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00.小舅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69 2019-08-28 23:41:35

  余欢跟苏三叔说了之前与大虎叔商量过的决定:“苏三叔,章大夫说您的腿过三个月就能好全了,不会影响您打猎。不过我还是建议您不要再去打猎了,大虎叔的鱼塘和鸭舍需要人手帮忙,他想让您好了之后去上工,一天七十文工钱。可能没有您每天上山打猎赚得多,但是起码比较安全稳定。您考虑考虑。”

  苏老三激动地摆手:“不用考虑,你们愿意要我就是天大的好事了,打猎运气好是赚得多,可是也没有天天运气好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了,大虎不是我亲兄弟,可是比那几个亲兄弟对我都好。锦生媳妇,你们心善,愿意帮我们。你放心,我不会像以前那样糊涂了,我活了半辈子,这几天才算活明白了。我会好好养好腿,等我好了就好好给大虎干活儿。”

  余欢看着这家人焕发着勃勃生机的面庞,很是高兴,还好她没有袖手旁观,还好她多管了一次闲事。

  余欢教了苏三婶儿和大米同心相印的编法儿,让她们这几天先打小络子,赶集日前一天送去大虎婶儿家就可以,等熟练了,可以考虑再打大的。

  回家的路上,余欢问陆锦良:“小弟,你姥姥家还有亲戚吗?中秋不用送月饼?”

  陆锦良本来欢喜的笑脸变得有些暗淡:“还有大舅和小舅家,可是自从前年过年,大妗子嫌我们家穷,就不准大舅再跟我们来往了,连过年都不让我们回去了。小舅早在成亲之后就被大妗子给分出去单过了,以前小舅还时不时给我们送些粮食,但是他也很难,分家的时候就分到了一亩坡地,根本种不了麦子。其实你来咱家之后娘让人给小舅送过两次粮食,但是小舅后来让人捎信儿说不让送了,送过去的东西都让大妗子给搜刮走了。”

  余欢听着皱眉,都说长嫂如母,可陆锦良这大妗子可不是个好人。那个小舅虽然还算心善,但怎么就让大嫂那么欺负呢?

  他们称呼舅妈为妗子。

  “那娘是不是还是想跟兄弟家走动的?她怎么都没跟我说过?”

  “娘说大舅也没有坏心,就是怕媳妇。娘虽然不说,可我知道她也想回娘家看看的,娘是怕你担心才不说的吧。”

  “行了,别耷拉着脑袋了,那个大妗子不是嫌咱们家穷吗?咱就让她知道咱现在也有银子了,让她后悔去。咱们陪娘回娘家,不去大舅家,咱可以去小舅家啊。”

  “可是,大舅家才是娘的娘家啊。”陆锦良有些迟疑。

  “你读了这几个月的书怎么还成了死脑筋了?管他老规矩什么样儿,回娘家在乎的不是那间屋子,而是兄弟姐妹间的亲情,娘想回娘家就是为了看看兄弟过得好不好,既然大舅家不让去,那咱以后就只去小舅家,要是小舅也不让进,那这兄弟还就不值得要了。”

  “小舅肯定让进的,小妗子也很好,以前还给我做过衣裳呢。还有梅子姐和兰子妹妹,都可好了,我都想她们了。”陆锦良又高兴了起来。

  回到家,周氏已经在准备做晚饭了。

  陆锦良跑进厨房跟周氏说了明天想陪她去小舅家送月饼的事儿。

  果然周氏很激动,连连点头。

  她原来确实有些怕大嫂,但是这几个月在余欢的影响下心理已经强大了很多。

  是啊,管他什么规矩,管他什么大哥大嫂,既然他们不愿意认自己这个妹妹,那以后就把小弟家当娘家好了。

  饭桌上,周氏跟余欢和陆锦良解释了小舅为何一直被大嫂欺负却不作为:“唉,这也都是命!你小舅当年跟良子这么大吧,去河边捞小虾喂鸡,结果滑进深水里腿抽筋了。正好那天是你大妗子的娘家人来你姥姥家相看女婿,路过河边,你大妗子的二哥就把你小舅给救了,可是在水下让石头给划了,在脸上,留下好大一个疤。”

  周氏叹了口气,接着说:“孙家二哥早就定好的亲事就因为那道疤后来也黄了,要不是那会儿我已经定了亲,你姥爷就答应让我嫁到他家了。听说过了好几年孙二哥才说了一个媳妇,人家是因为家里穷才肯嫁的。

  就因为这事儿,咱们一家都觉得是亏欠你大妗子他们家的,从她进了门就什么都随着她。一开始她还算不错,可是后来就仗着那点亏欠无法无天,你姥爷一个秀才,愣是让她气得连句话都挤不出来。

  你姥姥姥爷没了之后,她就欺负你小舅,说他欠了人命。你小舅也觉得亏欠,再加上他们这些年就生了俩丫头,抬不起头,怕是老了还要自己的侄子给送终,这不就只能任人欺负了!唉!”

  余欢听了也是叹息,救命之恩啊,虽然大妗子过分,但小舅要是反抗就会被说不知感恩,这名声可不好听啊。还有没儿子的事儿,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娘,别发愁了。明天我见了章大夫问问他有没有好的祛疤药,要是有,不管多少银子咱都买,让小舅给那个孙二舅舅送去,再看看还有什么能帮上他家的,咱们也当还了救命之恩。要不哪天让小妗子去找章大夫看看身子?他们还年轻,总还能生娃娃的。再说就算没有儿子,不还有咱们家吗?还有小弟,咱们可以给他们养老送终,没必要让人天天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吧!”

  “欢啊,你是个明白的!咱们这庄户人家天天在地里刨土,哪能想得这么透亮,没有儿子就觉得是断了香火,死了都没人给摔盆儿。你娘我啊还是这些日子跟你学的才眼明了些,要不也是个糊涂的。明天你和良子就先去镇上,回来接上我咱们去你小舅家走亲戚!”

  周氏心头轻松了起来,什么事儿到了儿媳妇这就都不算事儿了,轻轻松松就让人心里松快了。

  睡觉前余欢又煮了羊奶,这是大川晚饭前送来的。

  周氏按余欢的交待把这半个月的奶钱给了大川,他还不要,是周氏好说歹说才让他收下的。

  如此以后每个月初余欢都先预付奶钱,每天都有新鲜的羊奶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