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13.路遇余小欧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77 2019-09-05 11:11:26

  余欢喂彤彤喝完南瓜羹,自己才开始吃饭,刚吃到一半,小启醒了。

  周氏赶紧按住想要起身的余欢让她继续吃,自己起身进去看小启了。

  “对了,小弟,你待会儿先去跟大虎叔打声招呼,然后去九爷爷家再要一桶羊奶。你跟大青叔说以后每天的羊奶多要一桶,一个月多给他一百文。”余欢这才想起小启的口粮。

  “你们原来就买羊奶干嘛?”陆锦生知道大户人家有喝奶的,说是对身体好,自己尝过,那味儿太膻,喝了第一口就不想喝第二口,小宝宝不知道味儿还可以理解,余欢他们一个月花一百文买奶就不理解了。

  “喝呀,嫂子说喝羊奶牛奶对身子好,娘和嫂子喝了皮肤好,我喝了长个子长力气。”陆锦良把最后一口卷饼塞进嘴里,含糊地给陆锦生解释。

  “那羊奶可膻得很,你们能喝的下?”

  “嫂子煮的不膻,还甜甜的呢,不信晚上你尝尝。”昨天一桶奶都留给小启了,几个大人都没喝到。

  陆锦生看了余欢一眼,心想这小媳妇真是有两下子,这厨艺真是没得说,这一顿早饭就让自己惊奇,听说如意酒楼之前就因为这卤味名气更上一层楼,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家里竟然能吃到自家做的。

  “哥,嫂子,我吃完了。”陆锦良放下碗,准备起身。

  “你去我屋里,让娘给你拿钱,去镇上注意安全啊!”余欢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嫂子。”陆锦良去找周氏了。

  “你把家里照顾的很好,我该谢谢你。”陆锦生对余欢说。

  “不必谢我,娘和小弟对我也很好,我们算是彼此照顾。”余欢喝着粥,看了陆锦生一眼,这男人洗干净了,今儿早上又刮掉了大胡子,一张俊脸倒是让余欢惊讶。

  这陆锦生长得确实不错,小麦色皮肤,剑眉星目,鼻梁坚挺,嘴唇略薄,身材修长,看起来很结实,嗯,挺有型的哦。

  “余欢,我们老大英俊吧?整个虎…整个军营都没有一个比陆老大长得好看的!”陆秋突然插嘴。

  “咳…咳…”余欢被陆秋如此直接的话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刚刚确实是看的有些走神儿了,没办法,长得确实帅啊。

  “嗯,是好看,这村儿里估计也没有比你们老大长得好看的了。”余欢怎么也是受过二十一世纪的教育的现代人,这种级别的打趣不算事儿,很快就调整好心态反调侃回去。

  这次换陆锦生不好意思了,耳朵都泛红了。

  “你们老大脸红了!”余欢继续打趣。

  “啊,真的!”陆秋惊呼出声,老大竟然会不好意思,连延王那种级别的调侃老大都能不动声色,这会儿竟然脸红了。

  “我吃完了,我先去地里了。”陆锦生放下碗,准备赶紧离开这个让自己尴尬的现场。小媳妇竟然也是个会调侃人的,关键是自己竟然对小媳妇的调侃感到欢喜,真是要命。

  “哎,你等我一起,你不知道咱家那十亩地在哪儿。”余欢赶紧叫住他。

  “十亩地?咱家买新地了?”昨晚小弟净跟自己说小媳妇会做什么好吃的了,看来今天还得好好问问他家里的事情。

  “是买新地了,还不止十亩,这事儿说来话长,找时间再说吧。好了,我吃完了,等我换件衣裳,你去后院把牛车套上。陆秋,你洗碗。”余欢说完,抱起吃完饭还乖乖坐在身边的彤彤进了自己屋。

  “娘,您先跟陆秋在家看着俩孩子吧,我跟锦生大哥去地里掰棒子,带他认认地儿,做午饭前我就回来。”余欢把彤彤放在炕上,自己套上陆锦生之前的旧衣裳。

  “你就把锦生带到咱家那地头就行了,你就别去掰了,这手还没好呢!地里还有你小舅他们呢。”周氏看着余欢拿了草帽和手套。

  “没事儿,我就上午给他带个路,下午就不去了。彤彤乖乖在家听奶奶话啊,中午姨姨回来给你做好吃的。”余欢亲了彤彤的额头,哄了她答应乖乖的,才转身出去了。

  陆锦生赶着牛车,带着余欢出门了。

  这个时间正是村民下地的时候,所以路上遇到很多村里的人,大家看到陆锦生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后来确认了才激动地打招呼。

  “真是锦生回来了,你娘可算能放心了!”

  “锦生啊,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可要在家好好孝敬孝敬你娘!”

  “锦生啊,你娘可是给你找了个好媳妇啊,你娘和你弟现在过这么好可都是你媳妇的功劳!”

  “锦生啊,你媳妇可帮衬了我们不少,你回来可得对你媳妇好啊!”

  ……

  村民们都很热情,陆锦生也一一点头回应,不过那一张毫无表情的俊脸让余欢都觉得有些尴尬,人家热脸来贴你的冷…脸,你倒是给点儿反应啊。

  不过看那些热情不减的村民貌似很习惯陆锦生的冷脸,看来以前在村里就是个面冷的。

  终于走出了村口,余欢不禁松了口气,受到这样热烈的问候也是有些吃不消啊!

  陆锦生转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后的余欢,想到刚刚大娘婶子们说的那些关于她的话,自己这个小媳妇还真是人缘很好啊。

  陆锦生刚坐正身子,就见牛停下来了,还有些不安地用前蹄刨着地。

  一抬头就看到一条比狼体型还大的狗远远地跑了过来,离得还有些远,但陆锦生目力极好,他清楚地看见那条狗背上竟然背着一个怪异的筐。

  陆锦生警惕起来,他左手放开缰绳往后一伸,准确无误地抓住了余欢的手腕。

  正在出神的余欢一愣,问道:“怎么了?”

  陆锦生目光紧盯着越来越近的“野物”,低声说道:“没事儿,别怕,你就躲在我身后,别出声!”

  余欢有些不解地从他背后探出脑袋看了一眼,这才看到越来越近的余小欧,又瞥见陆锦生右手已经握紧了用来刨棒子秸根的镐头。

  余欢连忙伸手握住了陆锦生的右手腕,出声解释:“那是我养的狗,叫余小欧,它是昨天上山帮我去摘果子的。你别伤它!”

  余小欧?余小欧是条狗?陆锦生表示很无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