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35.春风楼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74 2019-09-22 15:55:07

  两人怕吵到屋里的人,一前一后走到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坐下来。

  不等余欢开口问,陆锦生就将暗线传过来的消息告诉了余欢:“那绿豆动手的人是王老二,不过背后主使是镇上的春风楼,中间牵线的是王老二的小舅子,他是春风楼的伙计。”

  “春风楼?”余欢表示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像某些声色场所啊?

  陆锦生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明白了余欢的心中所想,有些无奈地道:“春风楼是酒楼!”

  余欢:“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

  陆锦生:“心有灵犀!”

  余欢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脸瞬间热了起来。好在今晚是月初,月牙儿没什么亮度,油灯的小火苗也昏黄一片,要不这副脸红的样子被看到余欢会更羞窘了。

  两人安静了一瞬,才继续说正事。

  余欢:“如此看来真是针对咱们作坊的了?”

  陆锦生点头:“从消息上来看是这样,若是那批绿豆进了作坊的仓库,他们是打算让人散布作坊偷工减料、以次充好之类的流言,借此打击作坊的生意。你那天没有因为乡亲的面子情就松口收了那批豆子,做得很好,断了他们这个念想。不过,他们应该还有后手。”

  余欢:“之前松枝大哥说镇上有酒楼自己发出了豆芽,应该就是这个春风楼了吧。正常竞争可以,可是这打击对手的手段太下作了。你能探听到他们还有什么后手吗?这么不择手段的人,咱们可得小心提防。”

  陆锦生:“现在还探听不到,作坊那边让那两个小子警醒一点儿,以防对方直接摸进作坊使坏。王老二那里我会找机会敲打一下。跟作坊合作的那些铺子也得注意,春风楼很可能会打他们的主意。”

  余欢:“喜子和铁头那边我已经让松枝大哥知会过了,应该没问题。合作的铺子那边也是签了契约的,还有押金,问题不大,若是有人毁约我也不怕,我马上就要试做别的产品,他们若是想舍了以后所有新品的优先进货权和合作权,那损失的只能是他们自己。”

  陆锦生见余欢胸有成竹也不再多说这事儿,随口问道:“你是要做那什么豆皮、豆干?”

  余欢点头:“豆子泡得差不多了,明天就能试做,不过我不能保证一次做成,我也就是大概知道做法,还要试验。”

  陆锦生:“需要我做什么?”

  余欢:“你要是没事儿可以帮我打下手啊,毕竟是新品,这方子不能让外人随便看了去。”

  陆锦生:“好,那我明天帮你一起做。”

  两人说完,就起身回屋准备休息了。

  昏暗中,余欢没看见院子里被遗漏的一个小板凳,被绊了一下,身体瞬间向前扑去。

  走在他身后的陆锦生反应迅速,长臂一捞,就把她捞进了自己怀里,一时两人都愣在了原地。

  余欢后背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独属于男子的阳刚之气笼罩着她。

  陆锦生也因为这意外的肢体接触有些脑子卡壳了,手臂环着的柔软刺激着他每一根神经。

  余欢先回过了神,因为她感觉自己的小馒头有些丝丝的疼,这才意识到陆锦生的手臂好巧不巧地刚好拦在她的胸口,她最近可能因为到了发育的时间,小馒头一直有些鼓胀的疼,经历过青春期的女孩子都懂的。

  余欢推开陆锦生的手臂,蹲下身拿起那个罪魁祸首的小板凳,说了声“谢谢”就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屋里。

  陆锦生的心就像此时的怀抱一样空落落的,不过看到余欢“逃走”的样子,又不自觉地弯了唇角,小媳妇是害羞了呀。

  不说两人因为刚才的小意外如何辗转反侧,此时的县城首富朱家依然灯火通明。

  肥硕得像小山一样的朱广顺瘫坐在躺椅上,对着管家训斥:“上次是络子,这次是白玉芽,来硬的你们不行,这次来软的还不行,大爷我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何用?你给春风楼那老头子传信,就说大爷我没那个耐心让他去慢慢折腾,我要他把白玉芽的生意都揽在手里!如意酒楼有靠山大爷不敢动,一个乡下的破作坊我还动不得了?”

  管家连连称“是”,得了朱广顺的意才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出来之后才敢擦脑门上的冷汗。

  接连两次败在一个小村姑手里,任谁也会气急败坏,到底是手下的人太无能,还是那小村姑真有什么了不得的大本事?

  朱家做到县城首富,当家人自然也不是蠢笨之辈,只是以往无往不利的手段却接连不成,这就让人不能不上心了。

  管家想到春风楼已经琢磨出白玉芽的方子,暗自松了口气,要不然老爷更要大发雷霆了。

  管家回到房里,不敢马上休息,先写了一封给春风楼掌柜的信,准备明天让人送去,一切妥当才敢歇息。

  而之后几天因为春风楼以低价强势拉拢周边各镇的杂货铺子,倒是真拉走了几个进货商。

  等松枝大哥发现有几个进货商押金已经扣完需要续交被拒的时候,才发现流失了几个合作商。而他马上把此事报给余欢的时候,余欢正在检查新做出的豆干和腐竹,她不在意地直接让他断了跟那几家的合作,直接把那几家写上了黑名单,以后任何产品都不与之合作。

  几天后的事儿还没发生,暂时先不管,先说第二日的事儿。

  第二日余欢见黄豆已经泡好,就喊了陆锦生帮她端着盆,两人从侧门进了作坊。

  作坊的石磨今日还闲着,余欢正好征用了,先磨豆浆。

  喜子和铁头料理完每日的工作,这会儿也不能磨绿豆粉,就凑上来想给余欢帮忙。

  余欢倒是对两人很信任,但是陆锦生却冷了脸,这两个小子看到自己媳妇一副害羞脸红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喜子和铁头同时觉得周身一凉,不自觉地缩了下脖子,看到陆锦生的冷脸均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余欢好笑地看了他们一眼,问道:“我现在需要有人给我推磨磨豆浆,谁来?”

  喜子和铁头忙举手:“我们来,我们来。锦生哥,锦生嫂子你们先忙别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