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31.买首饰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22 2019-09-16 08:45:54

  陆锦生跳上马车,掀开车帘钻进了车厢。

  余欢坐在马车左侧的卡座上,透过车窗看向车外,对上车后坐在右侧的陆锦生没有看一眼。

  余欢其实内心有些乱,这些日子的相处,不仅推翻了陆锦生的“渣男”形象,她还了解了他的实力、义气、有担当、心怀百姓,这样的男子即使出身农门也是耀眼的存在。

  特别是这两日独处,余欢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与他的亲近,而自己完全不排斥这种亲近。这种感觉与跟其他人的相处完全不同,既如春风一样舒适,又像烟花一样让她时不时悸动。

  总之,余欢有些不确定了,她不确定是不是因为他是自己名义上的夫君,使得自己感觉特别;还是因为自己没有谈过恋爱,所以对于第一次如此靠近的男人才有这样的感觉;抑或者是自己真的恋爱了?

  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就喜欢上一个人,是不是太随便,太轻浮了?想前世那么多年都没有一个男人让自己心动,怎么到了这一世就这么容易呢?

  余欢时而皱眉时而叹气的举动引得一直关注她的陆锦生心里七上八下,他想不通小媳妇在纠结什么。

  “你…”

  陆锦生询问的话还没问出口,马车就停了,县城生意最火的首饰铺子到了。

  陆锦生陪着余欢进了铺子。

  铺子里,在一楼挑首饰的大多是大姑娘小媳妇,也有一两个陪同的男人。

  陆锦生和余欢的衣着用料并不是十分出挑,周氏按余欢画的样式做的细棉布衣裳,胜在余欢设计的样式衬身材,且上面有余欢自己设计、绣的刺绣,很是别致。

  首饰铺子的伙计都是阅人无数、眼力过人的,一见这对男女就察觉不太一般,不说长相,男的俊毅、女的娇美,就说那衣裳的样式和上面的绣样儿就相当别致。在铺子里也不是没见过故意装扮低调的贵人,所以伙计认定了余欢两人是贵客,殷勤地招呼两人上二楼挑选。

  余欢之前逛过首饰铺子,知道一楼基本都是低价的首饰,她想给兰花买一套银首饰,按说在一楼挑选就可以了,怎么这伙计一直建议他们上二楼呢?

  陆锦生自然知道其中的门道儿,他想着上二楼给小媳妇挑几样首饰也不错,于是轻声对余欢说:“上楼去瞧瞧吧,说不定有看上眼的。”

  余欢摇头:“给兰花买添妆礼一套银首饰就够了,娘说不好太贵重。”

  陆锦生继续劝:“你自己也挑一两件啊,还能给娘买,彤彤和小启还没有长命锁呢。”

  余欢一听,这才点头,俩人便跟着伙计上了二楼。

  二楼全都是包厢,伙计引着二人进了右手第一间,询问过两人的需求,便很快抱了两个精致的雕花大木盒进来。

  打开来一瞧,一盒是女子的发钗,多是金的、玉的;另一盒是各式各样的长命锁,多是金镶玉、银镶玉或者纯金、纯银的。

  余欢想着在村里不好太高调,于是给周氏挑了一支碧玉钗,给小启挑了一个金镶玉的长命锁。

  余欢又让伙计拿些镯子来挑,伙计殷勤地又抱了两个大木盒来。

  余欢不习惯戴发钗,她还是像前世一样喜欢项链、镯子和戒指。

  挑来挑去先看中了一对儿小童戴的金镯子,分量不是很重,但做工很精致,余欢一看就觉得适合彤彤。

  最后余欢也没给自己挑到一件特别心仪的镯子,她也不在意,想着等以后有合眼缘的再买。

  于是余欢请伙计把她挑好的首饰装好,起身想去一楼再给兰花挑银首饰。

  陆锦生注意到余欢看镯子的时候格外期待,最后却没有挑到心仪的,便暗暗记在心里,以后要给小媳妇多寻寻镯子。

  下到一楼,余欢精心挑了一支雕着兰花的银钗、一对儿兰花耳坠子和一对儿银镯子。

  最后一算共花了二百多两银子,还不等余欢打开荷包,陆锦生就动作迅速地把银票递给了掌柜的。

  掌柜的乐呵呵地收了,又让伙计拿着包好的首饰,殷勤地把两人送出了门。

  上了马车,余欢拿出银票递给陆锦生:“这首饰是我买给兰花他们的,理应我自己付银子。”

  陆锦生深深地看了余欢一眼,没接她递过来的银票,只沉声道:“若你愿意,我的就都是你的。”说完就靠在车厢壁上闭目养神了。

  余欢愣了好一会儿才收回手,慢慢把银票收回了荷包里。

  前世今生,除了爸妈对自己这样毫无保留地付出,陆锦生是第一个如此对自己的人,余欢内心很是感动,想到他在回春堂给她银票时的毫不犹豫,便不难看出他的真心。

  一个男人若是愿意给你花银子自然不一定百分百表示他爱你,但若是你的男人在为你花钱方面都斤斤计较那一定表示这个男人不爱你。

  这是前世的一个闪婚闪离的小姐妹说的婚后真言,不得不说很有道理。

  余欢看了还在闭目养神的陆锦生一眼,主动开口道:“我们再去杂货铺子逛逛吧?我想买些杏仁和蜡烛。”

  陆锦生闻言睁开眼,微点下头,冲车厢外吩咐道:“去杂货铺子。”

  陆锦生自然不是跟余欢生气,他只是以沉默来面对她试图与自己划清界限的举动。陆锦生知道追媳妇儿这种事儿自然是要坚持不懈、徐徐图之,所以屡屡受挫也只是让他内心更加坚定,自己的媳妇儿自然要自己包容,不管她怎么拉开两人的距离,他都会再把距离拉回去。

  到达的这家杂货铺子位于县城北,是北城最大、货品最齐全的一家杂货铺子。

  陆锦生跟在余欢身后进了铺子,俩人边逛边挑,除了开始计划好要买的杏仁和蜡烛,余欢又东挑西选了好些用品和小玩意儿,最后掌柜的都亲自上阵招待了。

  逛到卖吃食的区域,余欢注意到铺子里有卖豆腐,心灵福至,突然想起前世吃的豆皮、豆干、腐竹等豆制品在这里还没见过,或许这是一个商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