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22.骗收成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202 2019-09-12 15:29:40

  “这播种机是好用,不过估计咱们可用不起。锦生啊,你这播种机花了多少银子做的?”里正还是比较理智的。

  陆锦生点头答道:“这播种机光材料成本就要四五两银子,还不算工匠的手工费。”

  “还要有牛,要不人可拉不动。”

  “是啊,算上手工费估计能买一头牛了。”

  “唉,要是能像棒子点种铲一样小巧还便宜就好了。”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余欢听了大家的话,脑筋转了转,对众人道:“大家先回去继续播种吧,这播种机或许还可以改造,到时候锦生会找人想办法,咱们现在这样干等着也没用不是?”

  陆锦生看了余欢一眼,见她对自己眨了眨眼,瞬间明白她已经有了主意,于是也开口劝大家先回去:“是啊,我找人想想办法改造,大家先回去继续种麦子吧,不要耽误了播种时间。”

  好劝歹劝村民们才又回到自家的地里继续种麦子,可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远远关注着陆锦生家地里的情况,见那台播种机果然速度惊人,都心里震撼不已。

  五亩地,竟然一上午的功夫就种完了,这速度足以让所有人震惊。

  趁着午饭的时候,余欢把自己的想法跟陆锦生说了。

  “或许我们可以考虑做小型的播种机试试,只有一个或两个下种的管子,这样体积小了、下面的耙头少了,受到的阻力也就小了,一个壮劳力应该就能拉动,而且制作成本也会低一些。”

  陆锦生连连点头,他心里其实也想到了这些改造办法,此时心里强行自认自己与余欢是心有灵犀,嘴上便不自觉带了笑意。

  饭后,陆锦生就在余欢的协助下画了小型播种机的图纸,然后让陆秋尽快通过他们的暗卫送了出去。

  余欢对于他们的行事假装看不见看不懂,默默地拉开了一些与他们的距离,或许知道的越少才越安全吧。

  下午,余欢没有再跟去地里,她要去白玉芽作坊坐镇,因为八十亩地收的第一拨绿豆要入库了。

  之前余欢特意交待过各家把适合留种的绿豆都挑出来,单独装袋,且要挑够每家第二年播种的量,以便给明年留种。

  余欢在作坊库房门口支了桌子,准备好了账本,由喜子和铁头帮忙过秤,余欢记录。

  入库过秤的斤数要与之前徐叔在地头过秤的斤数做对比,以此判断是否有人家私扣。

  私扣绿豆的情况倒是没发现,却发生了奇怪的一幕。

  余欢听到喜子报的斤数,正要下笔,看到前一列的数字突然顿住了,这家送来的绿豆竟然比在地头刚收获时还要多,晾晒缩水后的绿豆竟然更重了,这是什么鬼?

  “喜子哥,把刚才这几袋打开检查一下,不太对劲。”余欢喊住了正准备把几袋绿豆往库房搬的喜子和铁头。

  院子里的众人听到这话都愣了一下,这短暂的安静让大家心里都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这家来送绿豆的承包户姓王,今儿来的是王家的老爹和俩儿子。

  王老爹一听这话也愣了,纳闷地问:“锦生媳妇,咋了?这绿豆在地头都过过一次称了,怎么会有问题?”

  “王大爷,之前在地头你们家是不是收了六百二十三斤?”余欢淡定地问。

  王老爹点头道:“没错儿。”

  余欢接着问:“那这去掉了绿豆豆荚皮,再去掉晒干的水分,入库的绿豆怎么会比刚收的时候还重了二百多斤?”

  王老爹不敢置信:“什么?怎么会?”

  其他承包户也都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余欢请王老爹上前看称,让喜子重新把几袋绿豆一一过秤,最后把总数念给王老爹听了。

  王老爹急红了脸,老实巴交的汉子有些语无伦次:“锦生媳妇,我…我租种了这么多年的地,真…真没做过这种骗收成的事儿,我这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

  余欢见王老爹确实不像那等不老实的人,却没急着出声,只不动声色地观察王老爹的俩儿子。

  老大跟王老爹一样,面对大家的议论有些焦急和不知所措;老二的举止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他面上也表现得很着急,眼睛里却流露出一抹压不住的不耐烦和嫌弃。

  这是嫌弃余欢没有痛快地把他家的绿豆直接入库吗?

  余欢心里也有疑惑,这多出来的二百多斤绿豆加上脱水的重量算起来也就三百斤吧,其中的三成也才九十斤,按市价来算也才不到五百文,这也就是他们能拿到的承包报酬,可是他们是从何处收来的这么多绿豆?收的价钱又能比五百文的报酬少多少呢?这笔买卖怎么算也不划算啊!

  心里有疑问,余欢便要解惑,她直言让王老爹自己先去检查他家的绿豆质量情况。

  王老爹急切地上前打开一个袋子,伸手进去捧了一捧绿豆出来,仔细地看了看。

  突然,王老爹顿了一下,放下手里的绿豆又快速打开了另一袋。

  随着几袋绿豆都被打开,王老爹的眉头越来越紧,脸上黝黑的皮肤更是红了。

  他猛地转头冲到俩儿子面前,怒吼道:“是你俩谁?谁把陈年遭了虫的老豆子掺进去的?”

  老大被自家老爹的暴怒吓得嘴唇哆嗦,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二连连摆手:“爹,可不是我,我上哪儿去弄那么多绿豆去?”

  王老爹的视线在俩儿子脸上来回扫视,却无法判断到底是谁。绿豆是在自家院子里晾晒脱壳的,一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家里的女人们没这个心眼儿和能力,也就俩儿子嫌疑最大。

  “你俩最好老实交代,这么丢人的事儿都干得出来,真是打你老子的脸啊,让我以后怎么在村里抬得起头来?”

  余欢上前一步,开口安慰道:“王大爷,您先别急。您的为人大家都知道,两位大哥的性格如何想必大家也有数。您种地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事儿,我倒是怀疑这是冲着我家作坊来的了。”

  见众人面露疑惑,余欢便解释道:“若是为了那三成的收成,这多出来的几百斤绿豆按三成算其实也就能多收个五百文不到,再除去收绿豆的成本,其实这笔买卖很不划算。

  那这事儿的目的就值得深思了。我家作坊用的都是上好的绿豆,若是掺了品相不好的陈豆子,那会影响我们的白玉芽出芽率和质量的,这些陈豆子大部分根本不能用。那就不止是损失几百斤绿豆的事儿了,很可能会影响作坊的声誉。”

叮咛耳畔

祝大家中秋快乐!合家团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