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27.并肩一生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94 2019-09-14 09:24:07

  马车停在章府大门前。

  陆锦生见余欢还撅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忙上前讨好:“我错了,我不该不让你把话说完,下次不会了,下次我帮你说,好不好?别生气了。”

  余欢见他冷着一张脸却说出道歉的话,还用这么讨好的语气,心里瞬间就不气了,嘴上却还是嘟哝了几句:“下次不能这么冲动,打断人家的对话很不礼貌的。”

  陆锦生听她的语气已经软了下来,就知道她不气了,忙应道:“下次这些事儿你交给我去说,保证给你安排好。”

  余欢瞥了他一眼,指指章府的大门:“快去叫门吧。咦?你怎么知道章府在这儿?”

  陆锦生微微挑眉没有回答,先把马的缰绳系在门口的马墩上,才拉着余欢上前敲门。

  余欢对于陆锦生的信息来源已经再次刮目相看,看来陆锦生确实不简单啊。

  门房老大爷也是很有眼力劲儿,看见余欢忙关了小窗打开大门问好:“余姑娘来了,您快请进,我家夫人交待过,您来了不必通报,直接请您进府。”

  门房说着让小厮去帮忙牵马,又有些犹豫地问道:“余姑娘,请问这位大爷是哪位?容小的派人给夫人报个信儿,要不小的不敢让这位大爷进二门。”

  余欢点头表示理解,笑道:“他是陆锦生,您就直接跟白姐姐说,白姐姐知道的。”

  陆锦生对老大爷一口一个“余姑娘”叫得很不高兴,明明小媳妇是一副妇人装扮,这些人怎么不能称呼一声“陆夫人”?

  见余欢介绍得如此简单,陆锦生冷着脸加了一句:“我是她夫君。”

  余欢一脸错愕地看着陆锦生得意地挑起了嘴角。

  门房听完忙恭敬地行了礼,赶紧安排了一个婆子引着余欢两人往院里走,另外又安排了一个跑得快的小厮去后院给夫人报信儿。

  等余欢二人到达二门的时候,白氏已经在月亮门前等着了。

  白氏见了余欢,亲热地拉着她的手道:“上次来还是天热的时候,这会儿天都凉了你才来。”

  余欢笑道:“我这不是来了嘛!若是我来得太勤快,姐姐可就得嫌我天天在眼前晃得烦了。”

  白氏摇头:“怎么会?你天天在我面前晃,我才觉得热闹。”

  余欢拉过因避嫌站出好远的陆锦生,对白氏道:“白姐姐,他就是陆锦生。”

  白氏早已经注意到站在远处的陆锦生,因他是外男,自己不便上前问候,此时见他被余欢拉上前,忙蹲身行了个大礼。

  陆锦生忙侧身避开,余欢见状连忙伸手扶起白氏:“白姐姐这是干什么?”

  白氏笑道:“他若从你这里论,算是我的妹夫,自然不必行这个大礼。姐姐这个礼是冲着妹夫对我夫君的救命之恩行的,此事虽过去数年,我却不曾对恩公表示过谢意,今日就当谢过。”

  陆锦生早对白氏一口一个“妹夫”满意之至,怎会在意这救命之恩。他不习惯跟其他女子说话,忙看向余欢示意她替自己解围。

  余欢转移话题:“白姐姐不赶紧请我们进去吗?我还给你们带了礼物呢,咱去看看吧。”

  白氏这才想起这还站在门口呢,忙引着他们往花厅去。

  马车储物柜里的东西已经被府里的小厮搬进了花厅。

  这次除了松花蛋是之前送过的,余欢又带了些新鲜的脆枣和石榴,还有余欢为了给彤彤加辅食做的红果子糕、火腿肠和猪肉脯。

  白氏新奇地都尝了尝,连连点头:“妹妹做的东西就是又新奇又好吃,待会儿睿睿可要高兴坏了。”

  余欢又把章大夫的信拿出来递给白氏:“这是章老的信,本来章老还让我捎东西来着,结果我一看他准备的东西就是我让人给他送去的果子和松花蛋,我就让他自己留着了,今儿这果子和松花蛋就算是章老给你们捎的。”

  白氏连连摇头:“现在除了你送的东西,我们都不知道什么能入眼了,年年送礼收礼就是那些玩意儿,都没点儿新意。连爷爷都来信说不让我们送东西了,有你送的就够,我们送过去的都没意思,连京城那边送过来的礼爷爷都直接让我们收了,他连礼单都懒得看了。”

  余欢笑嘻嘻地道:“上次你让我给他老人家带回去的衣衫鞋袜,他可是稀罕得很,以后就你送穿的,我送吃的,分工合作。”

  “这主意好!你以后再给爷爷送吃食的时候记得多送一份,让他派人给我们捎点儿,要不睿睿还老惦记着,爷爷每回来信都念叨你又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不舍得给我们匀一点儿,跟个老小孩儿似的就让我们眼馋。”

  “放心!这红果子糕、蜜汁猪肉脯和火腿肠我可以教府里的厨娘做,这些都适合小孩子吃。家里也是多了小孩子,我才琢磨着做这些的,要不我还想不起来做。”

  白氏听余欢说到孩子,侧目看了坐在旁边小桌的陆锦生一眼,拉着余欢的手无声安慰。

  余欢看白氏的神色就知道她是误以为自己因为“陆锦生与别的女人的孩子”受了委屈,可事情比较机密,自己也不愿他们牵扯进这些事情,所以不能告诉他们真相。

  余欢轻声道:“白姐姐不必为我委屈,这件事情没有对错,只能算造化弄人,孩子无辜,而且我也喜欢小孩子,我一点儿都不委屈。”

  白氏见她说得诚恳,也知道余欢不是会让自己忍受委屈的人,就撇开这个话题跟余欢聊了起来。

  倒是独坐另一桌的陆锦生,听力敏锐,清楚地听到了余欢对白氏说的话。

  小媳妇不仅聪明能干还心地善良,为了两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孩子能忍受旁人的无知流言、承担未知的风险。自己何其有幸能使这个女子冠己姓、为己妻?

  自己执意想俘获她的芳心、留她在身边,虽让她与自己一起面对那些风险有些自私,但自己不愿放手、不能放手。

  陆锦生相信余欢是可以与自己并肩一生的女子,她有足够的心性与自己共同面对前路的风雨,陆锦生不知第几次暗自发誓定会用一切护她周全,即使是用自己的生命,但绝不让她放弃他陆锦生的姓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