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89.开门红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75 2019-08-24 09:18:05

  几人聊了一会儿,睿睿从私塾回了府,跟小留儿立马就玩儿到了一块儿,连功课都不做了。

  做晚饭的时候,余欢去厨房给厨子出了几个点子,做了几个特色菜。

  余欢亲自下厨用自己带来的番茄酱做了茄汁鱼和糖醋里脊,还炸了小孩子喜欢的牙签肉和鸡排。

  章炳松在开饭前才回府。

  “今儿这桌上的菜一看就不是府里的厨子做的,这是欢儿妹妹的手艺吧?爷爷经常来信夸妹妹厨艺精湛,心思巧妙,我们终于也能一饱口福了。”章炳松一坐下就看出一桌菜色不同于以往的美食,顿时食欲大增。

  “欢儿妹妹来咱家做客,咱们倒是让客人下厨做饭!我们可不跟妹妹客气啊,你的厨艺一般人学不来,只能劳累妹妹了。你看睿睿吃得那个香,平时吃饭可都成了大难题了,天天得端着饭碗在后面追着。”白氏边给睿睿夹菜,边夸余欢的厨艺。

  “小孩子喜欢吃酸酸甜甜的东西,我带来的果酱可以给睿睿吃,到了秋天新鲜水果少了,可以做点果脯和果酱给小孩子当零嘴儿,解馋还有营养,有些果子做的果脯还能开胃。”余欢是个喜欢琢磨吃食的人,也喜欢小孩子,看到睿睿和小留儿都吃得香,自然很开心。

  福生大哥和嫂子开始还有些拘谨,后来见章炳松夫妇都是直爽和善的人,不像以前见过的嚣张跋扈的大户,也慢慢地放松了。

  白氏跟章炳松说了余欢要摆摊儿卖煮棒子的事儿,也提了要他在医馆门口给留个地儿。

  章炳松一口答应下来,边啃着厨房煮的棒子边感叹:“这煮棒子还真是好多年没吃过了,小时候还吃过庄子上送来的棒子,这些年都想不起来让人送了。”

  “我就是看准了庄户人家不舍得掰嫩棒子卖,才想做这个买卖,我家十五亩地呢,卖个几亩地的嫩棒子应该没问题。不过我估计也就能卖个几天,很快就有人能看出来卖嫩棒子更赚钱,到时候卖的人多了就卖不上价儿了。”余欢也啃着一根棒子说着。

  “妹妹很有做生意的天赋啊,这小小的棒子都能抓住时机。”白氏夸道。

  “呵呵,这也就是赚个时间差,小打小闹的,白姐姐就别夸我了。”余欢不好意思了。

  第二日一早,余欢和福生一家三口跟着章炳松去了医馆,在医馆门口外面支起了摊子。

  余欢生炉子,福生大哥和嫂子扒棒子皮,小留儿也跟着帮忙把扒下来的棒子皮装到空麻袋里。

  很快锅里就咕嘟咕嘟的冒起了热气,煮棒子的清香传了出来。

  闻着味道过来的人就问是不是煮的棒子。

  “这位大哥好灵敏的鼻子,咱这小摊儿卖的就是煮嫩棒子,自家地里种的,刚掰下来的,又嫩又香,大哥尝尝吧。”余欢掀开锅盖,让煮棒子的香味更多地传出来。

  “还真是稀罕,咱县城里还没见过卖煮棒子的,你这棒子怎么卖啊?”那位首先开口的大哥又问。

  “一根棒子两文钱,两根三文,咱家的棒子个头儿大,粒子饱满,这价格实惠得很。”

  “给我来六根,家里孩子多,买回去给他们都尝尝。”大哥开口就要了六根。

  “大哥是今儿的第一位顾客,我多送大哥一根,算是多谢大哥给的开门红。”余欢说着把七根棒子包好递给顾客,收了铜钱。

  “小姑娘很会做生意啊,多谢啊,生意兴隆。”第一位顾客高高兴兴地走了。

  煮棒子的摊位前也瞬间围满了人,一上午都不见人少。

  余欢见带来的几麻袋棒子所剩不多,抽了个空让福生大哥今天下午就回家,明天早上再来县城送棒子。

  “锦生媳妇,要不我现在就回去吧,我看剩下这些撑不到明天中午,我早去早回。”福生大哥建议。

  “不行,福生大哥,你可不能赶夜路啊,为了几个棒子万一出了事儿不值当的。你中午吃了饭再走,明天天亮再回来,少卖几个棒子不要紧,安全最重要。”余欢一口否决了福生大哥的建议。

  这年头又不像现代晚上也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治安状况也不能保障,赶夜路是非常危险的,万一出了事儿就麻烦了。

  福生大哥见余欢坚决,也不再多说,只心里对余欢更是信服,她不像那些苛刻的雇主付了工钱就想压榨雇工所有的精力,不把赚钱放在第一位,反而把雇工的安全放在第一位,这样的人有能力还心善,怎能不让人信服?

  中午的时候,白氏派人来给余欢送饭,装了两个食盒,就摆在医馆后院的厢房里。

  章炳松出诊去了,中午就余欢和福生一家一起吃。

  福生吃过饭就赶着牛车走了,临走前余欢还给他装了一袋铜钱,让他路上歇息的时候喝点儿茶,吃点儿东西。

  福生接了钱袋,没多说什么,他已经看出来余欢是个爽快人,不喜欢客套,他也不矫情,想着自己先接了,到时候花不了再还给她。

  午饭后,因为天气还有些热,余欢决定先休息,等热气散去一些再出摊儿。

  小留儿在厢房的长榻上睡着了,福生嫂子做着随身带的绣活儿。

  余欢觉得无聊,就找医徒借了纸笔写写画画,想着再设计一系列有意思的花样子。

  一室安稳中,突然医馆的大堂里传过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喧闹声。

  “各位,章大夫出诊去了,你们若是求医,医馆里还有别的大夫,小的给你们引路。”药童对着站满了医馆大堂的一众大汉有些腿软。

  这些人面无表情,身着统一的黑色短打,一看就不是普通百姓,进了医馆也不开口,就站在大堂四处打量,吓得求医的人都有叫出声的,可他们堵着门口,想跑都跑不出去。

  领头的环视一圈,对着药童冷冷开口:“这几日可有什么人来找过章炳松?”

  药童一愣,哆嗦着回答:“每天来找章大夫看诊的人很多,不知您是问什么人?”

  领头的听闻皱了皱眉,转头对身后的手下吩咐:“医馆内的人一一查问,可疑人等全都抓起来,再去后院搜一下,守住后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