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10.说辞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72 2019-09-03 20:24:09

  天已经黑透了,两个小娃娃也已经睡下了。

  今晚也不扒棒子了,余欢和陆锦良拿了油布准备把棒子盖上,以免晚上有露水给打湿了。

  陆锦生洗完澡,穿好衣裳,从盥洗室出来,看到两人的动作赶紧过来帮忙。

  余欢见他们哥俩一起忙,自己就进了周氏的屋子,周氏正在裁剪小娃娃的衣裳。

  余欢挑了油灯的灯芯,屋里亮了一些。

  “娘,我来帮你吧。”余欢说着拿起周氏已经裁好的一件小衣服缝了起来。

  周氏抬头看了余欢一眼,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娘,要是…要是我现在说和离,您怎么想?”余欢边缝衣服边问出了口。

  周氏动作一顿,叹气道:“欢啊,锦生这刚回来,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咱还没问明白,要不你等娘问清楚了,咱再说怎么办好不好?”

  周氏放下剪刀,小心翼翼地看向余欢,这个儿媳妇自己是真的舍不得,可是如果自己儿子真已经有了人,那自己也不能强留下余欢委屈了她。

  “娘,不管是什么情况,现在锦生大哥回来了,您也算心愿得偿。我与他从未相识,嫁到家里也只能算是机缘巧合,我知道娘和小弟对我都很好,我自认对你们也是真心实意,可是我做不到跟一个陌生人共度一生。

  白玉芽作坊和鱼塘的生意都留给你们,还有家里的田地和银钱我也不要,算是我在家里住的这些日子该给你们的。以后,若有机会我会回来看您的,您就答应我吧。”余欢放下针线,认真地看着周氏。

  周氏红了眼眶,她知道就算自己不舍,也不能勉强余欢,她是个有主见的女子,这些日子对家里和村里人都有情有义,她本来就不是属于这里的,自己怎能强迫她。

  周氏擦了眼泪,拉着余欢的手,刚要开口答应,屋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陆锦生站在门边,目光灼灼地看着余欢。他刚才听到她说要离开的时候就觉得心里有个声音让他阻止,他不愿意她走。

  他想起了之前路过白河镇听到的那声“锦生媳妇”,他从未想过有哪个女人被冠上这个称呼会让自己心生欢喜,但是他看着面前的女子竟有了这样欢喜的念头,可她却只见了自己一面便要离开,甚至不惜抛下所有的身外之物。

  “我不同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我已有婚约在身,岂能说不要就不要的?若你是因为那两个孩子,我可以解释。”陆锦生压下心头的失落,他只想留下这个女子。

  “跟孩子没有关系,你我的婚姻本就有名无实,我们和离,你之后才可以娶自己心仪的女人啊。”

  “我不和离!我听良子说了你身世不明,你若离开陆家,要去哪儿?”

  “我会有地方去的,不劳你担心。”余欢又气又急,这男人怎么回事儿,自己净身出户他还不同意和离?

  “欢啊,锦生说的对,你现在也无处可去,你一个姑娘家自己走,娘也不放心啊。你看要不这样,你先在家住着,娘保证不让你受委屈,娘把你当闺女看。”周氏拉着余欢的手劝,她看得出来自己儿子这是动了心思了,自己怎么也得给儿子争取个机会啊,起码先把那俩孩子的事儿整明白再说。

  “娘,我可以先去章大夫那儿,您知道他跟我算是忘年交,他肯定愿意收留我。”

  “章大夫一个大老爷们,收留你也不方便,而且他年纪大了,你难道忍心他为你操心?”

  “那我就去县城找白姐姐,娘,我…就算走了,您也可以再找个合适的儿媳妇。我身世不明,村里早就有闲言碎语,现在我走了你们不正好轻松?”

  “欢啊,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要想找你的亲爹娘咱们就帮你找。咱娘俩投缘,你就算不给我做儿媳妇,做闺女也行啊!”周氏有些着急。

  “不行!”陆锦生打断周氏的话,看着面前盯着自己的两个女人,有些尴尬:“我…我的意思是就做儿媳妇,不做闺女!”

  余欢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心想这厮不会是对自己一见钟情了吧?啥玩意儿啊!自己这还没长开的小豆芽菜的身板儿,这脸虽然清秀却也不算什么绝色吧?怎么就入了这渣男的眼了?那自己更得离开了,珍爱生命,远离渣男啊!

  周氏同样也有些惊讶,不过她更多的是惊喜,想不到自己这从小就对女孩子视若无睹、敬而远之的儿子竟然开窍了!不过得先搞清楚他这些年在外面的情况,要是真有人了也不能祸害余欢啊。

  “锦生啊,娘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了,你现在先把你那俩孩子的事儿说清楚。你要是在外面已经有了人,娘就做主让欢儿跟你和离,她对咱家有大恩,我不能让你祸害她。”

  “娘!您说什么呢?我没人,那俩孩子也不是我的。那是我一个同袍兄弟的孩子,那兄弟在战场上战死了,孩子的娘也抑郁成疾生完小的没几天也没了。

  这俩孩子还有仇家惦记着,我就带他们跑了,我正好有探亲假,想着咱家也能收留他们就给带回来了。

  我是您儿子,您还不知道我?我就算不记得自己已经订亲的事儿了,也不可能无媒无聘私自成亲啊!”陆锦生看着自己的亲娘认真地解释,还特意看了余欢一眼。

  陆锦生心想,我都交代清楚了,这也该接受我了吧?

  谁知余欢的关注点却是…

  “你是说那俩孩子还有仇家在追杀?那你们回家来不会被找到吗?那仇家的势力如何?你怎么保证他们还有娘和小弟的安全?”

  余欢听出这事儿的危险性,陆锦生是军人,这若是私仇,应该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地带着孩子出逃,这明显是仇人势力不小,若是如此那些仇人肯定能查到这里来,那岂不是大家都危险了!

  陆锦生没想到余欢竟然能关注到这件事儿,有些意外,还有些惊喜,这女子肯定不是普通的庄户女子,即使世家大族的女子也不一定会有这样敏锐的心思和坚定的心性,自己一眼就看上的女子果然不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