良说到人生五味,余欢突然灵光一闪,欢呼出声:“我想到咱家招牌叫什么了!”

  见一家子大大小小看向她,余欢也不卖关子:“以后咱们家的招牌就叫陆(六)味居怎么样?”

  陆锦良好奇地问:“酸甜苦辣咸,第六味是什么?”

  余欢狡黠一笑:“这第六味嘛就是咱家做的吃食的味道啊!而且陆和六一字双关,也指陆家的姓,如何?”

  周氏连连道:“好好好,这招牌名字好!”

  周氏最高兴地自然是余欢把陆家放在心上,她自己做起来的买卖,却愿意用陆姓做招牌,这是好兆头,看来大儿子也还是会讨媳妇儿欢心的。

  陆锦生也表示赞同,只是提醒余欢:“今天做的豆皮和腐竹都需要大一点儿的院子晾晒,现在作坊的大小可保障不了大量供货。”

  余欢点头:“我想到了,所以我想盖新房的时候同时扩建作坊,白玉芽和凉皮不动,新产品也分成不同的院子来做,反正咱们宅基地很大,够用了。”

  周氏问:“那作坊以后要找谁来帮工?”

  余欢:“优先找村里的人吧,您先看看哪些婶子嫂子能干的,不要那些爱占小便宜、喜欢搬弄口舌的,等新作坊盖起来再定不迟。”

  周氏点头:“我先在村里寻么着,最后请谁你决定。”

  余欢点头:“还有一件事,现在白玉芽和凉皮每天的供货量很大,松枝大哥一个人送货有些吃力了,我想着直接在镇上买个铺子,再添几辆马车,到时候作坊里做出来的东西都送到铺子里,松枝大哥也有个地方落脚。还有秋收都结束了,小弟也该进私塾了,镇上买个宅子方便他去念书。”

  陆锦良一听,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余欢。

  周氏却有些顾虑:“良子去镇上念书,也得有人跟着去给他做饭、洗衣裳啊,我要是去了,家里还有这俩小的你们也忙不过来呀。”

  余欢:“也是,我给良子找的书童年纪也不大,要是都交给别人照顾咱们也不放心啊。”

  陆锦生:“要是找个先生来村里办私塾呢?”

  余欢眼睛一亮:“这事儿我也想过,就是先生不好找啊,周边几个镇子都找不出两个秀才。要不交给你来找人?”

  陆锦生:“找先生的事儿我可以办,建私塾的事儿要跟里正商量一下,这种事儿咱家不能自己揽下来,斗米恩升米仇,咱给村里做的事儿不能太大包大揽。”

  众人皆同意。

  饭后,余欢和陆锦生没有休息,直接回到作坊继续试做豆干。

  成型的豆腐切成正方形的薄块,然后放进余欢调好的卤料里卤煮,之后放在竹篾上用柴火烘干。

  当吃到自己做的五香豆干的时候,余欢说不出来的感慨,虽然味道与前世吃到的豆干有些差别,余欢也很高兴了,成就感满满,以后味道再慢慢调整就好了。

  余欢把做好的豆干分成几份:给高掌柜试菜的,给章大夫和章府的,还有相熟几家人家的,剩下的也就够自家吃几日了。

  忙活完试做新品的事儿,两人回了陆家的院子,其他人午睡还没起。

  余欢略作休息就去葡萄架下继续琢磨新房的图纸了,陆锦生洗漱完毕也没回屋打扰陆锦良,坐到葡萄架下跟余欢一起完善图纸。

  陆锦生在外闯荡多年,也算见多识广,这不,对余欢一直头疼的冲水马桶、淋浴和排水管道的问题,陆锦生分分钟给出了合理的建议。

  古代没有塑料、不锈钢之类的材料,但是有陶瓷呀,马桶和管道完全可以用陶瓷烧制,而且完全可以做到防冻、防堵塞。淋浴就更好办了,没有压力泵,可以把水箱抬高嘛。

  在陆锦生的帮助下,余欢把图纸全部完善了,但是最后的誊抄工作还是交给了陆锦生,因为余欢写的简体字在古人眼里完全是缺胳膊少腿的错别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