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86.工具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61 2019-08-22 15:14:29

  余欢家麦子入仓后的第二天下午,一场雷雨就紧随而至。

  豆大的雨点砸在地上掀起一阵土气,空气里的水汽也冲淡了蒸笼一般的闷热。

  余欢在堂屋的饭桌上切开了从自家菜园子里摘下来的第一个西瓜,黑绿的瓜皮裂开,露出红色的瓜瓤,汁水丰富。

  娘儿仨边吃着瓜,边看着门外的大雨瓢泼。

  余小欧也分到了一大块瓜,趴在地上啃的欢。

  当日夜里,雨就停了。

  第二日,余欢去菜园子摘了一筐成熟的西瓜让松枝大哥给捎到镇上去,给高掌柜和章大夫,想了想又摘了两个给孙掌柜。

  菜园子里的瓜果都陆陆续续地成熟了,余欢每天吃的瓜果都比饭多,实在是天儿太热,胃口不佳。

  六月二十二那日,余欢按照前世过夏至的习俗做了炸酱面,痛快地吃了一大碗,内心却有些惆怅,每逢节日总是格外想念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姐姐,还好现在还有个余小欧跟她作伴,能减轻一些想念。

  到了七月初,周氏提醒余欢该给刘大叔他们买秋棒子种子了,马上就可以下种了。

  吉县下属的地块基本是种植春棒子和冬小麦,这样一年两茬庄稼,不会影响播种期。

  秋棒子收获的晚,要在冬小麦播种期之后两个月才收获,所以基本没有人种秋棒子,除非是一些新开垦的,不适合种麦子的荒地。

  余欢自然还是把买种子的事儿交托给徐叔和松枝大哥。

  俩人过了几日就拉了一车秋棒子种子回来,说是这种子是高掌柜帮忙从县城买回来的。

  种子交到所有的承包户手里,他们顶着烈日播种,虽然有了点种铲提高效率,但烈日暴晒的辛苦还是让余欢咂舌,她无比佩服这些勤劳的农民。

  虽然地都承包出去了,余欢可以静等收成送上门就行了,但余欢内心不忍,便跟周氏每日早饭后煮了大桶的酸梅汤或者绿豆汤送去地头给地里忙碌的人解渴。

  那承包地的几户人家对余欢一家更是感激不已,俨然将余欢一家当成了救他们于水火的善人。

  余欢受不得他们感恩戴德的样子,送了一次水之后就不再去了,只每天让陆锦良赶着牛车去送。

  日子过得闷热又无聊,余欢便开始琢磨各种玩耍的新姿势。

  七月七乞巧节这日,看周氏在处理整鸡,余欢看到那些被丢在一旁的鸡内脏,突然心灵福至,可以去河边钓螃蟹啊!

  想到就干,余欢拿了之前九爷爷特意做的捞鱼的篓子,用一个面口袋套住,里面放了鸡内脏,喜滋滋地冲着河边去了,身后跟着一脸好奇的陆锦良和余小欧。

  到了河边,余欢把篓子沿着岸边慢慢沉到水里,手里拉着绳子,待观察到深度合适就把绳子拴在岸边的大石头上。

  干完这些,余欢拍拍手掉头回家。

  “嫂子,这就完事儿了?”陆锦良一脸茫然。

  “是啊,等着螃蟹自己进篓子就行了,晚饭前咱们再来收篓子。”

  “你这是捉螃蟹啊!我还以为什么呢!这河里的螃蟹个头儿不大,肉少,没吃头。”陆锦良一听是老螃蟹瞬间耷拉了肩。

  “个头儿小有个头儿小的吃法儿,你还不相信我?”余欢挑眉。这白河里产不了大螃蟹也可以理解,不过小螃蟹有比清蒸更美味的吃法儿。

  “我信我信,那嫂子晚上就做螃蟹?”陆锦良立马狗腿地点头。

  “你把昨天教的诗全都默写一遍,我给你出的那一页算术题也都做对,那今晚的螃蟹才能进你的碗。”

  “我保证诗默写完,题目做对。”

  两人一狗边说着话边回家吃午饭去了。

  太阳西斜的时候,余欢在陆锦良的催促下去河边验收螃蟹收获了。

  篓子慢慢提起来,被面袋子套住的篓子里爬着小半篓子螃蟹,个头儿确实不大,还有几只小虾。

  俩人拎着篓子回了家,陆锦良就帮着余欢把螃蟹捉进大木盆里,倒进水清洗,还要防止这些小东西到处横行。

  被清洗干净的小螃蟹被余欢直接一刀劈成两半,外面裹一层薄薄的干面粉,下锅用油煎了一遍,盛出锅。

  用锅底油煸了葱姜,又将煎好的螃蟹再次下锅翻炒,最后调味出锅。

  小螃蟹的壳经过油煎和爆炒已经变得很脆,轻轻一咬就碎掉了,跟沾满汁水的螃蟹肉一起嚼着吃,很香。

  “这小螃蟹炒着吃还挺有滋味儿!”周氏尝了半只小螃蟹,美美地点头。

  “真好吃,嫂子,咱们明天再去下篓子吧!”

  “钓螃蟹得有饵,螃蟹就喜欢那些鸡肠子什么的烂肉,哪天有饵了再去下篓子。不过我看河里有些小虾,倒是可以想办法捞点儿小虾炒着吃。”

  “原来也有人捞过小虾小螃蟹,都是剁碎了喂鸡鸭的,没想到还能做菜吃。”陆锦良说。

  “也不是没想到,就是这些东西要是像你嫂子这做法儿谁家也不舍得这么放油啊,蒸着煮着吃也没多少肉。”周氏解释。

  穷人家什么东西都是可以吃的,就是一般都以蒸和煮作为烹饪方式,自然没什么滋味儿,更不可能用那么多调料来给一堆没多少肉的食材调味。

  余欢想着自己不是有大志向的人,从来没想过去“普渡”众生,自己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也就可以带着身边的人增加一些收入,提升一下生活水平。

  但是此刻,余欢有些沉默,她甚至想到了自己获得一次重生的机会是不是就应该承担一些责任,是不是应该用自己在前世的认知和学识去帮助在这个时代苦苦挣扎的穷人…

  晚上,余欢躺在炕上久久不能入睡,她突然有些迷茫。自己前世生活顺遂,一切都很美好,她由父母养育成人,接受了祖国的培养,也在毕业后投入了工作,为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

  这一世呢?这是封建统治下的古代,当权者控制整个国家。如果自己表现得太过突出,做出太多新奇的、甚至能改变所有人生活的东西,那肯定会有很多人和势力盯上自己,不同的权势派别会有争斗,而自己会不会沦为他们相互争斗的对象?

  大概率会的,这个时代不会讲究人权,有权有势的人就是一方“王法”,他们会把没有任何权势的自己变成他们的工具,赚钱的工具,等到某一天她失去了利用价值,那就会被随意地丢弃,甚至沦为权势争斗的牺牲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