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92.扫货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229 2019-08-25 18:25:43

  余欢因为昨晚的胡思乱想睡得晚,第二日就迟迟没有动静。

  白氏知道昨晚说的事情可能会影响余欢的情绪,所以吩咐下人不要去吵醒余欢,让她多睡会儿。

  余欢赖了一会儿床就起来洗漱吃早饭了,她已经调整好了心态,虽然眼底有些乌青,可是精神状态还不错。

  白氏见她脸上没有异样,依然能吃能喝,也就松了一口气。

  按说这种事情不应该跟她一个小姑娘说,但是不知为什么白氏就是觉得愿意跟余欢倾诉,况且爷爷也并不反对告诉余欢这些事情,或许是觉得余欢是有大本事的人,她以后应该不会只窝居在一个小村庄里吧。

  上午巳时左右,福生大哥拉了一整车的棒子到了。

  几人又去回春堂门口摆了摊,到午饭前就已经卖了五锅煮棒子。

  如此到了第四日,县城的主街上开始出现了第一家其他卖煮棒子的摊位;第五日又出现了几家,为了抢生意已经把价钱降到了一文一个棒子。

  余欢家的棒子个头大,三文钱两个还是有人来买的,但是来买的人明显比前几天少了很多。

  等到第六日下午,前一日拉来的所有的棒子基本卖光了,余欢就跟福生大哥说不用再回家拉棒子了,明天开始不卖了。

  回到章府,余欢和福生嫂子算了一下这几天的账,一共卖了九两多银子。

  福生嫂子虽然每天都看到钱袋子沉甸甸的,但是最后听到余欢说是九两多银子的时候还是很震惊,这算起来一天就卖了一两多银子呢。

  “锦生媳妇,你赚钱怎么就这么容易呢?我们家里祖祖辈辈种了这些年的地,一年到头就为了些粮食,到年底能从地里赚个二两银子就谢天谢地了,你这轻轻松松地六天就赚了九两多银子,这才不到一亩地的棒子呢!”福生大哥在旁边也听着觉得不可思议。

  “这确实是赚得不少,不过以后估计做不了了,明天可能就降到一文钱两个棒子了,而且还会有更多人来卖,大家新鲜劲儿过了也就不怎么吃了,况且没几天棒子就该老了,也没那么多嫩棒子吃了。”

  余欢数出三百四十文铜板和一块五分的碎银子给了福生嫂子:“这是你跟福生大哥六天的工钱。”

  说着又串了一百文给小留儿:“这个是给小留儿的工钱,这些天给婶婶扒了那么多棒子皮,小手都磨红了。”

  福生大哥和嫂子自然极力阻拦:“小娃娃哪里能要工钱!他哪里干什么了?我们这些天跟着你好吃好喝的,小留儿也没少吃点心,你可不能给他算工钱!”

  “大哥、嫂子,我这是给小留儿的,他这些天跟着出摊,帮着扒皮、装袋子、看东西,可是没少干活,才三岁多的小娃娃的跟着我们风吹日晒的,这是他应得的,我也没多给。

  小留儿,这是你自己干活儿挣来的,可以拿。不过你现在还小,自己不可以乱花,最好让你娘给你收着,留着以后买纸笔。”

  “这……这……”福生两口子词穷了。

  小留儿看自己爹娘没再拦着就高高兴兴地收了,认真地跟余欢说:“谢谢婶婶,我一定不会乱花的,我留着以后念书。等我长大赚钱了就能给爹娘、爷奶和婶婶买点心了。”

  “真乖!”余欢揉了揉小留儿的脑袋,真心喜欢这个懂事的小娃娃:“咱们明天早上就出去逛街去,下午回家,怎么样?”

  福生一家自然没有意见。

  晚饭的时候,余欢就跟章炳松和白氏说了明天下午回家的事情,两人知道他们出来已经六七日,家里肯定会惦记,便没怎么挽留,只白氏说明天上午陪他们去逛街,下午再送他们走。

  睿睿一听小留儿要走就有些难过了,小伙伴之间刚建立起来的感情面临分离的考验。

  小留儿也不舍,但是这毕竟不是自己家,小留儿还是很想回自己家的。

  睿睿看小留儿没有像自己一样不舍,便委屈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小留儿,你不跟我一起玩了吗?你别走,我不舍得你走!”

  小留儿拍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睿睿的肩膀,像个小大人一样认真地说:“睿睿哥哥,我喜欢跟你一起玩,可是我也想回家,我想我爷奶。以后我要是再来县城还来找你玩,你等私塾休沐了也可以去我家玩,到时候我带你去河里摸鱼。”

  睿睿抽泣着看自己的娘亲,带着哭腔说:“娘亲,我什么时候可以去太爷爷家住?太爷爷家和小留儿家离得近,我可以天天去找小留儿。”

  白氏心疼地给儿子擦了眼泪,安慰他:“你每个月只有两天休沐,去太爷爷家时间上来不及,等过几天让你爹去找先生给你请几天假,送你去太爷爷那里住几天好不好?”

  章炳松开口:“请假去太爷爷那里住几天可以,但是要跟先生提前安排好功课,每天的功课不能落下。”

  睿睿破涕为笑:“一言为定,我一定不会落下功课的!小留儿,我能去你们村里找你玩了!”

  第二日,白氏让管家安排了马车带着余欢他们去逛街了。

  白氏、余欢和两个孩子坐在马车里,福生大哥和嫂子坐牛车跟在后面。

  一行人逛了布庄、成衣坊、书斋、首饰铺子、点心铺子、粮食铺子…

  余欢分分钟开启扫货模式,布料、点心、书籍、纸笔都买了一堆,还给周氏买了一根银钗,本来是想买金的,后来一想在村里戴根金钗太招眼,就换了银钗。

  余欢自己用不惯钗来弄头发,就只买了几根头绳。

  后来在杂货铺子发现了甜杏仁,余欢想起陆锦良说过九爷爷家养了几头羊,前几天有下崽的,想着可以去找九爷爷讨一点羊奶,用杏仁粉煮了喝。于是余欢就买了两斤杏仁,还买了红糖和一些调料,这些在镇上没有见过卖的。

  如此一番扫货,这几天赚的钱差不多花出去了一半。白氏倒没觉得怎么样,福生嫂子可有些咂舌,觉的肉疼,虽然余欢花的不是她的银子。

  逛到中午,几人就去如意酒楼吃午饭。高掌柜父子都在白河镇,县城的如意酒楼是请了一位姓王的掌柜掌管县城的生意。

  白氏早就派人订了包厢,一行人一进酒楼就被小二引着去了二楼。

  点的菜都是如意酒楼的新菜式,基本都是余欢提供的菜谱,所以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特别是逛了一上午都很饿了,菜一上齐,大家就纷纷快速地夹菜,连端庄大方的白氏都快撑不住大家夫人的礼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