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15.红果儿糕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07 2019-09-06 20:03:51

  “我就按之前嫂子教我的,说图纸可以送他,不过要给个贵宾卡,看,我都让他给写了个保证,还按了手印,以后咱们再找他做东西都只收七成的价。”陆锦良从怀里掏出那张保证书递给余欢,继续端起碗大快朵颐。

  “干得不错,过两天我把播种机画出来就去找他,还得去找洪师傅打一部分部件,又能省一笔了。”余欢高兴地给陆锦良夹了一块糖醋里脊。

  “姨姨,彤彤要。”彤彤见余欢给陆锦良夹菜也争宠般把自己的小碗举到余欢面前。

  “好,也给彤彤夹。”余欢从彤彤的菜盘里夹了几根白玉芽和一块糖醋里脊给她:“多吃点菜菜,下午姨姨再给你做好吃的。来,我们给余小欧也来一块肉。”

  陆锦生面色淡定地看着其乐融融的一桌人,内心却有些酸涩,这家里争宠的人太多,还都是自己不能抢的,心堵。

  陆秋幸灾乐祸地看着老大被冷落,津津有味地吃着余欢做的美味,心里为被分到这次的任务庆幸不已,他们的将军夫人做的饭可真是好吃得让人吞舌头啊!

  下午,陆锦生和陆锦良下地去了,余欢和陆秋继续扒棒子,周氏趁着两个孩子睡觉的时候,做着一家子的针线。

  陆锦良第二次拉棒子回来的时候告知大家:“甜水村那边地里的棒子今天就都能掰完了,地里就剩下棒子秸要砍和根要刨了。”

  等陆锦良走了,在屋檐下缝衣裳的周氏跟余欢商量:“欢啊,那地里的棒子秸可不少,你看看拉回来放哪儿合适啊?”

  余欢想了想问:“娘,那些棒子秸除了烧火还有什么用?”

  “铡碎了能喂牛,天冷的时候还能盖菜苗儿。”

  “那要不就放后院吧,靠着墙边放,方便晒干也方便取用。”

  “行,那我待会儿去把后院收拾收拾,还有些菜架子没拆呢。”

  周氏缝好手里的衣裳,就进屋换了件粗布衣裳去后院忙活了。

  余欢把扒下来的棒子皮摊到一边晾晒,抬头看天,估摸着彤彤快起了,就去洗了手,换了衣裳,准备给彤彤做山楂糕,周氏他们叫山楂为红果儿。

  余小欧从山上带了一些山楂回来,陆锦良也从镇上买了一些。

  余欢见数量有些多,就决定山楂糕、山楂果酱多做一些,再做点儿山楂雪球和糖葫芦。

  余欢正用筷子给泡过盐水的山楂去核呢,陆秋就抱着彤彤进了厨房。

  “姨姨!”彤彤一见余欢立马从陆秋怀里滑下来,凑了过去。

  “睡醒了?等着姨姨用这些红果儿给你做好吃的啊!”

  陆秋也凑过来:“我先不扒棒子了,先给你帮忙吧?”

  余欢点头,递给她一根筷子,让她一起去核。

  等陆锦良第三次回来,余欢已经做好了山楂雪球和糖葫芦,正在把煮过的山楂碾成泥。

  陆锦良看见陆秋和彤彤坐在厨房门口,一人啃着一串糖葫芦,自然不能忍。

  “嫂子,我也要吃!”陆锦良把缰绳一扔,就冲进了厨房。

  “我做了好多呢,有你的份儿,你先去洗手再吃,待会儿你给梅子和兰子也带一些去。”

  “哎!”陆锦生答应着跑去洗手了。

  “陆秋,你别吃了,这东西吃太多不好!”余欢一抬头见陆秋正准备拿起第四串糖葫芦,连忙出声阻止。

  陆秋不甘心地说道:“我就再吃一串。”

  “不是不舍得你吃,这玩意儿吃多了对牙不好,你现在感受一下你的牙,不酸不软吗?”余欢无奈。

  陆秋也已经十八岁了,有时候却像个孩子一样。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酸了,那我今天先不吃了。”陆秋不舍地把已经拿在手里的糖葫芦放了回去,去院子里卸被陆锦良丢下的一牛车棒子去了。

  陆锦良洗完手,坐在彤彤身边享受地吃完了一根糖葫芦,然后把余欢装好的篮子放上车,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拿着一根糖葫芦,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姨姨,要拉臭。”彤彤一出声,余欢赶紧放下手里的工具,抱起彤彤冲进了茅房。

  经过这几天的调理,彤彤终于大便了,余欢竟然有一种成就感。

  直到天色快要暗下来,陆锦生兄弟俩才拉着最后一车棒子回家。

  饭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晚餐。

  简单的洗漱过后,陆锦生坐在饭桌边上,端起饭碗,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幸福,他不知道等到自己再次离家的那天会多么不舍得这样简单的日子。

  北境每年都要受到蛮族的侵扰,军营的兄弟们为了身后的百姓必须坚守边境、浴血奋战。

  但朝堂上的权力之争却让军队成为被争夺的工具,天子因为猜忌将领的衷心竟然将粮草作为拿捏主帅的筹码,三十万大军每年得到朝廷供应的粮草却只够三万人数月所用。

  陆锦生刚从军的前两年也作为一名普通士兵在战场杀敌,那些保家卫国的沸腾热血却生生被饥饿冷却,他对上位者的失望就是从身边的同袍兄弟因饥饿死去开始的。

  如今他面对着满桌的美食有些心思沉重。

  陆秋见陆锦生表情有些沉重,便有些了悟,毕竟他们接到这次任务出发的时候,延王刚收到北境来的急报—催粮急报。

  这件事情他们目前也无能为力。

  陆秋悄悄用脚踢了一下陆锦生,示意他暂时不要再去想这些事情,余欢已经发现他不太对劲了,正疑惑地瞥他呢。

  陆锦生回神就对上了余欢探究的目光,他心神微怔,忙敛起心事,冲她扯了扯嘴角。

  “媳妇儿,你这道栗子烧鸡做得真好吃。”

  周氏:“噗…”

  自家冷冰冰的儿子可算开窍了!

  陆锦良:“噗…”

  大哥那副讨好的嘴脸怎么那么像余小欧!

  陆秋:“噗…”

  老大这是被附体了吧?他们冷酷不解风情的老大哪儿去了?

  余欢羞恼皱眉:“别乱叫!”

  这腹黑男也不怕崩了人设,这声“媳妇儿”叫得怎么那么顺嘴,脸不红心不跳的。

  晚饭后,两个小娃娃先睡了,大人们都在煤油灯微弱的灯光下继续扒棒子。

  人多力量大,今天拉回家的棒子很快就扒了大半。

  见时间不早,周氏就催余欢和陆秋先去洗澡,之后陆锦生兄弟也洗过澡,一家人才各自回屋休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