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08.渣男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89 2019-09-01 15:25:04

  余欢看着面前的场景,心想这陆锦生是个渣男啊,家里有从小就定了亲的未婚妻,自己在外面却已经成亲生了娃,看来竹生媳妇也不算对不起他。

  这样看来自己要是提和离的事儿也顺理成章,周氏有了现成的儿媳妇和孙子,就算舍不得自己应该也能答应自己走,至少他们家里也算圆满了。

  余欢心里已经给陆锦生打了个“渣男”的标签,却对那个女人和俩娃有些类似感激的感觉。

  陆锦生已经看到站在院门里的余欢,心里还疑惑这女子是谁,怎么那么嫌恶地瞪自己,却又看着自己身后露出些许欣慰的表情,真是怪。

  “娘,还是进屋里说吧,在院门口不合适。”余欢出声提醒周氏。

  “哦,对对,锦生啊,快进门,咱回家,你们这个时候回来肯定还没吃饭吧?快进来先吃饭。”周氏的眼睛已经粘在这在外多年终于归家的儿子身上了。

  陆锦良也是双眼亮晶晶的盯着自己从小就崇拜的大哥。

  “这位嫂子是跟陆大哥一起回来的吧?”余欢提醒周氏和陆锦良好歹也看看旁边还有别的人。

  “锦生,这是?”周氏终于看见了站在陆锦生身后的女人和俩娃。

  “娘,回家再说。”陆锦生跟周氏低声说,又转头跟身后的女人说:“进来。”

  几人进了院子,在堂屋坐下。

  “锦生啊,先吃饭吧,饿坏了吧,娘去给你们盛饭。”周氏一看儿子和那女人盯着饭桌的模样,就看出来这是饿坏了。

  “娘,我去吧,那小女娃还不能吃大人饭吧?我给她煮碗疙瘩汤。良子,给他们打盆水洗洗手。”余欢把要起身的周氏按坐在板凳上,自己起身去了厨房。

  余欢先给陆锦生他们送了两碗饭,又回厨房切了一个西红柿,打了鸡蛋,用小炉子煮了一小锅西红柿鸡蛋疙瘩汤。

  余欢把疙瘩汤盛到碗里凉着,又用小奶壶把今天大川哥送来的的羊奶放了杏仁粉煮了,倒了一小碗,准备给那个小婴儿吃。

  堂屋里,陆锦生和女人洗过手就端起饭碗风卷残云,狼吞虎咽。

  “娘再给你盛一碗吧!”周氏接过陆锦生吃光的碗,又给他盛了一碗。

  陆锦生一碗米饭下肚才觉得自己缓了过来,这一个多月都风餐露宿,好久没有好好吃饭了。

  “娘,咱家现在天天吃这个?”陆锦生缓过了劲儿这才有功夫询问。

  他看着饭桌上的四菜一汤:卤猪头肉和猪耳朵、肉酿苦瓜、西红柿炒鸡蛋、拍黄瓜、蘑菇鸡汤,那鸡汤里竟然还放了当归和枸杞子,心想自己在家的时候家里有肉吃也是自己打猎打来不换钱的小野物,平时哪有这么好的伙食。

  “大哥,不是啊。”陆锦良抢着回答。

  陆锦生心里正要疑惑,就听陆锦良接着说:“嫂子每天都做不一样的菜,嫂子说每顿饭吃不同的食物才能营养均衡,米面这些都是轮换着吃的。”

  “娘,疙瘩汤好了,我来喂她,您给这小娃娃喂羊奶吧。这位嫂子,给他喝羊奶可以吗?”余欢想着这是孩子的母亲,自己应该尊重人家的意思,所以应该先问过吧。

  陆秋从饭碗里抬起头,有些迷茫地看了陆锦生一眼,又看着余欢说:“可…可以吧?”

  “呃…您是孩子的母亲,这还不确定?”余欢疑惑。

  “啊,不是不是,人家还没成亲呢,我不是孩子娘。”陆秋赶紧摇头,这误会可大了。

  余欢皱眉撇了陆锦生一眼,心想这男人渣得有些过分啊,带了娃回来,却没带娃的娘,竟然还带个别的女人。

  陆锦生一看余欢的表情就知道她想什么了,可这会儿自己还不知道这女人是谁呢,也不方便解释,便没开口。

  周氏有些担忧地看了陆锦生一眼,又看余欢,就怕这儿媳妇要受委屈了。

  余欢也没再说什么,把羊奶递给周氏,自己抱着小女娃坐在桌边,然后用小木勺喂她吃疙瘩汤。

  小女娃显然也饿坏了,特别是刚刚盯着两个大人狼吞虎咽却没人管自己,这会儿有东西喂到嘴边自然大口大口吃得香甜。

  “不着急,慢慢吃,要嚼一嚼,然后再咽。”余欢被女娃像小松鼠一样鼓囊的小嘴萌软了心,脸上的笑很是温柔,声音也不自觉地软了下来。

  “彤彤饿,好吃。”小女娃对面前温柔的余欢下意识想要靠近,她喜欢这个姨姨,这段时间跟着陆锦生俩人吃尽了苦头,那俩人可不知道温柔体贴是什么,自己和弟弟都快难受死了。

  “你叫彤彤啊,真是好名字!你饿得太厉害,一下子不能吃太多,先吃这一小碗,明天早上姨姨再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余欢说着伸手摸了摸彤彤的小肚子。

  这一摸,余欢就变了脸色,转头问陆锦生和陆秋:“彤彤有多久没大便了?”

  看着俩人迷茫的脸,余欢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哥,大便就是拉屎。”陆锦良赶紧给自己的大哥提示,心想嫂子这是生气了啊,大哥一进门就惹嫂子生气可不太妙啊。

  “三四天了吧。”陆秋想了想才回答,这天天吃干巴巴的烤肉大人都排便不畅,小娃可不就不拉屎嘛。这女子是谁啊,怎么生气的样子竟然让自己有些心虚的感觉。

  余欢深吸一口气,不再看两个不靠谱的人,转头跟彤彤说:“彤彤啊,你的小肚肚已经满了,今天不能再吃了。来,姨姨给你揉揉肚肚,然后咱俩去院子里走走,把便便排出来就舒服了,晚上再给你喝甜甜的羊奶。”

  “好!”彤彤乖乖地任余欢把她抱在腿上给她揉小肚子。

  陆锦生抬起眼皮看着余欢,这女子脸上还有些稚气未脱,对着彤彤却满脸都是母亲一样的温柔,但陆锦生却不觉得矛盾,这样的温柔就是很适合她。

  余欢把彤彤抱到地上,拉着她的手去院子里散步消食。

  这时候太阳刚刚落下地平线,夕阳的余光染红了天边的云,橙红色的阳光照在余欢和彤彤身上,拉长了她们的影子。

  屋里的陆锦生看着院子里沐浴在昏黄阳光中的一大一小,突然觉得自己这次回家的决定是明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