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23.收绿豆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79 2019-09-12 19:36:40

  当日,除去王家的绿豆余欢暂时没有收入库房,其他家的绿豆都顺利地入库了。

  因为事情有些奇怪,余欢暂时也弄不清楚这事儿就是简单的骗收成,还是如自己猜测的那般有人针对白玉芽作坊在使坏,只得暂时放在一边。

  王老爹自知自家理亏,也没反对,只能暂时先把几袋绿豆又带回家了。

  晚饭时说起这事儿,周氏也有些想不明白:“往年东家骗租子的事儿倒是不少,可这租户骗收成的事儿还真没听过,租户要是有门路能收到便宜的粮食那就不会苦哈哈地租地种了。

  而且收粮食的又不是傻子,过秤检查都是一把好手,怎么也不会让人糊弄了去。他们这是欺负咱家不懂呢?”

  余欢把自己想的第二种可能说了:“会不会是有人针对作坊的?这些有虫的陈豆子发不了豆芽,掺在那么多新豆子里,处理起来都麻烦,确实会带来一些损失。”

  陆锦生沉思片刻后问道:“这陈豆子发不了白玉芽,可还能有其他用途?”

  余欢回答:“遭了虫的没法儿吃,其他的若是挑出来自家吃也是可以凑合的,可是用在作坊里是不符合条件的,咱们作坊做凉皮用的绿豆面都是用好绿豆磨的。不过,白玉芽很容易能看出来是绿豆发的,但凉皮却应该没有别人知道是绿豆面做的啊。”

  “那应该就是冲着白玉芽来的了!这事儿交给我吧,我保证尽快查出个结果。”

  余欢点头答应了,她相信陆锦生对这种事情比自己在行。

  周氏吃完饭给小启喂完了羊奶,抱着他坐在院子里看余欢和陆秋收拾餐具。

  “欢啊,明天你春婶儿家要炸馓子,我得去帮忙,还有你徐叔也得忙兰花的事儿,明天第二拨绿豆要收了,你看看要不让锦生去地头称重吧。”

  “婶子,炸馓子是干嘛的?”陆秋好奇地问。

  之前陆秋称呼周氏为“老夫人”,被周氏三令五申才改成了“婶子”。

  周氏边逗着小启边回答:“咱这儿有这种老讲究,这姑娘出门子,娘家有亲戚朋友来送礼的,娘家的回礼就是馓子,新娘子去婆家,除了带嫁妆还得带馓子,是给婆家亲戚朋友的礼。这馓子的多少、炸得好不好都是娘家给的体面。”

  余欢对陆秋说:“你前两天肚子饿了,吃的堂屋桌儿上的那个脆脆的就是馓子,那是村里人家嫁姑娘回给咱家的礼。”

  正在玩布娃娃的彤彤听了这话,高兴地跳了起来:“馓子好吃,奶奶,明天我能去春奶奶家看炸馓子吗?”

  周氏笑了:“当然能去,到时候给彤彤吃新炸出来的馓子!”

  陆锦生和陆锦良在后院把播种机收拾干净,回到前院。

  周氏对陆锦生说:“锦生啊,明天你去咱那八十亩地头给绿豆称重吧,你徐叔还得忙兰花的事,甜水村那边就让良子和你小舅种吧。”

  陆锦生点头:“行,我去。”

  余欢从屋里拿出八十亩地的账册,边递给陆锦生边说:“这是那八十亩地的账册,你看,这几页就是今年绿豆的收支,前两列是各家第一拨绿豆脱粒前和脱粒后的重量,你明天就直接在第三列填写第二拨脱粒前的重量就行了。”

  陆锦生边听余欢解释边翻看着这本划着很多格子的账册,连连点头,这账册设计很精细,各个名目都很清晰。

  “这是什么符号?”陆锦生发现了余欢写在账册上的阿拉伯数字,不禁好奇地问出口。

  “这是一种数字,比咱们平常用的汉字简单。”

  “能教我吗?”陆锦生很是谦虚好学。

  “你要是想学,可以让小弟教你,他也会。”余欢倒是松了口气,因为陆锦生没问她这是从哪里学来的。

  陆锦生没有勉强余欢教,只是点了点头,心里却在琢磨着怎么让小弟自动放弃教他,那他就能顺理成章地让小媳妇教了。

  “欢啊,明天你跟着锦生去给他帮忙吧,他好几年不在村里了,有些情况还没你明白。”周氏趁机给儿子媳妇制造相处机会。

  余欢却没上心:“娘,还是让陆秋去帮忙吧,我在家看小启,彤彤你带着去春婶儿家。”

  陆秋接收到老大的眼神,忙跳出来道:“还是我在家带小启吧,这村里的情况我更不懂了,而且我跟着老大出去还不让人议论啊,这不好。”

  “这有什么可议论的,咱不是都说了你是陆锦生带回来的丫鬟嘛,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欢啊,陆秋说的有道理,咱是该解释的都解释了,可咱也别凭白给人提供谈资对吧?你就是去帮忙看着点儿,还害羞啊?”周氏故意揶揄了余欢一句。

  余欢忙道:“好好好,我去我去。”

  余欢其实也是还不习惯跟陆锦生出双入对,特别是面对村里的人,大家都沾亲带故的,特别那些婶子大娘难免喜欢开小两口的玩笑,有些话余欢实在听着尴尬,又不好反驳。

  陆锦生才不管余欢多么想跟自己拉开距离,他可是致力于消除两人的隔阂,让小媳妇彻底接受自己。

  晚上入睡前,陆锦生又明示暗示陆锦良,让他去跟余欢说教不了自己那个数字,让余欢来教。

  陆锦良在自家大哥的威逼利诱下勉强答应了,心里却在怀疑自家大哥是不是让人换了个芯儿。

  他确实乐见于大哥对大嫂动心思,但是大哥现在这么无所不用其极实在让人侧目啊,自己以后追媳妇可不会这么没节操。

  若是陆锦生知道自家小弟心里的想法,一定会好好给他上一课,追媳妇可没有节操和下线,只有脸皮厚、手段好才能让媳妇看见你的心,要不谁愿意搭理你。

  第二日早饭过后,周氏带着彤彤去了春婶儿家。

  陆锦生和余欢也带好东西准备去村东头的八十亩地,余欢戴着自己做的遮阳帽,出门时顺手给陆锦生头上也扣了一顶草帽。

  陆锦生回头冲着余欢笑了笑,余欢忙移开视线,不自在地小声嘟哝:“本来就够黑了,再晒就没法儿看了。”

  陆锦生连连点头:“你这么白,我确实不能再黑了。”

  余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