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98.月饼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84 2019-08-27 22:41:11

  周氏却有些担忧:“这分家可是大事儿,爹娘在,不分家,苏老爷子就同意了?他们不知道这里头有你们插手吧?这要是他们知道了可不得了,你们怎么什么事儿都敢管?欢啊,你可不能让他们知道这是你的主意,人家的家事哪是外人能随便插手的。”

  余欢赶紧安慰焦虑的周氏:“娘,您别急,除了苏三叔他们一家和大虎叔没人知道是我的主意,他们不会说出去的。我就是看苏三婶儿和那几个孩子可怜,被亲爷奶和叔伯大娘欺负,明明干最多的活儿却吃得最少,我看不过去。娘,那几个孩子都是好的,我这个忙帮的很值。苏家其他人都怕被三房的人拖累,巴不得早早地把他们分出去呢。”

  “你有理,娘也不说什么了,就是以后遇到这种事儿一定要谨慎,这掺和人家的家事还撺掇人家分家这可是有碍名声的,一个不好还落人家埋怨,你可得注意。”

  “娘,我记住了。对了,明天我要去镇上把白姐姐给章大夫做的衣裳给他送去,顺便请他老人家来给苏三叔看看腿。娘,你跟我们一起去赶集呗,我来了这几个月您都没出去过。”余欢咽下一口菜跟周氏说道。

  “去赶集也没啥要买的啊,你从县城又买了这么多东西回来,我也不愿意出去。”

  “不买东西就逛逛也行啊,再有几天就该秋收了,到时候可有的忙,咱们现在先趁机出去放松放松。”

  “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这些新鲜词儿,行,娘就跟你们出去逛逛放松放松。正好后天是中秋了,该买月饼了。”

  “咱们要送多少家月饼啊?”余欢问。

  “咱们陆家本家要送的长辈家有十几户,还有你徐叔、大虎叔、刘大叔、苏三叔这几家平时关系好的,你在镇上认识的那几个掌柜的也该送礼。”

  余欢点点头,想着反正已经跟大虎叔说好了明天跟他的车去镇上,到时候有牛车买多少东西都可以拉回来。

  吃完晚饭,周氏跟余欢说大青婶儿家的大川和小川在她回来之前就把羊奶给送来了。

  余欢高兴地去厨房用一直闲置的小石磨磨了一把杏仁,然后用小炉子把羊奶煮了,给三人一人倒了一碗,凉温了让他们来喝。

  陆锦良先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连连点头:“好喝,娘,快尝尝,一点儿都不膻,还特别香。”

  周氏也尝了一口,微微皱眉:“是挺香,就是我喝不惯这个味儿,你俩喝吧,以后可别煮我的份儿了。”

  余欢闻言道:“娘,您先坚持喝两天,经常喝就习惯了,这东西可是很养身子的,你要是坚持喝保证您的皮肤白嫩,到时候咱俩出去人家就以为是姐妹呢。”

  周氏忍俊不禁:“你这丫头真是能夸张,我喝还不行吗?还别说,多喝两口就觉得这味儿还行。”

  第二日一早,周氏就锁好了门,让春婶儿帮忙看着点儿,然后带着余欢和陆锦良走去了鱼塘。

  余小欧被留在家里看门儿。

  余欢去县城之前就把以后接送绣活儿的事儿都交给大虎婶儿了,所以他们到鱼塘的时候就见大虎婶儿带着小虎早就等在牛车那里了。

  鱼都装好了车,众人正准备出发,这时却有两辆马车停在了鱼塘的围墙门口,是上门来买鱼的。

  大虎叔只能留下来谈生意,便让陆锦良赶车带大家去镇上赶集,还要把如意酒楼的鱼给送到。

  路上余欢被颠得有些难受,那两大桶鱼还在旁边散发出鱼腥味。

  余欢便跟周氏和陆锦良说:“娘,小弟,要不咱家再买辆牛车吧?或者买辆马车?”

  陆锦良当然高兴:“好呀好呀,买马车我也能赶。”

  周氏却不太赞同:“咱们这也就去个镇上,搭你大虎叔和松枝大哥的车还不行?再买辆牛车你俩还不更能往外面跑了?”

  余欢和陆锦良缩着脖子对视了一眼,还是余欢开口分析道:“娘,现在白玉芽作坊和鱼塘的买卖越做越大,每天要送的货很多,咱们去镇上顺路搭车还行,要是农忙要用牛的时候呢?咱们总不能耽误他们送货吧?而且这送货的牛车连个车篷都没有,您忍心让我和小弟风吹日晒的?反正咱家的牛棚现在空着,就算不买马车,就再买一辆牛车也是挺必要的。”

  陆锦良向着余欢暗暗伸出了大拇指,跟娘亲说理这事儿就得嫂子出马。

  周氏真心觉得这个儿媳妇很会说服人,每次都能把她说的心服口服,什么意见都提不出来。

  “噢耶!”见周氏点头,余欢和陆锦良高兴地欢呼。

  大虎婶儿和小虎也被他们逗得咧嘴笑。

  众人到了镇上,先去如意酒楼送了鱼。余欢也没特意进去跟高掌柜打招呼,想着明天再来送月饼。

  然后去锦绣绣坊送了绣活儿,又拿了新的绣活儿和打络子的线绳,孙掌柜还特意出来跟余欢寒暄了几句。

  从锦绣绣坊出来又去了回春堂,大堂里有三位大夫在坐堂,章大夫正在后院制药。

  余欢去了医馆后院,把衣裳鞋袜给了章大夫,没有多待就告辞走了,只是把牛车寄放在回春堂,这里离集市不算远。

  接下来的时间五人就安心逛街赶集去了。

  本来都没有什么需要买的东西,但是在余欢见识了这年代的月饼之后,就不得不买了好多做月饼的材料。

  铺子里卖的月饼硬邦邦的,很干,里面也只有白糖做馅儿,余欢尝了一口就嫌弃的放了回去。

  “娘,咱们买些材料自己回家做吧,这个太难吃了。”余欢悄声跟周氏提议。

  周氏微微惊讶:“你还会做月饼?咱可是要送好多份呢,做得过来吗?”

  “我会做啊,肯定做的比这个好吃。不过要送的确实多,要不就买一部分,本家那些还是像往年一样送,镇上这几家和春婶儿、大虎婶儿、苏三婶儿家咱们自己做?这样应该能做的过来。”

  周氏想了想便答应了,在铺子里买了十斤月饼。

  这年头的月饼一个就是半斤,每两个上下各用一张红纸垫好,再用红绳捆起来,上面留下一个可以拎着的环,正好每家送一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