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16.邀功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88 2019-09-07 16:50:41

  余欢上炕前给小启把了一次尿,又喂了奶。

  陆秋也帮彤彤小解了,把彤彤抱回炕上,见余欢在炕桌上摆上了纸笔,有些好奇。

  “夫…余欢,你还不睡吗?要写什么?”

  “你先睡吧,我画几张图。”

  “要不明天再画?早些睡吧,今晚我来给小启喂奶。”

  “我想今晚画出来,明天让大虎叔带到镇上的铺子里做,过几天种麦子要用的。”

  余欢要画的就是最原始的播种机,造型跟犁有些像,把种子装进斗里,随着下面的铁耙头耙出细沟,种子就能通过中空的管道漏进沟里了。

  考虑到牛的体力问题,余欢画的是有四个耙子头的播种机,这样就可以同时播种四行麦子了。

  陆秋见余欢专心画图,便不再多言,先躺下睡了。

  原始播种机原理很简单,但控制下种速度和数量的部分有几个比较细致的机关,余欢花了不少时间来琢磨。

  直到子时,余欢才把几张图画完,给小启又喂了一次奶,才躺下睡了。

  余欢是被余小欧舔醒的。

  “哎呀,余小欧,让我再睡会儿,我困啊!”余欢推开余小欧的大脸,翻身继续睡。

  “呜呜呜…”余小欧继续舔。

  余欢哀嚎一声坐起身,正要发作一下起床气,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陆秋和两个小孩子已经不在屋里了。

  “坏了,大虎叔该出发了吧!”

  余欢匆忙穿好衣裳,套上鞋子,伸手想拿炕桌上的图纸,才发现昨晚画好的几张图不在。

  “我的图纸呢?”余欢把桌上的一摞纸翻了个遍,只有自己之前画的花样子还在,播种机和她给彤彤他们画的玩具图纸都不见了。

  陆秋这时推门进了屋,见余欢在翻找忙出声解释:“那几张图纸我拿给老大了,他已经找人去做了。”

  “已经送去了?唉,害我白紧张了,还以为被余小欧吞了呢!”

  “呜呜…”余小欧抗议,自己怎么可能是那种乱吞东西的狗!

  “对了,只给了图纸,还没给银子呢!”

  “呃……老大找人做不用银子,保证给你做得妥妥的。”

  余欢若有所思地看了陆秋一眼,没有说什么,收拾妥当就出了屋子,还有很多活儿要干呢,没时间多聊。

  聪明如余欢自然明白陆锦生找人做播种机意味着什么,那是他自己的人脉,而这世上哪里有免费的午餐,他应该是看到了播种机的潜在价值。

  播种机跟余欢之前画过的棒子点种铲一样,对于民生大计是有重大意义的东西。

  余欢是没有什么野心的人,不需要这些东西给自己带来任何名声或者好处。

  但是她想陆锦生在军队里拼搏了这些年,这样的功绩于他而言是相当有份量的。

  一张图纸能换来加官晋爵,试想哪个男人不会动心?

  余欢有些气闷,虽然她并不十分在意那几张图纸,但是被陆锦生一声不响地拿走当然会让她不高兴。

  难道陆锦生以为她是什么都不懂的村姑?拿了她的东西去邀功还以为她只会因为省了几两银子而高兴?

  看在周氏和陆锦良的份儿上,她愿意对陆锦生以礼相待,但是他们也只是刚认识几天的陌生人,他如此不客气实在让余欢气不过。

  带着这种情绪,余欢吃过已经晚点的早饭,就一言不发地去扒棒子了。

  余小欧最擅长感知余欢的心情,便乖乖窝在她的身边,无声陪伴。

  周氏一早就带着彤彤在后院清理菜地里的菜,马上就要入秋了,地里的菜大多都要摘下来晒成菜干或者腌制,为冬天做储备。

  陆秋把小启绑在后背上,也坐在小板凳上扒棒子。

  陆秋感受到了余欢的低气压,心里有些发怵,自己也惊讶怎么夫人小小年纪就能让自己有发怵的感觉,自己可是腥风血雨都闯过的。

  “那个,夫…余欢,老大他们下地去了,说是去村里这边的五亩地掰棒子。”陆秋忍不住跟余欢搭话。

  “嗯,知道了。”余欢虽然心情不好,却不会迁怒别人,对陆秋的搭话还是轻声回复。

  陆秋暗暗吐出一口气,看来不是自己惹夫人不高兴的,那就是老大的问题了吧?要不要给老大透个口风呢?本来夫人就对老大很冷淡,这要是再犯个错误,那老大追妻之路堪忧啊。

  “陆秋,你把小启放屋里吧,他睡着了。”

  余欢的声音打断了陆秋胡思乱想。

  “哦,好!”

  陆秋火速进屋把小启放在炕上,又奔回棒子堆前乖乖扒棒子。

  自己表现好一些,应该能帮老大加点儿分吧。

  陆锦良很快就赶着牛车拉回了一车棒子。

  “嫂子,刘大叔和大牛哥他们都在帮咱家掰棒子呢,除了之前卖掉的那一亩多棒子,剩下的今天就能掰完。”

  “是吗?那你记得跟刘大叔他们说中午咱家管饭啊!”

  “好,知道了,这车卸完了,我继续去拉了。”陆锦良说完就赶车走了。

  中午饭依然很丰盛,余欢还给地里干活的男人们额外加了一盘姜汁松花蛋和一份井水镇凉皮。

  陆锦生兄弟俩今天都在地头跟刘大叔他们一起吃饭了,家里的气氛就有些安静。

  周氏自然也觉察到余欢的心情不好,这是之前没有过的,她不免有些担心。

  “欢啊,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跟娘说说。”

  余欢一愣,原来自己把不高兴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娘,我没事儿,就是这几天有些累了,您别担心。”

  余欢不愿自己对陆锦生不满的心情影响其他人,连忙扯出笑脸,仔细想想这对自己而言根本只是一件小事,不至于让全家受自己的影响。

  周氏并不知道早上的图纸事件,见余欢不愿意多说,也不再多问。

  “收棒子这些天是累着你了,咱家的活儿也快干完了,你就别急着干了,不还有锦生和锦良吗?你累了就歇着,咱家还指着你管家呢!”

  “嗯,我会看着休息的。娘,我想着,要不以后家里的开支账本您来管吧,作坊和鱼塘、八十亩地的账本我也慢慢地交给良子,我乐得做甩手掌柜。”

  余欢希望把自己从陆家的生计中摘出来,等以后俩孩子的事情解决了,自己也能更顺利地离开陆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