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80.猎刀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219 2019-08-14 19:50:48

  洪掌柜一看见余欢就赶紧从柜台后面快步走了出来,上次余欢给他的小炉子图纸可是又让他大赚了一笔啊。

  “余娘子,今儿这是又给我送生意来了?”洪掌柜笑呵呵地请余欢进了后面的厢房。

  “我今儿要打的东西可能不会有大销路,而且还要您给我保密。”余欢说着拿出一张小弩的图纸,这是一款扣动扳机发射弓箭的弩,前世余欢在一本军事杂志上看到过一篇关于冷兵器的文章,有弓弩的介绍和图纸,虽然有些细节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自己在家琢磨了好久也算画出来了。

  洪掌柜接过一看,有些惊讶:“余娘子怎么要打兵器?朝廷可不准百姓私自打造兵器的!”

  “我这是打猎用的,我一个女子又不会造反,打个小弩也不行吗?”

  “哎哟,姑奶奶,慎言慎言啊!这话可不敢乱说!”洪掌柜吓得挥挥手,又冲门口张望了两眼。

  “呃…”余欢撇撇嘴,一时忘了自己是在封建统治下了,造反俩字儿真不能说出口。

  “抱歉抱歉,我一时嘴快。我这小弩也就是进山防身用的,您不必担心。”余欢赶紧安慰洪掌柜,这么大块头做出一副紧张兮兮的表情实在有些喜感。

  “这个弩看起来很精细,我不敢保证能不能做出来,只能试试。”

  “那就试试吧,要是不行就帮我打这款吧,这款简单一些。”余欢说着又递给洪掌柜另一张弓弩的图纸,这款弓弩就是靠拨动一根弓弦发射的,比较简单。

  “再帮我打一把弓箭,比猎户用的小一些,要不我拿不动。”

  余欢付了定金,就出了打铁铺子。

  最后去了回春堂,章大夫却不在,余欢只好把凉皮和调好的调料给了黄大娘,教了她怎么凉拌,就告辞了。

  从镇上回村,两人先去接上春婶儿,后面还跟着带着铺盖卷儿的喜子和铁头。

  俩人的爹娘都出来送,嘱咐两人好好干。

  “这就是锦生媳妇吧?谢谢你给我们喜子和铁头这么好的活计,这镇上都找不到这么好的活儿啊!”喜子娘冲着余欢点头,觉得这小媳妇虽然笑着却让人有种不敢靠近的气势。

  “您不必客气,这都是看春婶儿和松枝大哥的面子,而且喜子大哥和铁头大哥确实勤快、踏实,请他们也是看重他们自己的能力。”余欢不急不慢地说。

  “弟妹,你们就放心吧,离得也不远,他们想家了也能回来看看,有我照应着呢!人家锦生媳妇看重我们家,这才愿意用他俩,这要想干就得签保密契约,你们可要把住嘴。”春婶儿软话硬话各说一半,很是明白事理。

  “签,肯定签,到了人家作坊里可要听人家安排,可不能光想着疯玩儿!”铁头爹又跟着嘱咐。

  几人又寒暄几句,春婶儿就催喜子俩人上车,跟娘家人告别之后就回家去了。

  喜子和铁头很兴奋,一天六十五文工钱,管吃管住,住的还是青砖瓦房,吃的肯定比家里好,他俩这活计比在镇上当伙计的都好。而且主家还长得那么好看,俩小伙子隐隐害羞。

  回了村,余欢只管自己回家,春婶儿去安排自己的侄子,松枝大哥也要继续做凉皮,高掌柜明天就要了五十张的量。

  过了两日,大虎叔来通知余欢:鱼塘完工了,让她去看看。

  余欢去看了,鱼塘大概有两亩地那么大,水很清,大概因为是活水的关系看起来波光粼粼,像个小湖。

  周边盖了围墙,鱼塘边盖了几间屋子,还有鸭舍,一切设计都很合理,余欢很满意。

  “大虎叔,你们果然是懂行的,我觉得很好,接下来买鱼苗和鸭苗的事儿也都交给您了,我就偷懒做甩手掌柜的了。”

  “放心,交给我,河里的鱼我还在捞,每天捞到小的就放进鱼塘,咱这没有卖鱼苗的,我想着哪天进山去山里的河里去捞点儿。”

  “大虎叔,您要进山带上我呗,我给您找两个武艺好的免费帮手,高掌柜答应派给我的。”余欢一听进山赶紧把自己推销出去。

  “你要跟着进山?这不行,太危险了,这浅山都有野猪这样大块头的野物,更不用说深山里了。”

  “您放心,高掌柜会给我几个人保护我,我自己也会做好准备,肯定能照顾好自己,不给你们拖后腿。”余欢赶紧保证。

  “这…我不敢答应你,你先跟你婆婆说吧,要是她同意了再说。”

  余欢呼了口气,确实最难搞定的是自家婆婆啊,自己可受不了她红着眼眶跟自己卖可怜,慢慢再说吧。

  接下来的日子,余欢过得很惬意,每天给陆锦良讲讲功课,练练瑜伽,琢磨琢磨吃食,画画花样子,去菜园子转转,摘几颗红了的柿子(西红柿),当然时不时地还要跟周氏提一下山里的事儿,企图慢慢打消周氏对自己进山一事的紧张情绪。

  这日是赶集日,余欢想着一般赶集日章大夫都会在医馆坐诊,今天去肯定能见到他。

  于是一早,余欢就装了自己昨日刚做好的柿子酱,带着陆锦良跟着松枝大哥一起去镇上了,对那老头就得用美食来贿赂啊。柿子酱也就是番茄酱,他们这地儿管西红柿叫柿子。

  到了镇上,余欢带着陆锦良跟松枝大哥分开,先去了打铁铺子。

  洪掌柜还是没打出那个复杂的小弩,余欢只好退而求其次要了那把简单一些的,洪掌柜因为觉得愧疚还特意给她打了一把小号的猎刀。

  余欢付了钱,拿回了小弩的图纸,又把东西包好,让陆锦良帮忙背着,俩人出了铺子。

  “嫂子,嫂子,你这猎刀和弩是给我打的吗?”陆锦良一出铺子就兴奋地问。

  “呃…”余欢看着最近个子猛长的小弟,突然有些尴尬:“小弟啊,那个…你现在还用不上这些呢,等你再大点儿,嫂子再给你打好不好?”

  “那…你这是自己用的?你要进山?”

  余欢忍不住捂脸,光想着攻克婆婆了,怎么忘了还有个对上山一直跃跃欲试的小叔子?

  “我是想进山,但是还不能带你,你得再长两岁才行。”

  “啊…嫂子,我个子都快赶上你了,我比你力气大,比你跑得快,我还跟大虎叔练过呢,怎么还不让我跟着?我肯定不给你拖后腿。”

  余欢嘴角直抽抽,姐不要面子的啊?姐不长个儿是还没到时候,有本事别拿个子说话啊!

  “你要是能让娘同意我就不反对!”余欢丢下一句转头冲着回春堂大步走了。

  陆锦良一脸得逞地笑着追在后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