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84.撸狗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47 2019-08-20 12:29:41

  “娘,我先去洗个澡,晚饭随便整点儿吧,我估计一会儿我就得困,今天我得早睡。”余欢边往盥洗室走,边跟周氏说。

  “知道累了吧?下次还去不去?”周氏边心疼的给余欢烧水,边板着脸问她。

  “嘿嘿,娘,山上有野果子树,等过一两个月熟了就能摘了,我到时候还想去的。”余欢讨好地蹲在周氏旁边帮她放了根木柴。

  “你要想吃野果子找人去给你摘就是了,咱出钱,哪用你自己去折腾!”

  “那不一样,我不只是想吃野果子,我还喜欢体验进山的乐趣,要不天天在村里呆着多无趣。到时候你跟着一块儿去吧,有余小欧在很安全。你看看你每天就在家呆着,连镇上都不去,不无聊吗?”

  “你要是无聊就去镇上,要不就去县城都行,干啥非得进山?庄户人家的婆娘哪有天天往外跑的,谁不是围着锅沿儿转,我也没觉得无聊。”

  “哦,娘的意思是我可以随便去镇上和县城了?”余欢揶揄地看周氏,之前还担心自己遇到坏人不让自己随便去镇上呢。

  “去镇上得有人陪着,去县城更是!真不知道你以前是不是也是这性子,也不知道你爹娘怎么管得住你的?”周氏忍不住嘀咕。

  “哈哈,估计他们就是管不住,要不怎么能让我一个人跑出来。”

  “哎呀,娘可不是那个意思,你不准多想啊!”

  “娘,我没多想。你看我这趟进山不就找到我之前养的狗了吗?这也算一大收获不是?以后我进山可以带上它,肯定安全。”

  “行,你啥时候都有理,我也管不住你,就是有一样,一定注意安全!我这一天在家都担心坏了。”

  “娘放心吧,我就算去也带够了人。”

  “行了,快去洗吧,水好了。这狗你自己洗吧,我可不敢上手。”

  “呵呵,我自己给它洗,娘去做饭吧,小弟一会儿就回来了,他估计也饿了。”

  余欢把余小欧和自己都洗干净,又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洗了,拿到院子里晾上。

  周氏已经叫吃饭了。

  吃完了晚饭,余欢让周氏帮忙找出之前换下来的旧褥子,铺在自己的炕边上给余小欧睡。

  余欢和陆锦良都累了,收拾完早早地就各自回屋上炕睡了。

  周氏在自己屋里做针线,边做边念叨:“这丫头啥都好,就是太能跑,哪儿都敢去,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第二日,余欢是被余小欧的花式舔脸给舔醒的,看着余小欧近在眼前的狗脸,余欢内心很安宁,她爬起身抱住狗头就是一通揉搓。

  “哈哈,余小欧,在山里做了几年野狗突然又住回室内有没有不习惯啊?我允许你去山上溜达,但是尽量不要离开时间太久!”

  “啊哦…”人家还是在室内待着比较习惯好不好?不过偶尔去山上溜达溜达也是不错的,本狗王会给你带野味的。

  余欢撸了一会儿狗才起身洗漱,吃过早饭又开启她轻松惬意的乡下度假模式。

  余小欧也趴在余欢脚边舒展了一条狗的慵懒姿态。

  里正来的时候,家里三人一狗正在院里的葡萄架下玩扑克牌呢,这当然是余欢发起的,扑克牌也是自制简陋版的。

  “里正,快坐!您这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周氏起身请里正坐。

  里正看了一眼余小欧,迟疑了一下,最后见它乖乖趴在余欢的脚边,看起来很是乖巧,才小心翼翼地坐在离余欢最远的位置上了。

  “锦生娘啊,我今儿来是因为你家这狗的事儿。村里有人来找我,说你家这狗个头太大,而且又是从山上带下来的,肯定有野性,这养在家里有危险啊!”

  “里正啊,这狗是有来历的,这是锦生媳妇以前养过的狗,后来走失了,没想到她这次进山遇到了,这才带回来的。您也知道,锦生媳妇忘了以前的好些事儿,这难得能记得自己以前养过的狗,让她养在身边也是对她想起以前的事儿有帮助不是吗?”周氏诚恳地对里正说。

  “这我能理解,可是现在是村里人害怕,怕这狗跑出去伤人,毕竟是在山上待了挺长时间的,没准儿就吃过活物呢。”

  “里正叔,我这狗能打猎,可是他从不吃生肉,在山上也是只吃野果子的。我能保证它不会无故攻击人,除非它是自卫反击。这狗有灵性的很,它能听懂人的话,也能分辨谁对它有没有恶意。您可以跟村里人说,这狗我一定要养在身边的,若是谁真的害怕那就离我家远远的不就好了?我是不会让它自己随便出去院子的,等过了秋天我家买的宅基地就全圈成院子,足够它撒欢儿,它也不会出去碰到村里人。况且村里养狗的人家不在少数,恶狗也有,怎的我家就养不得?难道大家不知道狗本身就是从狼驯化而来的吗?”

  “话虽是这么说,可架不住村里有些闲言碎语,这对你家影响总是不好啊!”

  “自从我嫁到陆家村,村里关于我的议论就不少,我不在乎,但是谁要是乱说话传到我娘和小弟耳朵里,我可得跟他好好说道说道!里正叔,大家过自己的日子,那些闲的嗑牙的人咱管不着人家的嘴,只是请您还是多约束那几个爱嚼舌根的人,有句话叫‘祸从口出’,别说了不该说的话,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余欢最后几句话说得语气平缓,可里正莫名听得有些后脊发凉,他都有些怀疑余欢的身世是什么了不起的高门大户,要不怎么能有这么慑人的气势。

  余欢其实并不是这样尖锐的人,尤其是对村里人,她大多时候的形象都是温润和缓的,那只是因为别人没有触碰到她的底线:家人。

  而这次涉及到的余小欧就是余欢最特别的家人,它与她有在前世共同的经历和记忆,如今又在异世重逢,这自然是一种奇特的关系,她自然要维护它,不容他人欺辱。

  “好好,那些人那里我去说,不过你可得看好了,一定不能让它伤了人啊!”

  “里正叔放心,它还是很乖巧的,您看从您进门到现在,它不是一直都安安静静地趴在这儿嘛!”余欢说着揉揉余小欧的大脑袋,后者享受地眯了眼睛。

  里正也不好再说什么,随便聊了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