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21.播种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09 2019-09-11 10:35:37

  吃过晚饭,余欢在院子里支上桌子,泡了一壶蜂蜜菊花茶,洗了一盘果子,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聊天看星星。

  余欢悄悄把陆锦生拉到一边,悄声问他:“你去县城抛头露面没问题吗?不会被坏人发现吧?”

  陆锦生对余欢的担心很受用,安慰道:“放心吧,就算那些人追到了县城,他们也不会往我身上想,我跟小启他们的爹在明面上没有关系。”

  余欢这才松了一口气。

  回到桌边,就听周氏在说之后地里的安排:“明天就该掏粪了,赶在下一场雨前撒完肥、翻地、打垄,还得好几天呢。得跟你大虎叔和徐叔商量商量,他们每天送完货咱把牛借过来用一下,这样犁地能快一些。掏粪、撒粪的话还得找俩人帮忙,要不就锦生和你们小舅俩人忙不过来。”

  陆锦生接话:“那还是找刘大叔和大牛哥吧,我听他们说现在第二拨绿豆还没到收的时候,第一拨有家里人收拾,他们可以来帮忙。”

  周氏点头:“那这次还是提前说好给他们算工钱吧,总不能让人家白给咱帮忙。”

  余欢则只关注了刚才周氏说的掏粪和撒粪,一想到要从茅厕里把那些粪便掏出来的场景,她就忍不住要吐了。

  余欢跑进屋,把之前布庄掌柜送的那一包布头抱了出来,放在桌子上,准备做几个口罩,至少可以抵挡一下气味。

  周氏见余欢要做针线活儿,帮她挑亮了油灯,也坐过来帮忙。

  余欢准备用两层细棉布中间夹上一层薄薄的棉花,再在棉花里撒上碎木炭,这样可以做口罩的内芯;然后再用两层细棉布做口罩的外层方便清洗,再做两根细带可以挂在耳朵上。

  第一个成品做出来的时候余欢先让陆锦生戴上试试,陆锦生对自己媳妇儿的话是言听计从的,痛快地戴上了。

  陆秋拍手:“这个好,比军医戴的面巾方便多了,还不用在脑袋后面系绳儿。不过,余欢,这里面放木炭是为什么呀?”

  余欢边裁剪边回答:“木炭上面有很多小孔,能把脏东西吸进去,比如臭味或者尘土。”

  陆秋似懂非懂地点头:“夫人果然厉害,什么都懂。”

  余欢无所谓地笑笑,陆锦生却是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

  月亮快要升到树梢的时候,陆锦良已经进屋了,周氏和陆秋先去把两个孩子哄睡了。

  周氏准备继续帮余欢缝制口罩,一只脚刚迈过堂屋的门槛,就看见院子里挨着坐的大儿子和儿媳妇,儿媳妇低头穿针引线,儿子挥着扇子帮她赶蚊子。昏黄的灯光把他们的轮廓都照得模糊了,两人之间那种暖暖的气氛却让周氏湿了眼眶。

  周氏何曾想过能有如今的日子,儿子能平安归家,对自己给他娶的媳妇儿竟然也欣然接受,儿媳妇虽然还没有点头认可自己的儿子,可是俩人之间的关系也慢慢融洽了起来。

  周氏抬头望着挂在天空中的残月,默默地在心里向自己死去的老伴儿祈祷,祈祷他保佑家里的这些孩子都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第二日,家里的大大小小都戴上了口罩,余欢还特意给刘大叔和大牛哥一人准备了一个。

  陆锦生戴着口罩站在茅厕里也不觉得有多臭,心里把自己的媳妇儿夸了好几遍。

  家里茅厕的粪坑掏干净之后,陆锦生又带着刘大叔和大牛哥去大虎叔的鱼塘拉鸭粪和塘泥,这些都是能撒进地里的肥料。

  一连臭了几天,地里撒粪和犁地的活儿才干完了。

  陆锦生找人做的播种机也已经送到了家里,等一场雨过去,夏天留的麦种就要播种进地里了。

  播种的第一日,为了验证播种机能否正常工作,余欢也跟着下了地。

  陆锦良在前面赶牛,陆锦生在后面扶着播种机的扶手,同时要看顾播种情况。

  当麦种顺着管道均匀地撒进四条细沟的时候,余欢激动地跳了起来,自己其实只是纸上谈兵,如今见播种机真的能正常工作,余欢心里很是高兴。

  陆锦生眼中也闪着点点星光,他看了一眼跟在自己旁边仔细观察播种机情况的余欢,心里充满着与她一样的喜悦。

  陆锦良赶牛的速度把握得很好,种子撒得很均匀,一个斗里麦种正好可以种一亩地,播种的速度和质量都比人工好很多。

  同样在地里播种的村民,自然远远地看见了余欢他们这边的情况,离他们最近的大青叔最先发现了那台能播种的械具,他丢下锄头就奔了过来。

  见识了播种机的能力,大青叔一时舌头都打了结:“这是不是又是锦生媳妇想出来的点子?真能啊,真能啊,还能这样种麦子啊!”

  其他分神关注着这边情况的村民们,远远地就只看见陆大青手舞足蹈地跟在陆锦生旁边,人家牛都走出半亩地远了,他还跟着,村民们不禁好奇了起来,又想起锦生媳妇那会儿画的棒子点种铲,不自觉地想是不是锦生媳妇又想出了什么好点子。

  于是乎,大家纷纷丢下锄头往陆锦生家的地里跑了过来。里正家的地离得有些远,等看见这情形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扔下锄头也跑了过来。

  里正扒开围了好几圈的村民,挤到了中间,这才看清这神奇的播种机。

  里正抖着手指着播种机问余欢:“锦生媳妇,这……这是不是又是你想出来的点子?”

  余欢忙摇头摆手:“里正叔,不是我不是我。”

  陆锦生出声跟里正道:“里正叔,这播种机不是我媳妇儿想出来的,这是我让人做的。”陆锦生心里还在疑惑,怎么大家都以为是余欢的主意,这有点儿不合乎常理。

  余欢拉了拉陆锦生的衣袖示意他低下头,凑到他耳边给他解惑:“我种棒子的时候找人打了一种棒子点种铲,他们都知道是我画出来的,所以这会儿肯定都往我身上想。”

  陆锦生没再多问,总要先应付了这些围在自家地里的村民。

  “各位叔伯兄弟,”陆锦生扬声开始解释:“这麦子播种机是我找人做的,今儿也是第一次用,想先试试情况,等确定好用之后再介绍给大家。现在我们也看到了,这播种机确实好用,省时省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