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09.住宿问题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44 2019-09-02 16:29:24

  周氏边给小娃娃喂羊奶,边瞥了一眼自己的大儿子,看他盯着余欢的眼神,心里既欢喜又担忧。喜的是儿子对自己给他找的这个媳妇似乎还挺满意,忧的是儿子带着个女人和俩娃回来,这事儿可怎么办。

  余欢带着彤彤在院子里走了两圈就回了堂屋,彤彤还小,这一天奔波也累了,余欢就想今天先让她早点睡吧。

  “小弟,你吃完了?帮我去把院子里晒着的水提一桶进屋里吧,我先给彤彤洗个澡。”余欢看陆锦良已经吃完饭,干坐在陆锦生旁边呆着,就出声让他帮忙。

  “好,嫂子,我这就去。”陆锦良答应着就跑出去提水了。

  陆锦生看着余欢和彤彤进了屋,才问周氏:“娘,那女人是谁?怎么良子叫她嫂子?”

  周氏抬头看了陆锦生一眼,又瞥了陆秋一眼,无奈地说:“唉,她叫余欢,是娘给你找的媳妇。”

  “噗!”陆秋一口没忍住,侧头把嘴里的汤喷了一地。

  陆锦生面无表情地瞄了陆秋一眼,陆秋赶紧正襟危坐,讨好地冲陆锦生弯腰点头。

  陆锦生这才转头对着周氏问:“给我找的媳妇?我不在家找什么媳妇?对了,爹呢?他怎么不在家?这媳妇我爹也同意?”

  “你爹…”周氏忍不住红了眼眶,她赶紧擦了擦眼角,吸了吸鼻子,闷声说:“你爹已经走了三年多了,这媳妇就是你爹托梦让我给你找的,你看娶了媳妇你这不就回来了嘛!余欢可是个好媳妇,要是没有她,我跟良子早就该饿死了,哪还能等到你回来。”

  “我爹…怎么会…”陆锦生不敢相信,心里很是难过,自己当年替父从军就是为了让爹在家好生活着,哪想到竟然早早地就没了,爹还不到四十岁呢。

  “你爹是得了病,回春堂的章大夫也给看了,本来没什么大事儿,可竹生媳妇…哦,就是英子,她家来退了亲,你又没有音信,你爹心里憋闷,这病老也好不了,拖了一个多月,谁知道就这么去了。”周氏哀声说。

  “英子?”陆锦生迷茫,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印象,可是记不太清了。

  “就是你小时候,你爹给你订亲的那个英子啊!她已经是竹生媳妇了。你离家第二年她家跟咱家退的亲,没多久就跟竹生订了亲,现在她家大妞都两岁多了。”周氏对儿子真是无语,自己的未婚妻都不记得了。

  “娘,彤彤洗完了,她先睡下了,给那个小娃娃也洗洗吧!”余欢从屋里出来就听到陆锦生不记得自己未婚妻的话,心里不由冷哼,真是渣男,才五年多就把自己的未婚妻给忘了,竹生媳妇幸亏没有一直等他。

  陆锦生表示很无辜啊,爹给订的亲,也没问过自己的意见呀,自己都不认得那什么英子,而且那会儿年纪小,根本没想过成亲这回事儿,哪会把个陌生女人记在心里,不记得不是很正常吗?

  余欢接过小娃娃,给他拍了拍嗝,对周氏说:“娘,今晚您来我屋睡,您那屋给他们睡吧。”

  “我跟良子睡一屋!”陆锦生赶紧出声,别吓人啊,虽然自己从来不把这些女部下当女人,可是睡一屋什么的还是不可能的。

  “那要不我今晚去春婶儿家睡,这位嫂子和孩子睡我屋,娘身子不好,就别让孩子吵她了。”余欢想着自己可以去跟兰花睡一屋,自己不在,他们一家有什么话也方便说。

  “不行!”这次是周氏拒绝,哪能儿子一回来就让儿媳妇去别人家借宿的道理。

  “没事儿,我打地铺就行。”陆秋赶紧表态,荒山野岭都睡过,这打地铺还不是小意思。

  “不行!你是女人,他带你回来就得对你负责,怎么能让你打地铺!”这次是余欢拒绝。

  “夫人,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是他部下,不是那啥…”陆秋眨巴眨巴眼睛,对余欢解释。

  “我叫余欢,别乱称呼。好吧,抱歉,是我误会了。那要不你和孩子晚上跟我挤挤睡一屋吧。”

  “夫…啊,余姑娘,那个,晚上不是应该你们睡一屋吗?”陆秋指了指陆锦生又指了指余欢,不解地问。

  “咳!”陆锦生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心想这陆秋真是愣,这才第一天回来就敢说让自己跟人家姑娘同床共枕。

  “看来你还是比较喜欢打地铺啊!”余欢看着陆秋似笑非笑地说。

  “啊,不不不,我还是比较喜欢跟余姑娘一起睡。”陆秋赶紧摆手摇头,老大,帮不了你啊,你自己的媳妇还是自己搞定吧。

  “娘,我先去给小娃娃洗澡,明天把咱们之前买的那几块细棉布拿出来,给俩娃娃做两身衣裳吧,今天晚上先拿我的衣裳凑合一下。”

  “我去给小娃洗澡,你先坐下来把饭吃完,你的饭才吃了两口呢。”周氏边说边抱着小娃娃进了里屋。

  “好,良子,你帮娘再提一桶水去吧。”余欢跟陆锦良说完,又对陆秋说:“你可以先去厨房旁边的盥洗室洗个澡,有没有换洗的衣裳?需不需要先找一身我的衣裳给你穿?”

  陆秋先转头看了一眼陆锦生,见他没什么反应,便点头回答余欢:“我包袱里有换洗的衣裳,不用麻烦你找了。”

  余欢点点头,坐下端起饭碗继续吃饭,一眼都没看陆锦生。

  陆锦生莫名觉得有些委屈,这一起回来的四个人,余欢给仨都安排了,怎么就是不搭理自己,好歹自己还是他相公呢。

  相公?陆锦生想到这个称呼不由在心里傻乐了一下,自己这是有媳妇了!而且这媳妇挺好看的,还会照顾孩子,还做饭好吃,就是好像不怎么待见自己啊……

  余欢吃完饭就把碗筷收拾了。

  陆锦生见余欢去了厨房收拾,自己就坐到院里的棒子堆旁边开始扒棒子,心里想着一会儿怎么跟娘说说这俩孩子的事儿。

  “哥,你去盥洗室洗澡吧,我给你提了水,那个……女的洗完了,她去帮娘看孩子了。”陆锦良打断了陆锦生的思绪,递给他一身新衣裳:“这是娘之前估摸着你的身量给你做的。”

  “小弟长大了,这些年辛苦你了!”陆锦生接过衣裳,拍了拍小弟的肩膀。

  “哥,我不辛苦,我也是家里的男子汉,都是我应该做的。”陆锦良得了哥哥的肯定,心里很是高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