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96.假意讨债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83 2019-08-26 11:25:28

  余欢冲门外看了一眼,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连忙跟他们说:“这分家也不能硬来,要不你们一家的名声就坏了,那样就算分了家你们也没法儿在村里立足。如果你们相信我,这事儿我来帮你们,你们待会儿只要配合我就行,我保证让你们和平地分了这个家。”

  “锦生媳妇,你有啥办法?”苏老三疑惑地问,他倒不是不相信余欢,这锦生媳妇进门儿之后周氏娘俩的变化大家可是都看在眼里,对她总是有种敬畏的心理,今天她出言帮自己一家还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余欢还没来得及细说,院子里的吵嚷声又起来了,余欢只匆匆说了一句:“待会儿你们就不用说话,我跟大虎叔帮你们来解决。”

  小米冲屋里喊了一声:“大虎大爷来了。”

  “锦生媳妇,你在屋里吗?你出来给评评理!”大虎叔洪亮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进来。

  余欢走出屋去,问大虎叔:“叔,什么事儿啊?”

  “锦生媳妇,是这样的,上次我跟苏老三一块儿上山打猎,回来的时候他说打的猎物太少,他怕他娘不乐意,就跟我商量说把我打的那一份卖给酒楼之后先借给他,他过几天就还我。我本来也不着急,可是咱合伙的鱼塘开起来了,你家该出的钱都出了,我的那份还没凑齐呢,这不是想来问问苏老三能不能先还我。谁知道苏大娘说我瞎说,就是不还我钱。你给评评理!”

  还不等余欢开口,苏钱氏就跳脚开始骂:“老三你个败家玩意儿,打猎打得少是你本事不行,还学会偷奸耍滑了,还借银子回来充账!你这是败坏你老子娘的名声啊!你个不孝的玩意儿!”

  余欢赶紧趁着苏钱氏歇口气的功夫开口:“苏老太太,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管这债是因为什么欠的,这都是你们苏家的债,人家大虎叔现在有急用,您看就先把银子还给大虎叔吧!”

  “这债是老三欠的,要还就让他自己还!”苏钱氏不讲理地咬死了让苏老三自己还债。

  余欢早已想到会是这样,也不着急,转身回了苏三房的西屋。

  苏老三见余欢进屋,忙问道:“锦生媳妇,我没跟大虎哥借过……”

  “嘘!”余欢示意苏老三禁声:“苏三叔不用说话,大虎叔是来帮你们的。”

  余欢假装进屋跟苏老三一家商量了一会儿,才出了屋,她为难地看着谢大虎,最终开口:“大虎叔,苏三叔说他对不住你,他现在身无分文,没法儿还你银子。不过现在他们一家子都是苏老太太管账,他拿回来的银子也都进了公中,所以只能让你向苏老太太讨债了。”

  苏钱氏听到这话又是一通跳脚,把自己儿子骂得一文不值。

  苏家大房二房的人一听说因为三房又欠了一两银子的债,也都满腹怨言,对三房更是瞧不上眼了。

  谢大虎看着一院子的人闹哄哄的,就是没人开口说还银子的事儿,不禁为苏老三觉得委屈,这都是他的亲人,却为了一两银子对他们恶语相向,完全不顾念亲情。

  谢大虎烦躁地大喊一声:“停!”

  苏家众人被唬得住了嘴。

  谢大虎才接着道:“你们家当家的应该是苏大爷吧?苏大爷一声不吭可不行,您老给我个准话儿吧,这一两银子能不能还?”

  一直在旁边抽着烟杆、冷眼旁观的苏老爷子现在被直接点名,也不能再任由家里的女人们闹腾了,他本来就是想让女人们闹腾一顿,再将这事儿不了了之,或者卖个惨,让三儿子自己认了这笔账,以往家里有事儿他都是如此处理的。

  可不知怎么回事儿,今儿三儿子不像以往一样把事儿揽在自己身上,这谢大虎也不像以往跟家里打交道的那些人,根本不搭理这些无理取闹的女人们。

  苏老爷子狠抽了两口烟,才沉声开口:“大虎啊,苏大爷也是难啊,这一大家子等着吃喝,又还没到收庄稼的时候,你三弟又摔断了腿,现在躺在炕上不能自理,更不能去打猎赚钱。大爷是真拿不出这一两银子还你啊,要是有银子我也就给老三请郎中了。”

  谢大虎不为所动:“苏大爷,我跟苏老三一直亲如兄弟,按说这种时候不该来落井下石,可是我现在也是遇到了难处,要不也不会急着来要这一两银子。我就是去找人借也借不来一两银子啊,咱庄户人家哪家能随便拿出银子来?咱村里的人家可没几家比得上你家过得好呢!您老要是坚持没有,那我可只能撕破脸去报官请差爷来搜搜你家有没有一两银子了。”

  围观的众人也开始闹哄哄地你言我一语地催苏家还钱。

  “人家谢大虎一直仗义,这是真遇上难事儿了才来讨债的,苏老爷子赶紧还了吧。”

  “你家三天两头割肉买豆腐的,还说没银子,别揣着银子赖账啊。”

  “苏老三打猎拿回来的银子也都交到了公中,就是再能造,这一两银子也不能花的这么快,才几天就没了,谁信?”

  “就是,还钱!”

  “还钱,还钱!”

  ……

  苏钱氏面对众怒丝毫不惧,跟人群对骂了起来,唾沫星子横飞。

  一时之间,众人更是恼怒,这苏家向来与邻里关系不睦,苏家的婆娘除了苏老三媳妇,其他几个都是好吃懒做、无理反缠的货色,现在大家当然都一边倒地对上了他们。

  苏老爷子见众人对自己都意见很大,也是很头疼,又见自家老婆子那副不知死活的样儿更是恼怒,当即用烟杆儿敲了敲板凳腿,叫苏钱氏住嘴。

  “去屋里凑凑,看还剩几文钱,都拿出来还给大虎侄子。”

  苏钱氏听了老头子这话,当即躺在地上开始撒泼:“我攒的银子是要给老四娶媳妇的,天杀的老三自己有了老婆孩子,现在还来祸害我可怜的四儿啊……我不给,要还就让老三自己还去……”

  苏老爷子故作为难地对谢大虎说:“大虎啊,你看这……大爷真是没辙啊,要不你再宽限些日子,等老三腿好些了,就让他上山打猎去,到时候肯定还你的银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