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12.积食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208 2019-09-04 16:23:02

  一晚上又起了两次给小启喂奶换尿布,第二日,余欢起床就顶着俩黑眼圈了。

  她先从衣柜里找了一套自己还未上身的衣裳递给陆秋,陆秋也早醒了,身上还穿着昨天余欢给她的睡衣,她比余欢高一些,穿着那睡衣有些短。

  陆秋本来带了换洗的衣裳,可那几件衣裳一路上都没洗过,余欢嫌脏,就让她先穿自己的。

  “你先穿我的凑合一下吧,这身衣裳做得大,娘是怕我长个儿特意做长的。今天你把自己的衣裳都洗了,一天就干了。”

  “谢谢余姑娘。”

  “你叫我余欢吧,不必客气。”余欢看了看还睡的香甜的两个小娃,自己换好了衣裳。

  “好,余欢。”陆秋利落地穿好了衣裳,跟着余欢出了屋。

  余欢带陆秋先去盥洗室洗漱了,又去厨房准备做早饭。

  “娘,今天做什么?”周氏已经在厨房准备了。

  “我这想着要不就做卷饼吧,再煮点儿粥,你看咋样?”

  “咱们大人的可以,给彤彤单做吧,她肚子里积食了,必须排便,要不就得去看大夫了。”

  “那给她做什么?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咋弄。”周氏有些担心。

  “我来做吧,给她煮个南瓜羹,促进肠胃蠕动的,吃完饭再带她多动动。”余欢说着挑了一个昨天刚摘下来的小南瓜,洗干净了切成块,放在蒸屉里蒸。

  帮周氏烙了薄饼,炒了白玉芽和胡萝卜丝,又把昨天卤好的肉切片摆盘。

  大米粥煮好了,南瓜也蒸好了。

  余欢拿了两块蒸好的南瓜,把南瓜瓤用勺子刮进小锅里,加了一勺稀粥,边煮边搅拌。

  陆秋从跟进厨房就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早早地被余欢支出去跟陆锦生收盖棒子的油布。

  陆锦良起床后发现今天的水缸已经满了,柴也都劈好了,鸡和猪也都喂过了,自己就安心地进厨房让嫂子讲课了。

  余欢边煮着粥边教陆锦良背了两首新诗,又考他昨天学的内容。

  陆锦生收好了油布,走到厨房门口就看见自己小弟坐在余欢旁边的小板凳上,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儿,边听余欢讲边在地上写着字;自己娘在大锅边盛粥。

  这一幕应该是这个家里日常清早都会上演的,陆锦生觉得心安,这些年在外出生入死,每日明里暗里刀光剑影,这样宁静的日子实在不多。

  陆秋站在陆锦生身侧也看到了厨房里的景象,她轻声开口:“老大,之前咱们在白河镇听到有人喊‘锦生媳妇’,应该就是喊余欢吧?”

  “你叫她什么?才睡了一晚上就叫人名字了?有那么熟了吗?”陆锦生对着自己没眼色的部下酸溜溜地说。

  “这是余欢自己让我这么叫的,老大,你不会是因为余欢不待见你不高兴了吧?”陆秋幸灾乐祸地问陆锦生,自家老大这么多年可是一直面冷心冷的,对京城那些娇滴滴的大家闺秀都能冷酷到底,何曾有过这样的表情,又何曾说过这样贴地气的话。

  “你是不是想跟陆冬换换?”陆锦生盯着陆秋风轻云淡地压住了自己内心的酸。

  “老大,我错了,陆冬不适合来照顾孩子,还是我适合,呵呵!”陆秋立马怂了,陆冬可是被派去跟在延王身边了,那可真是阎王,打死也不换。

  “你俩赶紧来端饭,快点吃完了还要去地里掰棒子呢!”余欢抬头看见俩人在门口嘀嘀咕咕,赶紧开口催促。

  陆锦良已经上完课,端着一盘子烙饼出了厨房,进了堂屋。

  “嫂子,彤彤哭了,你快来看看!”陆锦良一进堂屋就听到余欢屋里传出彤彤的哭声,赶紧找救星,自己还真是不敢去上手。

  余欢赶紧熄了火,擦了手,边往厨房外走,边跟周氏说:“娘,帮我把南瓜羹盛出来凉着吧,我先去看彤彤。”

  彤彤一觉醒来,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有些怕,自己又尿湿了炕,很是不舒服,便呜呜地哭了。

  余欢进了屋,看到哭得一抽一抽的彤彤,心疼坏了。

  “乖彤彤,不哭啊,姨姨来了。哟,这是哪个小宝贝尿湿了炕啊,不舒服了吧?没关系,奶奶和姨姨给小宝贝做了新衣裳,咱们换上新衣裳就舒服了,好不好?”

  余欢边说边给彤彤脱掉湿衣服,擦干了,又换上昨晚赶工的小衣裳。

  “彤彤快看漂亮不?跟姨姨的衣裳是一个颜色的呢!”

  彤彤果然被新衣裳吸引了注意力,早止住了哭。

  余欢给她穿上小鞋子,把她抱下地。又把被彤彤尿湿的小褥子卷起来,准备一会儿拆洗了,幸好昨晚给俩娃一人垫了一床小褥子,要不整炕的褥子都得拆洗了。

  余欢收拾完,又给小启在炕边多挡了一床被子,以免他翻身掉下炕,记得燃燃那会儿就是两个多月大的时候就会翻身的。

  “走,咱们去洗漱吃早饭,今天彤彤陪着奶奶在家好不好?”

  “好。”彤彤笑眯眯地回答,她喜欢这个姨姨,以后都陪着这个姨姨多好啊。

  饭桌上,余欢跟周氏说今天的安排:“娘,今天让陆秋他们去镇上吧,买点儿他们要用的东西,再买些布每人做几身衣裳。我还想给小启做个摇摇床,待会儿我把图纸给良子。小弟,你一会儿一起去,多买点肉,帮我把图纸送到木匠铺子,让木匠照着做。还有家里的纸和墨不多了,你去买点儿。”

  “知道了,嫂子。”陆锦良答应。

  “我就不去了吧,我去地里掰棒子。”陆锦生不想去赶集。

  “那陆秋跟良子去,记得多买几块细棉布,要给彤彤和小启做衣裳和小被褥,你俩也多扯几块布,里面买细棉的,外衣记得买两身粗布的,穿着干活儿的。”余欢嘱咐。

  看陆秋一脸茫然,就知道她不懂这些。

  余欢只得又道:“算了,还是让大虎婶儿帮着买吧,她跟着大虎叔去趟镇上也方便。小弟,你一会儿吃完就去跟大虎叔的牛车一起走,把我刚才说的要买的东西告诉大虎婶儿,让她帮着挑。看看集上要是有卖红果儿(山楂)的,也买一些,我给你们做好吃的。本来还想余小欧说不定能从山上带点儿回来呢,也不知道怎么还没回来。”

  “好,嫂子,那我还想吃你上次做的糖醋里脊和焦溜丸子,今儿能不能多买点儿瘦肉?”

  “买,多买点儿,回来我给你做,待会儿我给你拿钱。”

  陆锦生看着小弟笑眯了眼,心里又开始酸溜溜了,这小弟真是享福啊,吃的东西自己都没听说过。还有,余小欧又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