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20.炸蚂蚱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338 2019-09-11 10:28:03

  直到次日醒来,余欢才回过神,昨晚在陆锦生面前活像花痴一样,还问那么容易让人误会的问题,哎呀,真是丢死人了!

  余欢抱着被子在炕上懊恼地打了几个滚儿。

  “姨姨,好玩儿!”彤彤醒了看见打滚儿的余欢就拍手叫好,以为这是什么好玩的游戏。

  余欢拉过彤彤,俩人笑闹了一会儿才起床收拾。

  陆秋和小启早就洗漱完了。

  周氏也已经准备好了早饭。

  一家人落座用餐。

  余欢看到陆锦生还有些不自在,陆锦生却心情很好,看那轻扬起的嘴角就知道了。

  陆秋看着这样的老大有些无法接受,凑过去问:“老大,你怎么了?有什么好事儿?”

  陆锦生瞥了陆秋一眼,冷下脸一字未回,心想我能告诉你我是被媳妇儿信任高兴的吗?

  陆秋拍拍胸口呼出一口气,这样的老大才算正常嘛,没事儿笑起来吓人干嘛!

  过了两日,甜水村十亩地里的棒子秸也全都收拾完毕,小妗子林氏邀请陆锦生兄弟俩中午去家里吃饭,下午再整地烧地。

  陆锦生兄弟俩和周子武赶着拉满棒子秸的牛车往围子村走。这是家里商量好的事情,把甜水村其中五亩地的棒子秸拉到小舅家,给他们烧火。陆家村离山比较近,砍柴比较方便,而且家里也不缺柴火烧。

  三人进了围子村,路上也遇到三三两两下地的村民,大家都热情地打招呼。

  这么热闹的气氛中,陆锦良就看见大舅家的三位表哥缩着脑袋往路边躲。

  陆锦良拽了拽陆锦生的袖子,凑到他耳边低声说:“哥,你看,周正河和周正湖。”

  陆锦生侧头瞥了一眼,皱眉问陆锦良:“怎么不喊表哥?”

  陆锦良撇撇嘴:“哥,咱娘和他家断绝关系了,娘说以后没有大哥,只认咱小舅一家。”

  陆锦生又皱了皱眉,自己娘是个软性子,要能说出这种话那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如此想着,他就盯着陆锦良示意他说清楚。

  陆锦良就凑在他耳边把周子文一家前几年怎么对待他们娘俩的,还有后来见家里好过了就上门打秋风的事儿说了,还特意说了俩表哥想抢了余欢做媳妇的事儿。

  陆锦生本来还算能克制,听到那俩怂货竟然觊觎自己的小媳妇,心里的火气一下就窜到了眉梢,还不等陆锦良把自己和余小欧如何英勇赶走他们的事迹嘚瑟一遍,陆锦生就拎着鞭子跳下了牛车。

  他心里怒火焚烧,面上却一派漠然,只是紧绷的脸部肌肉才能让人察觉到一丝异样。

  带着能冻死人的低气压,陆锦生大步走到了周正江兄弟三个面前。

  “锦……锦生,你……你回来了?”周正江的性子跟他爹周子文如出一辙,胆小懦弱。

  “嗯。”陆锦生回了周正江一个字,然后就冷眼盯着周正河和周正湖。

  “锦生表弟。”俩人低着头不敢看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的陆锦生。

  “听说我娘跟你家断绝了关系,那就不要再叫表弟!”陆锦生冷声道。

  “是是,不叫,不叫了。”

  “看清楚了,我还没死呢,回去告诉你爹娘,要是再敢打我家的主意,便如此树。”随着陆锦生话落,他们所站路边的一棵老槐树就被他一鞭子抽断了一根碗口粗的树枝。

  周家兄弟三人均被陆锦生吓得愣在当地,腿抖得像筛子一样,只剩下会点头了。

  下午,陆锦生三人将地里的棒子秸根和锄出来的杂草都拢成一行行的,然后便开始点火烧地。

  秋日地里有很多蚂蚱在蹦跶,陆锦良小孩子心性发作,开始抓蚂蚱,然后把抓到的蚂蚱穿在一根草上,伸到火堆上烧。烧焦的蚂蚱带着一股肉香味儿,陆锦良就蹲在火堆旁吃掉了一串儿蚂蚱。

