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24.去县城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32 2019-09-12 19:56:48

  地里已经忙得热火朝天了,基本的安排是各家的男人拔绿豆秸,女人和孩子把绿豆荚摘下来。

  因为绿豆基本完全成熟,这是最后一次收获,所以直接把绿豆秸都拔掉,也方便摘绿豆荚。

  地里已经有很多昨日拔出来的绿豆秸,今日的进度才能更快一些。

  暂时还没有人家收完,陆锦生和余欢就去了刘大叔承包的地里帮忙。

  陆锦生让余欢就坐在地头,他把挂着绿豆荚的绿豆秸给她送到面前,也不用她跟着在后面跑。

  刘婶儿打趣余欢:“锦生多会疼媳妇啊,生怕累着你。”

  余欢瞥了陆锦生一眼,没接刘婶儿的话,脸上却爬上了两朵红云,映得白皙的脸庞粉若桃花。

  陆锦生差点儿看直了眼,还是余欢羞恼地拿绿豆秸戳了他两下才让他回神。

  很快,有承包地少的人家来喊陆锦生他们去称重了。

  粮食称重用的是大杆秤,需要两个人架起来,陆锦生负责读称,余欢负责记录。

  一天时间,十几家的收成陆陆续续地都收完了。

  王老爹家收上来的第二批绿豆陆锦生和余欢也照常称重记录,没有多说什么,王老爹更是觉得惭愧,只能更尽心尽力为陆锦生家侍弄庄稼。

  收过绿豆的地按周氏的建议都暂时空置了下来,毕竟是开荒后第一年种庄稼,土地的肥力需要恢复,所以周氏建议第一茬庄稼收获之后全部停种,等来年春天再开种。

  当日晚饭时,周氏就提出要陆锦生陪余欢去县城,主要是给兰花买添妆礼,顺便可以买些镇上没有的东西。

  陆锦良本来还想跟着一起去,被周氏用村头教村民识字的事情不能停为借口拒绝了,陆锦良虽然不太高兴,却也听自家娘的话,也未再坚持要去。

  余欢见他情绪低落,便许诺给他多买几本好看的书,还会给他买好吃的点心,才让小小少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彤彤也趁机让余欢许诺了好几个条件才罢休。

  陆锦生看着余欢哄完这个哄那个,心里酸得不行,小弟也就罢了,毕竟他们相处时间久了,可彤彤明明跟自己同时进的家门,而且除了吃喝玩什么都不会,哪像自己还能帮小媳妇干活儿,怎么都比自己能讨小媳妇欢心啊?

  陆锦生表示很心酸,很委屈啊!

  或许是陆锦生的怨念太重,余欢疑惑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就看见他瞪着无比违和的委屈眼神看着自己。

  余欢确实不懂他这是怎么了,看他只一个劲地往嘴里扒饭,便顺手夹了个焦溜丸子进他碗里。

  陆锦生瞬间被小媳妇的这个丸子治愈了。

  陆锦良、陆秋和彤彤都注意到了陆锦生前后判若两人的情绪波动,纷纷表示无法直视。

  周氏对小两口之间的互动是最乐见其成的。

  “对了,娘,后天高掌柜应该会派人来送这个月的分成,我要是没赶回来,您就收了,让他们把那几坛子松花蛋带走,然后转告高掌柜,从下个月开始白玉芽和凉皮的分成咱就不收了。”余欢嘱咐周氏。

  周氏也不多问,只应下:“娘知道了。”

  倒是陆秋好奇,不禁问道:“听说那如意酒楼的白玉芽和凉皮可是很火啊,这分成肯定不少,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

  余欢笑道:“白玉芽其实也没什么技术含量,经过这几个月应该也有人要琢磨出来了,就算不知道咱们的具体步骤也差不多能发出品相差一点的;凉皮呢,过了夏天也就会减少销量了。所以咱们该赚的其实也就到此为止了,也不能让高掌柜吃亏,人家对咱们仁义,咱们也不能贪得无厌。”

  周氏对余欢的话很赞同:“欢儿说的对,做人不能太贪,咱们作坊赚得银子也不少了。”

  余欢摇摇头:“娘,我说的不贪可不是说赚这点儿银子就知足了,我是想琢磨点儿别的产品,咱们赚钱的法子只多不少。”

  陆锦良拍马屁:“我就知道嫂子最厉害,点子最多。”

  周氏却有些担忧:“你可得小心点儿,别忘了你受的那些伤,打个络子、发个白玉芽都能让人惦记,你可别让娘担心啊。”

  余欢还没来得及安抚周氏,陆锦生就沉下了脸色:“受伤是怎么回事儿?”

  余欢忙道:“没什么事儿,就是被竞争对手盯上摔了两回,没多大事儿,都有大虎叔在呢,大虎叔很能打的。”

  周氏却心有余悸:“还没事儿,你两条腿没摔废了都是运气好,章大夫可是说了你那会儿根本没痊愈,你受伤回家那个样儿没吓死我,哎哟,你细皮嫩肉的,磕破点儿皮我都难受…”

  “娘,这不都过去了嘛,我保证好好保护自己,我现在天天锻炼,早就结实多了。好了好了,别难受了哈!”余欢放下碗筷抱着周氏的胳膊给她顺气,心里很感动,周氏确实是把自己当亲闺女心疼的,唠叨的语气都跟自己的妈妈很像。

  “娘知道你是个能干的,可就是心疼你啊!锦生还不知道哪天就又走了,也不能时刻护着你,娘担心啊。”

  陆锦生心里也是愧疚不已,担了她夫君的名,却没有护她周全,虽然小弟也解释过了,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也有锦绣绣坊和如意酒楼与余欢相交匪浅,但自己却是失职了。

  陆锦生沉声道:“娘,媳妇,你们放心,以后有我呢!就算我走,也会安排好人手。”

  余欢没接话,周氏却高兴地连连说:“好,娘可把欢儿的安危交给你了啊,不能再让她受伤啊!”那语气妥妥的是丈母娘的语气。

  陆锦生却不觉得自家亲娘有什么不对,连连点头保证。

  第二日一早,陆锦生不知道从哪儿牵了一匹马回来,套上车,把余欢准备好的东西都搬上车,又扶了余欢上车,跟周氏等人告别后就奔着镇上而去。

  马车先到了回春堂,余欢想先问问章大夫是否需要给章炳松捎信或者捎东西。

  章大夫顺手写了一封信让余欢捎去,本来还准备了果子和松花蛋想让余欢给捎去。余欢忙阻止了,她都准备了,果子还是余小欧上山带下来的呢,比章大夫准备的更新鲜。

  章大夫也不客气,还顺手又留下了两盒红果子糕,惹得余欢哭笑不得,又跟陆锦生寒暄几句就催两人尽早赶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