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18.百姓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87 2019-09-10 09:22:56

  余欢凑近篓子,拉开套在外面的布袋看了一眼:“嗯,这些螃蟹够做一盆了。”

  “今晚用螃蟹做菜?”陆锦生问。

  “嗯,走吧,回去了。”因刚才两人的氛围有些尴尬,余欢想早点结束两人独处的情景。

  “等等,有件事我想征求一下你的同意。”陆锦生拦住了余欢。

  余欢停住脚步,看向陆锦生,她的理智已经差不多从刚才的异样情绪里回笼,想起播种机图纸的事情又对陆锦生恢复了冷淡的态度。

  “什么事?说吧。”

  “是关于你画的播种机图纸的事儿。”

  余欢挑眉,没想到陆锦生能这么开门见山地跟她谈论这件事。

  陆锦生继续解释:“我这几年积攒了一些人脉,各地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其中自然有几个技艺精湛的木匠铁匠,所以我今日一早已经传信给离此最近的工匠,让他们尽快给咱家打造播种机。此事想必你不会不同意,我想征求你同意的是这播种机图纸的后续使用问题。”

  余欢没有搭话,她想听陆锦生接下来如何跟她索要这份图纸,自然陆锦生接下来的话会决定余欢对陆锦生的人品判断。

  陆锦生转身面向河边,目光深远,过了一会儿深沉的声音才传到余欢的耳中:“这几年我在北境杀过敌,也去京城跟达官显贵打过交道,执行任务时跑过很多乡镇城池,见过最多的就是吃不饱的穷苦百姓。

  明明每日辛苦劳作,最终却一家老小忍饥挨饿。军队的军饷粮草从没有过充足的时候,每年北域蛮子都对关内的粮食虎视眈眈,兄弟们浴血奋战的时候却都饿着肚子!我从军第一年就亲眼见一个才十四岁的小兵受伤之后吃不进粗粮活活饿死了!”

  余欢受陆锦生的影响,内心震惊不已,感受到他的沉痛,不自觉地靠近,想安慰他,却不知如何开口。

  陆锦生继续道:“不管你以前生活境况如何,你来村子里也有半年时间了,应该也知道庄户人家日子有多难过,家里没有田地的不用说,就是有田地的人家靠着两亩地一家子也根本填不饱肚子。一个劳动力最少就要养活两三个人,这还是最好的情况,就像小舅家,一个壮劳力养活四个人,一年到头累死累活也就能种好两亩地。

  可你想出来的播种机能帮上大忙,播种的时候省时省力就能让庄户们有更高的效率去种更多的地,至少能多些粮食填饱肚子。

  我就是想为这全天下靠种地为生的庄户们向你讨要播种机的图纸,若你同意,我可以付你报酬,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只要我能做到的必定为你做到。”

  余欢看着面前诚恳的男人,内心震撼不已,一个从农家走出去的男人,用自己的努力换取了如今的地位和人脉,却能不忘他的出身,不忘全天下忍饥挨饿的百姓,如此气度让余欢感到羞愧和崇拜。

  见余欢不语,陆锦生以为她有所顾虑,只得把话说得更明白:“你若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我可以替你隐瞒。我早在进军营的第二年就被延王赏识并暗里收至麾下,为我提供读书和提高武艺的机会,对我有再造之恩,且延王是真正心系天下百姓的皇子。我可以保证保护你的安全,你若还有顾虑可以直接提出来。”

  余欢摇摇头,轻声道:“陆锦生,我似乎今日才算真正认识你!播种机的图纸你拿去吧,随你怎么处置,只要不透露我的身份即可。至于与皇室的关系你不必告诉我,我对于权力之争不感兴趣,也不愿被牵涉其中。你为百姓做事之心我很欣赏,可如今你在皇权争斗中已经明确选择了阵营,我没有资格对你要求什么,但我劝你想想你娘和弟弟,自古以来皇权斗争都会有无数的人牺牲,我不愿意你成为其中的一个。”

  陆锦生深深地看着面前面庞稚嫩却内心通透的女子,他内心也是震撼不已,这几天见识了余欢的不一般,却没想到她对于朝政之事也能有如此见识。她到底来自何处?为何身上有如此多的神秘宝藏?

  陆锦生向余欢郑重保证:“你放心,我自有分寸,明面上无人知道我与延王的关系,即使有朝一日皇权之争有任何波澜,也不会波及到我身上。”

  余欢暗暗翻了个白眼,心想你如何与我有什么关系,要我放什么心。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回家吧,我还要回去做饭呢。”

  “好,回家。”

  陆锦生听到余欢的那声“回家”心内欢喜不已,至少媳妇儿对自己家还是很认可的,这是他追妻的优势啊。

  两人回家的一路上又遇到了正从地里往家赶的村民,大爷大叔大哥们一路打招呼,大娘婶子嫂子们看到陆锦生手里提着篓子也热情地夸余欢的好手艺,将余欢教大家做鱼做螃蟹的事儿跟陆锦生不停地念叨。

  余欢被大家夸得有些不好意思,陆锦生却听得心花怒放,自己媳妇儿在村里还真得人心,这是自己的福气啊。

  终于回到家,余欢洗了手就钻进厨房准备做晚饭,陆锦生自然地跟进了厨房坐在灶前帮忙烧火。

  正在扒棒子的周氏、陆锦良和陆秋看到陆锦生像条尾巴似的跟着余欢,都偷偷抿嘴笑了。

  就连从余欢进门之后就一步一趋跟着她的彤彤都奇怪地看了陆锦生好几眼,这个便宜爹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粘着姨姨呢,没羞!

  晚饭上桌前,余欢把爆炒螃蟹和其他菜都各盛了两份让陆锦良给刘大叔和大牛哥家送去,两人今天帮忙掰了一天棒子,不给工钱那就得管饭呀,何况明天他们还要帮忙砍棒子秸。

  陆锦良刚出门,徐叔就来了。

  徐叔边把一本账本递给余欢,边跟余欢汇报:“锦生媳妇,这是收第一拨绿豆的账本,等过几日绿豆晒干脱粒就能送到作坊入库,到时候可以根据账本记录的斤数大概算出应该入库的绿豆数量,你先看一下账本,过几天入库的时候我再来取。”

  余欢把账本收好,对徐叔笑着道:“徐叔,这几天辛苦了,您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吧。”

  徐叔连忙摆手:“不了,你婶儿做好了饭等着我回家吃呢。锦生回来这几天也没出去转转,等忙完了可要去你家那八十亩地里看看,那可是你媳妇儿给你家置办的呢!”

  陆锦生先看了余欢一眼才点头道:“嗯,忙完了就去看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