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83.余小欧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60 2019-08-19 11:01:13

  吃过午饭,大虎叔他们继续捞鱼苗。

  余欢他们围着瀑布旁边转悠。

  余欢走着走着总觉得被什么盯着,可是又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余欢忍不住左右张望,想看看是什么盯着自己。

  王树先发现了余欢的异样,走过来问她怎么了。

  “我从刚才就觉得好像被什么盯着一样,不过好像没有恶意,就是一直跟着我。”余欢告诉了王树。

  这时旁边传来了王树同伴的惊呼声:“有狼,大家小心!”

  王树几人迅速向余欢和陆锦良靠拢,同时向河里的谢大虎他们示警。

  几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一丛灌木丛,刚才就是在那里看见狼的。

  余欢紧张地一手握着小猎刀,一手护着陆锦良。

  陆锦良举着弓弩,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有几只?看清了吗?”余欢压低声音问。

  “就一只,好像一直站在那片灌木后面没动过。我也是无意中瞥了一眼。”刚才惊呼出声的小伙子回答。

  几人跟灌木对峙了一会儿,灌木后传来“飒飒”的树叶摩擦声,几人警惕地盯着,握紧了手里的武器。

  灌木后走出一只体型巨大的“狼”,若两脚站立肯定比一个成年男人还高。

  “都别轻举妄动。”王树盯着那“狼”低声提醒身边的人。

  那“狼”从灌木后踱出来之后就停在离几人五米远的地方,一直看着余欢,还冲她“呜呜”地吼了几声,竟让人听出了委屈的语气。

  “余小欧?”余欢也盯着那“狼”仔细观察,见它盯着自己,还冲自己发声,竟有种熟悉的感觉,不自觉出声叫了它一声。

  余小欧是余欢前世养的一条阿拉斯加犬,是自己十四岁那年爸爸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可是余小欧在余欢大学毕业那年就因为年纪太大去世了,自己还因此哭了一晚上,此后就再也不敢养宠物了。

  此时的余小欧跟前世两三岁时的样子很像,只是皮毛更亮,眼神让余欢觉得很熟悉。

  “你是余小欧?你认得我?”余欢向前走了一步,被王树伸手拦住了,余欢没再往前走。

  余欢心里也是疑惑的,自己现在的皮囊并不是前世的样子,若真是余小欧它怎么认出自己的?

  “小欧,如果真的是你,你就摇摇尾巴。”

  余小欧真的摇了摇尾巴,热切地继续盯着余欢。

  “你认的我是不是?你知道我是余欢?”余欢抛开心里的疑惑,看到余小欧熟悉的眼神,心里很又高兴又感动。自己即使换了皮囊,灵魂穿越千年,余小欧竟然还能认出自己,这种感受用语言无法形容。

  余欢拍拍王树挡在前面的胳膊,示意他不必紧张:“这不是狼,它是只大型犬,应该是我以前养的,至于怎么到了这里,我真无法解释。”

  王树半信半疑地放下了手,但还是警惕地盯着余小欧。

  余欢慢慢上前。

  “嫂子!”陆锦良不放心地拉着余欢的袖口,跟着她往前走。

  “小弟,没事儿,在这等我,你看它完全没有恶意,也没有攻击我们不是?”余欢拍拍陆锦良的肩膀,示意他放手。

  陆锦良虽然放了手,可还是跟在余欢旁边。

  余小欧看着余欢上前,也往前挪了几步,看着余欢冲它张开手臂,才快步冲进了余欢的怀抱,它知道自己体型巨大,最后自然地放慢了速度。

  余欢抱着余小欧的头,真实地感受到它的体温,这才最后肯定这真是自己前世养的那条狗,余欢心底最深处的寂寞和彷徨似乎有了归处,在这异世,自己有了熟悉伙伴,尽管它只是一条狗。

  余小欧也“呜呜”地诉说自己的委屈,明明自己已经死掉了,却又在这危险的山林里醒来,醒来的时候还只是小小一只,狗都要吓尿了好不好!虽然主人换了样子,可自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还有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很熟悉。

  一人一狗抱在一起,根本顾不上旁边面面相觑的旁观者,谁管他们懵逼不懵逼。

  归途十人的队伍中便多了一只狗,一只像狼一样的巨型犬,不要太有安全感哦。

  小孩子比大人更容易亲近动物,陆锦良和小虎很快就跟余小欧成了玩伴,一路互相追赶,跑跑跳跳,比上山的时候热闹多了。

  有余欢的保证,几个大人也放松了警惕,跟在后面走着。

  大虎叔和两个猎户一人背了一桶的鱼苗,回程只能纯赶路。

  王树他们倒是边走边有收获,野鸡野兔不算什么,后来竟然猎到一头雄鹿,余小欧也帮着赶猎物,野猪被它追的嗷嗷叫。

  王树四人抬着一头鹿和一头野猪,也不再打别的猎物,一行人这才径直下了山。

  此时,天色还亮着,田地里还有勤劳的人在侍弄庄稼。

  看到余欢一行人带着猎物从山上下来,都又惊讶又羡慕。惊讶余欢和两个半大小子竟然敢跟着进山,羡慕人家收获满满。待看到同行的余小欧都吓得止住了想要上前打招呼的步子。

  余欢几人只跟他们远远地打了招呼。

  大虎叔带着人直接去鱼塘放鱼了,小虎不愿意走,就跟着陆锦良回了家。

  余小欧的到来自然吓了周氏一跳,余欢解释之后,周氏又见余小欧果然乖巧,才慢慢地不怕了。

  王树四人送了余欢他们到家就要告辞,还要把猎物都留给余欢。

  余欢只收了几只野鸡野兔,让他们把鹿和野猪带回去给高掌柜,酒楼里用的上,而且这是王树四人猎到的,自己也不能占了。

  王树他们没再多说,只当场把野猪放了血,给余欢留了半扇猪,让她分给大虎叔他们。

  余欢没再拒绝。

  王树他们去白玉芽作坊套了自己来时赶的马车,拉着猎物跟余欢他们告辞走了。

  余欢把留下来的猎物分了四份,让陆锦良和小虎把三份给大虎叔送去,让他分给另外两个猎户。

  忙活完了这些,余欢找了换洗衣物,带着余小欧去盥洗室洗澡了。

  这进山一趟虽然没有遇到什么凶险,可一路走了那么远,又有各种惊吓,余欢已经感觉精疲力尽了,不由羡慕陆锦良和小虎的精力旺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