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25.恋爱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80 2019-09-13 07:41:03

  陆锦生驾车技术很稳。

  余欢在车厢里坐得无聊,便拿着装猪肉脯的罐子坐到车厢外看景色,边吃边顺手塞给陆锦生一块猪肉脯。

  陆锦生吃着媳妇投喂的蜜汁猪肉脯,看着惬意的余欢,心里很舒坦。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气氛很好。

  马车的速度很快,即使陆锦生刻意放慢了些速度,俩人也在午饭前到达了吉县的城门。

  陆锦生问余欢:“是先去章府还是先找个地儿吃点东西?”

  余欢看了看天色,答道:“赶着饭点儿去人家府上不太好,咱们就先找个地儿吃点东西吧。”

  陆锦生点头,又问:“是想吃大酒楼,还是想吃点儿有特色的小吃?”

  余欢挑眉:“你对吉县县城很熟?”

  陆锦生也不避讳:“算是吧,县城里有咱的人。”

  余欢也不深问,只道:“刚刚路上嘴也没闲着,还不是特别饿,就吃点儿小吃吧。”

  陆锦生边应着边赶着马车往七拐八拐的路线上走了。

  余欢看着渐渐偏僻的地方,不由开玩笑地说:“你不是要把我卖了吧?这怎么越走越偏啊?”

  陆锦生转头看了余欢一眼,见她面色轻松便知道她是玩笑,却依然认真地回答:“你是无价的,没人买得起,我也不会卖你。”

  余欢没想到自己的玩笑话换了他这类似告白的话语,不由有些脸热。

  陆锦生最终把马车停在了一条巷子口,巷子有些窄,马车进不去。

  陆锦生对着路边一个茶楼的伙计招招手,那伙计快步上前。

  “看好马车和马车上的东西。”陆锦生吩咐了一句,伙计忙应了。

  陆锦生拉着余欢进了那条小巷子。

  余欢看他与伙计的相处模式,就知道那伙计是他们的人,或许那茶楼也是…

  余欢还来不及深想,就被小巷子里的热闹场面震撼到了,两旁林立的小铺子,来来往往的人群,一切都与巷子外像是两个世界。

  余欢惊奇地打量着这个热闹的古代步行街,不由想到了前世去鼓浪屿旅游时从头吃到尾的那条美食小巷,与鼓浪屿的小巷很像,这里的每间铺子面积都不是很大,却很有特色。

  陆锦生拉着余欢的手,见她满脸惊喜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没带错路。

  周边人声鼎沸,陆锦生边护着余欢防止行人碰到她,边凑近她的耳朵问:“看看想吃点儿什么?”

  陆锦生呼在她耳边的热气让余欢的耳朵瞬间红透了,余欢忙往旁边躲了一下,却不防撞在旁边的行人身上被反弹回来,直接撞进了陆锦生的怀里。

  陆锦生被投怀送抱不由身子一僵,却很快伸出胳膊把余欢护在自己的臂弯里。

  经此一下,余欢也不敢再轻举妄动,只能由陆锦生护着往前走。

  余欢的注意力很快被路边铺子里卖的美食吸引了过去,陆锦生察言观色,一发现余欢对哪个铺子感兴趣就护着她过去,付了钱拿了吃食就递给余欢。

  这些铺子面积小,都没什么座位,只能拿着吃食边走边吃,好在陆锦生身高臂长,很容易为余欢创造了一个安全的保护圈。

  余欢边用竹签插了炸豆腐喂进自己嘴里,边寻么着下一种看中的小吃,当然也不忘投喂一心护着自己的陆锦生。

  余欢突然有了恋爱的感觉,前世大学时看着各种互相投喂的情侣自己也曾幻想过自己的男朋友,不想直到毕业、工作、穿越,自己仍然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抬头看着陆锦生张口吃掉了自己投喂的豆腐,随着他吞咽而滚动的喉结很是性感,余欢心里突然炸裂出一束烟火,有些欢喜来得真是又突然又毫无道理。

  之后再继续前进,余欢就觉得那些看向陆锦生的女子的眼神真真让人讨厌,就算他在这人群里多么鹤立鸡群,这些人也该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啊,这么赤果果的目光太过分。

  而陆锦生早就注意到周边的男人看到余欢时惊艳的目光,她最近或许是开始长大了,面上的稚嫩渐渐多了些妩媚的影子。

  陆锦生可不是好说话的主儿,把这些目光一一瞪回去才算舒坦。

  从巷子头吃到巷子尾,余欢虽然每种吃食只吃了一两口,大多都喂进了陆锦生的肚子,她依然觉得肚子撑得慌。

  陆锦生好笑地看她揉着微微鼓出来的小肚子,依然拉着她的手往前走:“去遛遛,消了食再去取马车。”

  余欢此时脑子缺氧,已经有些丧失了思考能力,任由陆锦生拉着慢慢沿着小巷外的青石板街道走着。

  午时有些静谧的街道上,两人走出了岁月静好的味道。

  两人之间静好的气氛突然被一阵打骂声打破了。

  两人正通过一个巷子口,这声音就是从右侧的巷子里传出来的。

  余欢好奇地探头看了一眼,就见几个穿着破烂的男子围着一个瘦小的身影拳打脚踢,那被打的应该是个孩子,那孩子被打得蜷缩在地上,却一声不吭。

  余欢着急地回头问陆锦生:“那几个人你打得过吗?”

  陆锦生点头:“小意思,你想救他?”

  余欢忙不迭地点头。

  陆锦生也不多言,拉着余欢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让她躲好,才快步进了巷子。

  陆锦生三拳两脚就把几个乞丐踢出了巷子,那几个乞丐见遇到了硬茬儿,不敢再行凶,一溜烟儿逃走了。

  余欢见此情形赶紧跑进了巷子。

  陆锦生拦住余欢伸出去的手,自己把地上躺着的小孩子扶了起来。

  小男孩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身上的衣裳很脏,却能看出还是比较好的料子,只是这身衣裳已经短了一截。

  脸上被打得鼻青脸肿,露在外面的手臂和小腿也遍布伤痕。

  余欢很是心疼,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小男孩怯怯地看了一副冷脸的陆锦生,最后对着看起来温柔可亲的余欢回答:“我叫李维,我跟娘住在破庙里。”

  余欢也不好深问人家的隐私,只从随身的荷包里捻出一块三四分的碎银子递给李维。

  “买点吃的,快点回家去吧。”余欢已经注意到李维被打的时候还死死地护着怀里的半个馒头,那馒头已经沾了土。

叮咛耳畔

送大家甜蜜的一章,祝大家中秋快乐,幸福美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