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97.分家契约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70 2019-08-26 11:43:32

  这时,余欢出声了:“苏老爷子,这事儿恐怕不好办了,苏三叔的腿伤我看过了,已经伤了骨头,以后恐怕打不了猎了,就是站起来走路都不一定能行了。我也就是懂些皮毛,要不您还是请镇上回春堂的章大夫来给瞧瞧吧,养上几个月或许还能站起来。”

  苏老爷子和苏钱氏一听都瞪大了眼睛,他们都没想到老三的伤这么重,还以为在炕上躺几天就好了,原来也不是没伤过,还不都是那么躺两天就扛过去了,这要是要养几个月那得花多少银子啊。

  苏家其他几房的人也都有些担心,他们可不是担心苏老三的腿,他们是担心以后苏老三不能打猎了,他们三房就得靠公中来养了,这不是拖累他们吗?难道他们还得养活三房那一大家子?

  西屋里的人听到余欢的话,虽然知道余欢是故意说给苏家其他人听的,但是还是担心苏老三的腿真的没法儿治了。

  苏大麦拉着苏老三的手低声安慰:“爹,你放心,我一定赚钱给你治腿,以后你也别上山打猎了,咱们分了地就种地,我再去找活儿干,一定能养活爹娘和妹妹们。”

  苏老三欣慰地摸摸儿子的头,有些心疼,这么多年自己尽心孝敬爹娘却换不来他们一点儿关心,自己一直忽略了的妻儿却这么全心全意地对自己,他发誓以后一定把自己的媳妇孩子放在第一位,绝不让他们受委屈。

  “孩子娘、大麦、大米、小米,别怕,我就算腿治不好了,还有手呢,我只要还能动就一定能想法子养活你们。”苏老三郑重地保证。

  院子里苏林氏和二房媳妇苏张氏也都顺势提出了分家。

  原来是因为老三会打猎,赚的银钱最多,就算公婆偏心四弟,他们也都不愿意分家。

  但是现在老三废了,就算没废也得花银子治腿,养伤还要几个月,他们可不想跟着被拖累,索性都分了家,三房那一家子就让他们自己去自生自灭吧。

  苏老爷子和苏钱氏听到几个儿媳妇说要分家,开始还有些恼怒,后来也有些动摇了,现在三房一家子确实是成了拖累,把他们分出去虽然名声不好听,但是为了其他三个儿子也是可以说得过去的。

  老两口是想把三房单分出去,可是大房和二房也不傻,两个老的向来偏心老四,他们要是还搅和在一起过肯定占不到便宜,所以他们要一起分。

  院子里的苏家人吵了一会儿终于算是达成了共识,去请了里正和几位老人来主持分家。

  苏老三是被抬到堂屋去的,余欢陪着大麦他们在西屋等结果。

  陆锦良从家里拿了创伤药过来给了余欢,余欢帮苏三婶儿上了药。

  “锦生媳妇,谢谢你!”苏三婶儿郑重地向余欢道谢。

  她自从进了苏家的门儿,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轻松过,要分家了,要分家了,她的心里一直欢呼着这句话,她对余欢是真心地感谢。

  余欢摇摇头,轻声道:“三婶儿,等你们分了家,来找我学打络子吧,你也知道我跟镇上的锦绣绣坊有交情,可以帮你拿活儿做,你要是会绣花也可以绣新花样子。”

  苏三婶儿苦笑着伸出手给余欢看:“你看看我的手,这些年没日没夜地做饭、洗衣裳、伺候一家子老小,这手都能剌破你的皮儿,绣花是不可能的了,要不就把人家的布给划坏了。”

  余欢看着苏三婶儿的手有些心酸,她还不到三十岁呢,那双手却像是一个老妪的手,皮肤干燥皴裂、关节粗大,唉!

  “没事儿,那就打络子吧,我会新编法儿,到时候教给你,大米和小米也能学,你们以后的日子肯定能好起来的!”

  “锦生嫂嫂,我也能打络子赚钱吗?”苏小米凑过来问余欢。

  余欢笑着点点头:“当然,小米现在还小,可以先学简单一些的,等你再大点儿,就跟你姐姐一起学绣花。络子不是经常有新编法儿,但是新花样子可以经常有,绣花能赚更多银子。”

  “我一定好好学,等我赚了银子就能给爹娘和哥哥姐姐买新鞋子了,哥哥去干活儿就不怕扎脚了。”

  童言最能打动人心,余欢看到苏大麦那露在外面的脚趾便知道小米说的是实情,这几个孩子确实很可爱,彼此心疼,也是他们的善良和勇气让余欢觉得帮他们是值得的。

  苏老三被抬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张分家契约,余欢帮他们念了一下,也清楚这次分家还算公平。

  苏家二老以后跟大房一起生活,他俩还是住正屋的东间,留了两亩地、一两银子;四个儿子各家分到了自家现在住的屋子、一亩半地、八百文钱,还有农具、锅碗瓢盆等一些琐碎的东西都分好了;因为苏老四还没成亲,就多分了他一两银子留着娶媳妇。

  以后各房每年要给爹娘送年节礼和五百文的孝敬钱。

  唯一不公平的就是大虎来要的那一两银子的债被推给了三房,让他们自己还。这笔债本来就是假的,苏老三也就没多说什么。

  三房的人现在都很开心,虽然以后的生活会很艰难,虽然苏老三的腿伤还不知到底会如何,他们还是很高兴,就像背着苏家那一大家子走了这么久,突然把这个包袱给卸掉了一样,对未来的生活都充满了希望。

  余欢不想打扰他们这欢乐的气氛,跟他们说了一句“明天我会去镇上,到时候顺便请章大夫过来给苏三叔看看腿”就带着陆锦良告辞回家去了。

  而余欢没想到她这些日子帮助过的人家在日后都成为了她强有力的后盾,特别是几个少年少女在日后都成长为了出色的帮手。

  这场闹剧结束了,天色也暗了下来,回家之后,周氏正焦急地等着他们回来吃饭呢。

  “你俩可算回来了,苏家的事儿咋样了?良子拿去的药用上了吗?”周氏连声问道。

  “娘,有嫂子出马,苏家的事儿根本不算事儿!”陆锦良得意地把余欢出主意促使苏家分了家的事儿跟周氏讲了一遍,心里对嫂子的崇拜又加深了一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