  “哥,我们给嫂子他们抓几串蚂蚱吧,嫂子肯定没吃过。”陆锦良冲着另一边看着火势的陆锦生喊话。

  陆锦生点头,回了两个字:“抓吧。”

  等陆锦良回家将几串蚂蚱献宝一样地举到余欢面前的时候,余欢被吓得丢下正在堆的棒子就跳了起来。

  “小弟,快拿走!吓死我了!”余欢躲得远远的,警惕地看着陆锦良陆锦良手里的蚂蚱。

  陆锦良一脸懵:“嫂子,这是我特意给你抓的,烤着吃可香了。”

  余欢见陆锦良脸上的无辜表情,知道自己反应过度了,忙出言安慰:“谢谢你啊,小弟,不过我不敢吃这个,你给娘他们吃吧,让娘用油给你炸了。”

  陆锦生安顿好牛,回到前院看到余欢对着蚂蚱一副怕怕的样子,忍着到嘴角的笑,轻声问她:“你怕蚂蚱?”

  余欢咽了口唾沫,猛点头:“这种虫子哪有姑娘不怕的?”

  余欢的话音刚落,陆秋就拉着彤彤从屋里出来了,见到陆锦良手里提着的几串蚂蚱,兴奋地一人拿了一串逗着玩儿。

  陆秋戳戳蚂蚱腿儿道:“这蚂蚱还活着呢,真好玩儿,咱们烤了吃吧。”

  彤彤点头:“我吃过炸蚕蛹,可香了,这蚂蚱炸了应该差不多一个味儿。”

  余欢表示败了,自己也算见识过曾被国人追捧的高蛋白质的虫子宴,可是真心不敢下嘴,没想到这年头儿的古人都吃过这种高级餐了。

  陆锦生安慰垮着脸的余欢:“我们乡下的孩子从小就跟着在地里跑,每到这个时候就抓地里的蚂蚱烧着吃。现在京城里的酒楼餐馆也都有炸蚕蛹这道菜,吃虫子的人还是很多的,你不用怕。”

  “好吧,不过小孩子不能多吃,高蛋白质的东西小孩子消化不了,吃多了容易上火。”

  “高蛋白质?”陆锦生疑惑。

  “呃……就是一种营养成分,我书上看到的。呵呵。”余欢见陆锦良拎着蚂蚱进了厨房,才又蹲到棒子堆边继续堆棒子。

  陆锦生也过来帮忙,加上陆秋,三人很快把晾晒着的棒子堆成了几个堆儿,用油布盖好了。

  晚饭时,周氏就开口道:“还有十天兰花就出门子了,这几天我得过去给你们春婶儿帮忙,家里的事儿就交给欢儿盯着了,地里的活儿锦生盯好了。”

  大家都点头应了。

  余欢问:“娘,兰花出门子有什么讲究吗?我是不是应该送一份添妆礼?”

  周氏点头:“你们姑娘之间添妆就送点儿针线活儿就行,你给绣对儿枕巾、几方手帕之类的就行。”

  “这是不是太轻了?春婶儿对咱这么关照,兰花也对我很照顾,要不等地里的活儿忙完了,我去县城给她买点儿东西吧?”

  周氏本想开口拒绝余欢去县城,可一眼瞥见坐在余欢旁边的陆锦生,立马改了主意:“你想得也对,那就过几天让锦生陪你去趟县城,你看着买点儿你们姑娘喜欢的玩意儿。”

  还不等余欢开口,陆锦生就接了话:“知道了,娘,过几天我陪她去。”

  余欢只得先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想着一会儿再跟陆锦生私下里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