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19.依靠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71 2019-09-10 15:36:34

  晚饭后,先哄睡了两个小孩,大人们继续扒最后的一堆棒子,若是顺利的话,明天应该就能把所有的棒子都扒完了。

  余欢边跟手里的棒子作斗争,边问周氏:“娘,咱们这些棒子也不准备吃,您看怎么处理?”

  周氏想了想,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咱们肯定要留一些,也不能都卖了,要不就都先放着,反正咱家现在也不缺银子。”

  余欢提出异议:“娘,咱家的仓库放不下啊。您要是想屯粮食咱就去买些细粮屯着,这棒子少留一些就行了吧。”

  陆锦良也开口赞同:“娘,我同意嫂子的,咱现在就不用屯这么多粗粮了吧,可以卖出去换些细粮。哥,你说呢?”

  陆锦生这几天已经习惯了家里有事全员参与讨论,听小弟问自己便开口道:“嗯,既然家里吃不了这么多粗粮就卖掉一部分吧,只是咱们就别往粮店里卖了,如果村里有人需要就直接卖给村里人吧,价钱比粮店低点儿也行?”

  周氏三人都点头赞同。

  余欢说:“卖给村里人可以,也可以让他们帮忙脱粒,脱十斤粒给一斤作报酬怎么样?毕竟庄户人家也没那么多银钱买粮食。”

  陆锦生给自己媳妇捧场道:“好主意,棒子瓤能烧火倒是可以咱们自己留着,加上棒子皮、棒子秸还有麦子秸秆够烧一年的了。”

  粮食的事情就这样轻松地决定了,之后怎么请人脱粒以及卖棒子的事儿就交给陆锦生去解决了。

  陆锦生很喜欢家里这种和睦的氛围,即使讨论的是小事也让他体会到家温暖的味道。

  第二日是赶集日,陆锦良跟着大虎叔去镇上买些食材,并要取回之前定做的车篷和摇摇床。

  陆锦生早早地下地去收拾地里的棒子秸和根了,今天还有刘大叔和大牛哥的帮忙,应该再有两天就能把五亩地收拾好,到时候就可以去甜水村帮小舅的忙了。

  家里周氏边看着孩子,边翻晒菜干。

  余欢和陆秋继续扒棒子。

  余欢还抽空腌了几坛子松花蛋,最近每天高掌柜都托大虎叔给余欢带话催她做松花蛋,大虎叔的鸭舍里也攒了一些鸭蛋了,想到高掌柜那副焦急的样子余欢也不好一直偷懒,隔几天就要给他送几坛子堵住他的嘴。

  前几天章大夫也带话来说已经给陆锦生的小妗子开了药,也知道了陆锦生已经回来的消息,让他们小两口有空去镇上看看他老头子,自然要带些好吃的,上次让松枝大哥帮忙捎去的红果子糕味道不错,要是有就还要一些。

  余欢不由感慨,自己本以为可以做个清闲的小地主,每天悠闲地吃喝玩乐,坐等收钱收粮食,却没想到连买下人的想法都不被周氏赞同,所有的事儿都要亲力亲为,还要干自己不擅长的农活儿,唉,生活不易啊。

  陆锦良从镇上回来之后,余欢总算有了些好心情——给小启做的摇摇床取回来了。

  余欢把之前在镇上和县城里淘的一些小玩意儿用细绳儿吊在摇摇床旁边的支架上,小启躺在里面就可以看到了,这样平时也不用随时要有人抱着他或者干活还要背着他。

  摇摇床下面还有四个小轮子,这样可以把摇摇床推到堂屋里,在院子里干活儿也随时可以看到小启的情况,即使以后他会爬会站了也不怕会翻出来,很方便。

  午饭,依旧是陆锦良给陆锦生和刘大叔、大牛哥送到地头的。

  午饭后,家里的三个女人和两个孩子开始午休。

  余欢没有睡,她把之前布庄老板送的那一包碎布头翻了出来,想给彤彤做个布娃娃,今天彤彤看到小启小床上吊了那么多小玩意儿眼睛都盯直了,却懂事地没有开口要,让余欢很心疼。

  最近总要抽空帮周氏缝制衣裳和被子,余欢的针线功夫已经很熟练了,在彤彤睡醒前就按照现代洋娃娃的造型做好了一个可爱的布娃娃,还穿着碎花小裙子,余欢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心想彤彤肯定会喜欢。

  果然彤彤睡醒之后收到余欢送的布娃娃很兴奋,抱着余欢连亲了好几口。

  晚饭前,所有的棒子就都扒完了,未脱粒的棒子摊满了院子里的青石板上,还要经过三五日的暴晒才能晒干。

  每日晚上太阳落山前要把所有的棒子堆成堆盖上油布,以防受潮或下雨淋湿,第二日一早就要掀开油布,把棒子摊开晾晒。

  所有的粮食从播种到收获,再经过处理成为可以食用的状态,都要经过很多道工序,余欢深深地体会到农民的不易,也更深刻地明白了陆锦生看到播种机图纸时的心情。

  她按照前世记忆所画出来的东西,对于生产力极度落后的古代人来说,是具有重大意义的,能够改变千千万万人的生活。

  余欢又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想过自己小日子的想法是否太自私,她开始思考是否可以通过陆锦生为天下百姓做些事,同时还要考虑陆锦生是否可以保护自己,为自己隐瞒这些可能带来祸事的秘密。

  陆锦生从盥洗室出来就看到余欢还坐在屋檐下发呆,他踱步上前站在她的身侧,她都没有一丝察觉。

  陆锦生不由出声提醒:“时间不早了,回屋休息吧。”

  余欢这才察觉到身边有人,抬起头看着身姿挺拔的男子,呆呆地看了一会儿,询问的话就脱口而出:“陆锦生,我可以相信你吗?”

  陆锦生一愣,随即坚定地回答:“必不辜负你的信任。”

  两道身影,一立一坐,两人的目光胶着在一起。

  余欢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他懂我,他懂我”!

  陆锦生第一次从余欢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迷茫,她似乎遇到了想不通的问题,陆锦生隐约觉察到她的心事与他昨日在河边跟她说的那些事有关,而她还不确定能不能相信自己、依赖自己。

  陆锦生看着面前娇小的人儿有些心疼,不自觉地伸手摸向她的脑袋,轻声安慰:“你不是一个人,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跟我说,有任何困难都可以丢给我,我有能力护住你,我向你保证,以军人的名义!”

  余欢第一次对着陆锦生笑了,真心的。

  来到异世这么久,除了余小欧,陆锦生是第一个让余欢真正有安全感的人,她一直强迫自己融入异世的生活,有人给过自己温暖,却没有人给过她放心依靠的感觉,而今她体会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