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14.一起下地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62 2019-09-06 19:49:31

  陆锦生听了余欢的话,很信任地松开了握着镐头的右手。

  余欢见状也松开了手。

  陆锦生这才似有了感觉一般,刚刚被她柔软的小手握过的手腕有些痒痒的感觉,一直痒到了他的心底。

  余欢推了他发愣的后背一把:“这头牛刚买回来没几天,它对余小欧还有些怕,你赶紧拉住缰绳,稳住它。”

  “好。”陆锦生这才放开抓着她的左手,抓紧了缰绳,跳下牛车安抚不安的牛。

  余欢也跳下牛车,余小欧转眼就到了跟前,兴奋地绕着余欢转了两圈。

  余欢揉揉它的脑袋,笑着跟它说:“你先回家去,家里来了两个小孩子,你要乖乖的,不能吓到小孩子,还有我给你留了肉,你知道在哪儿。我中午做饭的时候就回来。”

  余小欧“嗷嗷”了两声,就三步两回头地回家去了。

  继续上路,陆锦生忍不住问:“你的狗能听懂你的话?”

  余欢说起余小欧就一脸夸自家儿子的自豪:“余小欧很聪明,它能听懂人话,还能帮我上山摘果子呢,你看它背的那个背篓,是我专门找九爷爷给它做的,它一矮身就能钻进中间那个洞,站起来的时候就背起来了。

  它自己知道去晃果子树,然后用背篓接住落下来的果子,它带回来的果子都没有磕碰坏的。是不是很聪明?”

  陆锦生点头:“确实很聪明。”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狗!”余欢小得意地笑了。

  陆锦生感受到女子轻松欢快的心情,不自觉地也扯开了嘴角。

  甜水村的棒子地里,兰子依旧拎着小篮子在往地头运棒子,她一眼就看见了到达地头的陆锦生和余欢。

  陆锦生离家的时候兰子还小,她已经不认得这个表哥了。

  “兰子,这是你锦生表哥,他回来了。”余欢看到兰子疑惑地盯着陆锦生,陆锦生又冷着脸闭口不言,自己只好开口介绍。

  “锦生表哥?”兰子嘀咕了一声才像醒悟过来一样,又钻进了棒子地里,喊声也越来越远:“爹,娘,锦生表哥回来了!”

  余欢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跑了,边往牛车上装棒子边跟陆锦生说:“你先拉一车回去,等你拉第二车的时候我跟你回去做午饭。”

  陆锦生点了点头,也跟余欢一起往车上装棒子。

  没过多久,周子武一家四口就奔出了棒子地。

  “锦生啊,真是你回来了?我还以为兰子瞎说呢。”周子武拍拍陆锦生的肩膀上下打量。

  “小舅,小妗子,表妹,是我回来了。”陆锦生即使对着自己的小舅一家也是一副面瘫脸。

  “好好好,回来就好,你娘可是盼着了。”

  “嗯。”

  “小舅,小妗子,他又跑不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再聊,咱们还是趁着天儿还凉快先掰棒子吧?”余欢见陆锦生两句话就把天聊死了,实在无奈,只好出声打圆场。

  “对对对,咱有的是时间聊,先干活儿。”周子武面对着这个冷脸外甥也是有些聊不下去了,乐得干活自在。

  于是周子武一家又钻回了棒子地。

  “剩下的你自己装车吧,我去掰棒子了。”余欢跟陆锦生打了声招呼也进了棒子地。

  陆锦生还想留下小媳妇跟自己多待一会儿呢,可还没来得及开口人就不见了。只能加快速度装车,装满就赶着牛车回家了。

  陆锦生速度很快,才两刻钟的工夫就跑了个来回。

  他也不着急再运下一趟,把牛拴在地边上的大树上,拎起镐头就去刨棒子秸根了。

  之前周子武砍了几亩地的棒子秸,留下根在地里,这些根需要刨出来等烧地的时候烧了做地肥。

  陆锦生虽然五六年没有干过农活儿,但是一点儿都没有生疏,动作流畅,速度也很快。

  余欢再次回到地头的时候,很轻易就看到了在已没有了棒子秸遮挡的那几亩地里挥动着镐头的陆锦生,那动作竟然有几分挥刀杀敌的气势。

  呆呆地看了半分钟,余欢才回过神,她懊恼地拍了自己的脑门一把:“没见过男人是怎么着?看着个挥镐头的男人竟然也能出神,太丢脸了!”

  压下对自己的鄙夷,余欢冲着陆锦生喊话:“先别刨了,该装车回去了,我得回去做饭了。”

  陆锦生闻声,立马停下动作,大步冲着地头走来,他顺手解下牛的缰绳,把牛车拉到棒子堆旁边。

  两人很快装满了车,陆锦生扶余欢坐在车辕右侧,自己跳上左侧,一甩鞭子出发回家了。

  院子里,陆秋正坐在棒子堆旁边扒皮,周氏抱着小启带着彤彤坐在屋檐下玩耍,余小欧就趴在她们旁边看着。

  到了家,余欢先跟周氏打了招呼,进屋换下外衣,洗了手脸,钻进厨房做饭去了。

  彤彤看到余欢回来,就像小尾巴一样跟着她。

  余欢无奈,只好让她坐在灶台旁边的小板凳上看着,自己去做洗菜切菜等准备工作。

  陆锦生卸完牛车,给牛打了一桶水,加了一把草料,洗了一把手脸,也钻进了厨房。

  “我来烧火吧。”陆锦生说完就坐在灶口,开始点火。

  余欢看他那么大的块头蜷坐在小板凳里,很是有喜感,同时也有些惊讶,这个男人没有那些男子远庖厨的恶心想法,难得啊。据她所知,村里那些男人中,大虎叔算是对媳妇最温和体贴的了,却也是从来不进厨房的。

  有陆锦生烧火,余欢动作麻利地做了五菜一汤,她把每样菜都分两份盛出。

  一份儿装好,让陆锦生给周子武一家送去,另一份端上了饭桌。

  “我一会儿回来吃。”陆锦生丢下一句,赶着牛车去地里送饭了。

  陆锦生动作确实很快,家里的人刚收拾好坐在桌边,他就拉着一车棒子回来了,还带了陆锦良一起进门。

  等陆锦生和陆锦良收拾妥当,一家人终于落座吃午饭了。

  陆锦良兴高采烈地跟大家讲他这一次去镇上的事情。

  “嫂子,木匠师傅看了你的摇摇床图纸,就非要跟我买,说那个能调节床板高度的设计很高明,还有上面那个能转动的支架。”

  “那你怎么说的?”余欢笑着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