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95.分家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82 2019-08-26 11:12:40

  “苏家老太太,你们家的家事我们外人也不好插话,不过现在苏三叔和苏三婶儿这个样子都需要看郎中,要不还是先请郎中给他们看看吧,他们身子好了才好孝敬您二老呀,一家人还是和和气气的才好过日子不是?”余欢淡笑着冲着苏钱氏说。

  “锦生媳妇啊,你是不知道啊,我老婆子管着这么一个大家也是难啊,老三一家子干的那些活儿还不够他们一家子的嚼谷呀。

  老三是个好的,说的这个媳妇可不是好东西,天天苦着个脸,那老三在山上打猎伤了腿可不就是让她给克的!

  这一屋的小崽子也都不服管教,跟自己的爷奶就敢顶嘴,我们这也是为了后辈儿着想才管教管教他们呀!”苏钱氏一番话说得理直气壮,以为她余欢是好糊弄的无知丫头了吗?

  余欢脸上的笑容不变,点点头说:“长辈管教小辈儿倒是名正言顺,不过这人都已经管教过了,是不是该请个郎中给看看伤了?”

  苏钱氏见余欢一直提请郎中的事儿心里有些恼,脸上却挂着苦哈哈的笑说:“也不是我们不愿意请郎中,实在是家里没有银钱啊,家里一天两顿的稀粥都不知道能不能挺到秋收的时候呢!我们老两口身上也有些毛病,也是硬挺着不敢请郎中的。现在老三那个伤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好,以后家里又少了一个进项,真是稀粥也吃不起了。”说完还抹抹根本没有一滴泪的眼角。

  余欢看她一番装模作样实在反感,也不再跟她多说,只是开口道:“既然这样,我给苏三婶儿和苏三叔看看吧,我跟回春堂的章大夫学了点儿皮毛,外伤看看还是可以的。大麦大米,把你们娘扶进屋里去吧。”

  余欢跟着苏家三房进了西屋,屋子分内外两间,很窄小,除了一个炕桌和一个炕柜就没有其他摆设了。

  苏老三就躺在外间的炕上,苏三婶儿进了屋也靠坐在外间的炕尾。

  余欢跟苏小米说:“小米,我要给你爹娘看伤,不能让别人打扰,你能不能帮我在门口看着,如果有人过来就喊我一声?”

  小米看了自己的哥哥姐姐一眼,看到他们点头才说了一声“好”去门口坐在了门槛上,面冲外放风。

  余欢这才跟屋里的几人说:“实在抱歉,我不会看什么伤,就是有些外伤用的药粉可以给三婶儿用,我已经让小弟回家去取了。

  按说你们的家事我不该管,但是今日那个鸡蛋是我娘给的,我怕她知道后会难受,而且我对你家的境况有些担心,大麦和大米都是好孩子,不该受这样的委屈。

  说句冒昧的话,苏三叔,苏三婶儿,你们没想过从这个家里分出去吗?”

  “分家?”苏老三有些惊讶。他确实没有想过,爹娘在,不分家,这是老理儿。

  苏三婶儿没有说话,她靠坐着有些麻木地抬头看了苏老三一眼,又微微低下了头。

  只有苏大麦和苏大米有些惊喜,眼中亮起了点点星光,看看余欢又看看自己的爹娘。

  余欢又继续道:“苏三叔,孝敬父母确实是做儿女应该做的事情,可爱护子女同样是作为父母的责任。

  您看看大麦几个,他们还小,却已经在做着大人的活计,受着来自自己亲人给的委屈。村里人也都穷,也是好多家吃不饱肚子,可是您看看同龄的孩子哪个不比他们长得壮实,再穷也得顾着娃娃呀。

  况且你们家应该不差吧?大虎叔跟您经常一起打猎的,他家的情况在村里可是算好的了吧?您就没想过为什么会这样?”

  “奶奶有银子,她就是不舍得给我们用!”苏大米嘟哝了一句。

  苏老三眼中有些迷茫,他家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有地的外来户之一,他爷爷当年在陆家村落户就买了三亩地,后来一家子又陆续置办了五亩。大哥二哥跟着爹种地,四弟去了镇上学徒,他自己跟着老猎户学会了打猎,农忙的时候也一起下地干活儿,从来没有偷懒过。是啊,自家也不差,怎么自己这一房的日子过得这么惨。

  “爷奶就是偏心,大娘二娘天天就只会围着他们拍马屁,哄爷奶开心了就不用干活儿了。爹之前给大哥找了铺子当学徒,最后也被四叔抢了去。爷奶看着他们一块儿欺负咱们家不吭声,还不是看爹娘能忍好欺负!”苏大米看自家爹那副样子就觉得恨铁不成钢。

  “爹,娘,我想分家,我能干活,以后我养活妹妹们,大娘二娘家的几个堂姐总是说让奶奶把大米小米嫁给傻子,我怕,我不能让他们把妹妹们嫁给傻子!”苏大麦坚定地开口。

  余欢对这个有担当的哥哥暗暗点赞,大米和小米有这样一个哥哥是幸福的。

  “什么?!谁也不能让我闺女嫁给傻子!大麦,大米,爹会护着你们的,你奶也不能管你们的亲事。可是爹这腿还不知道能不能好了,咱们要是分了家以后可怎么过日子?爹怕拖累你们啊!”苏老三愁苦的脸上现出了一些懊恼。

  “爹,你是我们的爹,怎么会拖累我们?以后儿子养你。我能种地,娘和妹妹能打络子,咱们分出来就算饿肚子也不会比现在差!你也为娘想想,娘这些年吃了多少苦,明明比大娘二娘年轻,可看起来却比她们显老,天儿一凉就咳嗽不断,身上就只剩下皮包骨,这都是在这个家里累的!”苏大麦苦口婆心地劝自己的爹。

  “可你爷奶不会同意的,就算他们不管名声好不好听,他们还想要咱们给他们干活儿呢。你奶还等着我腿好了给她上山打猎物呢。”苏老三说着自嘲地笑了。

  余欢见苏老三是已经动摇的意思,便开口问道:“苏三叔,您的意思是也愿意分家了?”

  听到这话,苏三婶儿猛地抬起头看着苏三叔,眼里的神色有些紧张,又有些期盼。

  苏老三看了余欢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妻儿,郑重地点了点头,坚定地说:“分,我这些年连自己的媳妇孩子都护不了,让他们在我眼皮子底下受了这么多委屈,是我眼瞎看不明白。分家,就是我豁出去也要分出去过。”

  苏三婶儿听了这话突然捂着嘴“呜呜”地哭了起来,当家的这句话像是给她绝望的生活打开了一扇门,让她内心一直压抑的委屈喷薄而出。

  苏老三歉疚地对苏三婶儿说:“这些年苦了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