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11.小启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315 2019-09-04 16:22:31

  “说话呀!你的户籍在军营里是有记录的,那些人会不会查到?”余欢看着陆锦生不语,有些心急。

  “不会,我在军营的名录早几年就改过,用的是假名字,他们查不到这里来。你现在知道了这事儿,我更不能让你走了,你在家里才更安全!”陆锦生心里狡黠一笑,心想这是你自己钻进来的,既然感知了危险,就留在家里吧。

  “你!”余欢心里更气,这人就算洗清了渣男的名头,也是个腹黑的。

  “你俩这是打什么机锋呢?我咋没听明白,锦生你这次回来到底是算怎么回事儿?你不是当了逃兵吧?”周氏担心地问。

  “娘,你儿子怎么会当逃兵,我这是正常回乡探亲。”

  “啊,那你还要再走啊?”周氏马上就觉得不舍了。

  “是,不过我至少能过完年再走,时间还长着呢,就是这俩娃娃现在没了爹娘,我得养他们。”陆锦生说着看了余欢一眼,又道:“我现在在军队里有了官职,也有俸禄,能养你们。”

  余欢没看他,拿起针线低头缝了起来,心里却在天人交战:她要是不知道俩孩子的事儿,自己怎么也能想办法离开,可现在牵扯到自身安危,自己还是有点怕的,自己可不敢小看这古代的情报能力,那些电视剧也不都是平白瞎想的,有些东西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自己就算可以不管俩刚见一面的孩子,也会担心周氏他们。

  而且现在陆锦生为了保护两个孩子,更不会放自己走,他不会让自己有机会泄漏他们的行踪。

  还有他说在军营的名录改过,用的是假名字,那他应该是有什么特殊身份的吧?否则一般的士兵怎么会改名录,又怎么有权利改?

  自己知道了这么多信息,他肯定不会放自己就这么走了,太奸诈了!

  “欢啊,要不就先别走了,你要是走了娘肯定担心,娘还想让你帮着照顾俩孩子呢,那个陆秋一看就是个不靠谱的,你忍心让娘自己带俩娃啊?”周氏看余欢不说话,瞪了陆锦生一眼,女人是要哄的,连话都不会好好说。

  陆锦生看自己的亲娘对余欢是真心喜欢,自然心里高兴,这说明余欢确实把自己的娘和小弟照顾得很好。

  “娘说的对,这俩孩子跟着我俩一路风餐露宿,跑了一个多月没在屋子里睡过几晚。那个小的还不到满月就没了娘,本来有个奶娘跟着的,后来走散了,我俩只能用米汤喂他,这才能活命。

  你就当为了俩娃娃,先留下吧,这家里原来什么样以后还什么样,你想做什么还做什么,陆秋只是个丫鬟,家里的活儿我也都能干!”陆锦生看懂了娘的眼色,赶紧也用俩娃打感情牌。

  余欢叹口气,这是看出来自己对小孩子心软了吧?周氏打感情牌也就算了,这腹黑男也来这一套。可要命的是自己就吃这一套。

  刚刚给彤彤和小娃娃洗澡的时候自己就看出来了,俩娃瘦的皮包骨,彤彤顿顿吃肉不消化,小肚子硬邦邦的,看着都难受;那小男娃的屁股都被尿淹红了,肯定很疼。

  “那小娃娃叫什么名字?他们姓什么?”余欢暗叹口气,就先这样吧。

  周氏和陆锦生同时松了口气,知道余欢这是答应暂时留下来了。

  “他们姓什么我还是不说的好,他们身份需要保密,小娃娃没满月所以还没起名字。”

  “那就对外说是你的孩子吧,就说孩子娘去世了,让孩子跟着你姓陆,你给小娃娃起个名字。”余欢缝好一件彤彤的小衣服,又拿起小裤子开始缝。

  “这要是对外说是我的孩子,别人肯定得说三道四,你可得受委屈了,说是我们收养的也行啊。”陆锦生担心地看着余欢。

  “别人说三道四,受委屈的可不是我,他们要议论也是议论你,我顶多是被人同情。这样说总好过让俩孩子被人随意猜测身世,我自己就不知父母,被人议论的滋味我还算懂。”

  “我替俩孩子谢谢你!要不你给小娃起个名字吧,我听良子说你是读过书的。”陆锦生真诚地说。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小名就叫小启吧,启明星的启,大名以后再说,怎么样?”

  “好,好。”陆锦生笑了。

  周氏低了头继续裁剪小衣服,嘴角带着笑。

  “你去良子屋里睡吧,明天还要早起收棒子呢,我跟娘一会儿也睡了。”余欢开口赶人。

  “哎,那我先去睡了,你和娘也早点睡。”陆锦生站起身,拉开门出去了,他还想着多问问小弟关于自己这个小媳妇的事儿呢。

  没过一会儿,余欢屋里传来了小娃娃的哭声。

  “娘,我去看看孩子,您先别做了,先睡吧。”余欢把针线收进笸箩里,站起身回了屋。

  陆秋正手忙脚乱地给小启换尿布呢,看见余欢进来就跟看到救星一样双眼发光:“余姑娘快救命啊,他这一哭起来可是没完没了!”

  余欢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快步走到炕边,先把湿尿布抽出来扔到地上的木盆里,又给小启把屁股擦干了,然后垫上新尿布,最后包好小薄被。

  余欢把小启抱起来,轻声哄着,小启的哭声渐渐停了,可是还在抽泣。

  “他应该是又饿了,这两个多月大的小娃娃每隔一两个时辰就要吃奶。你抱着他,我去给他拿奶。”

  “还是你抱着吧,我去拿。”陆秋赶紧后退一步,这小娃娃太难搞,自己宁可干别的也不愿意抱娃。

  余欢看她的样子感到好笑,也不勉强:“好,那你去,你把厨房小炉子上坐着的那个小奶壶拎进来,再从碗柜里拿一个干净碗和小木勺。能找到吗?”

  “没问题。”陆秋说着利落地转身出去了。

  余欢挑了下眉,刚才就猜测这陆秋作为陆锦生的部下应该是会武艺的,毕竟这个年代的女子一般是不会做人部下的,现在看她步伐稳健,应该是练过的。但愿这陆锦生和陆秋做的是正当营生,要不自己可是身处危险之中啊。

  陆秋很快拿了羊奶进来。

  余欢倒了小半碗,喂了小启,又把他哄睡了。

  “赶紧睡吧,这奶壶就放在炕桌上,这壶是双层的能保温,晚上我起来喂他,你踏实睡。”余欢看陆秋已经有些倦意,知道她这一个多月也不好过,便催她赶紧睡。

  “那就有劳余姑娘了,明晚我再换你。”陆秋也不矫情,上了炕,躺下睡了。

  余欢也上了炕,脱了外衣,躺在小启身边,暗暗提醒自己晚上警醒些,不能乱翻身压到小启。

  余欢想着小启有些蜡黄的脸,很是心疼,又想起了自己的小外甥燃燃。

  姐姐那会儿奶水不足,燃燃就是吃羊奶粉的,过了四个月就开始吃辅食,养的白白胖胖的,很是可爱。

  余欢想着小外甥,也很快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