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78.凉皮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04 2019-08-12 16:46:18

  高掌柜吃饱喝足,带着余欢给的菜方子心满意足地走了。

  还不等天黑就派人送来了几包种子和一张一千两的银票,说是买菜方子的银子。

  第二日,余欢就带着陆锦良和小虎在菜地里找了块空地种了各种瓜,期待着夏天可以痛快地吃。

  种完瓜,余欢发现草莓丛里已经有点点红色的小果子了,仨人惊喜地翻翻找找摘了一小盆底,尝了一颗,甜中带酸,草莓味儿很天然,很香。

  “嗯,等下次再摘的时候我就留些种子,咱明年再种。”余欢边吃边说,这年头水果太少,又不让进山,只能自己种,那山里肯定有好些水果,啥时候可以去啊……

  “欢啊,咱家的麦子也该浇水了,要不就影响麦子灌浆了,可是这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帮忙了。”周氏从厨房出来,跟余欢说现下的难题。

  “那要不让松枝大哥去镇上帮忙找几个人?”

  “这倒是行,那…”

  周氏的话还没说完,大虎叔就来了。

  “大虎叔,你咋有空过来了?不是鱼塘那边出事儿了吧?”余欢疑惑地问。

  “没有,鱼塘那好着呢,陈师傅给找了个好地儿,离河边也不远,说是能挖出水来,直接活水养鱼。”

  “真的?陈师傅真是好本事。”余欢夸。

  “我过来是问问你家的地浇水的事儿,村里不好找人帮忙了吧?我想着我跟陈师傅他们去给你们浇,陈师傅他们挖水沟都是小意思,有个两三天就浇完了。”

  “这真是一瞌睡您就送枕头了,我娘正愁这事儿呢,那就请你们帮忙了,跟陈师傅他们说,这几天的工钱照常算。”

  “好嘞,那今儿就开始浇了,你们什么都不用管,就做饭就行了。”大虎叔说完就摆摆手走了。

  麦子浇完那天正好是端阳(就是端午节),周氏一早就在各屋门口挂了艾草,还给余欢和陆锦良系了五色彩线。

  中午包了粽子,这个余欢不会,在一旁跟着学,最后也包的有模有样了。

  端阳节的第二日,白玉芽作坊就最后完工了。

  余欢又请牛师傅他们在厨房旁边盖了一间小盥洗室,特意垒了一个灶台用来烧洗澡水。

  当日所有的工程都完工了,徐叔给牛师傅他们结算了所有的工钱。

  余欢做了一餐丰盛的晚餐作为收工饭,宾主尽欢,吃完便散了。

  大虎婶儿和小虎终于可以回自己家了。

  第二日,松枝大哥就把在镇上订做的木架子运回来了,白玉芽作坊终于全面开工了。

  除了一个门房,有五间屋子,三间屋子用来发白玉芽,一间用来做仓库,还有一间有灶台的,余欢特意留着做凉皮的。

  余欢早就带着陆锦良用村里的石磨磨了一小袋绿豆粉,这会儿余欢把之前就做好的铁盘子找了出来,洗刷干净。领着陆锦良从侧门去了作坊。

  余欢让陆锦良帮忙生火,锅里加了水。

  自己把绿豆粉加水做了面糊,又和了一小块白面,在盆里加了水,开始洗面。

  “嫂子,这是干啥呢?”陆锦良一边烧火一边好奇地看着余欢的动作。

  “这叫洗面,一会儿就做出好吃的了!”

  余欢把洗好的面块儿先放在锅里蒸,面筋蒸好放一边晾凉,就开始准备最重要的步骤了。

  铁盘里先抹了一层油,余欢盛了一勺面糊倒入铁盘,左手垫着布巾握着铁盘边稍一转动,面糊就均匀地铺在铁盘上了。

  余欢把铁盘放在锅上,稍微一加热,见面糊已成型,把铁盘拿出,轻轻一揭,一张白润透明的凉皮就成了。

  “哇,嫂子,这是什么饼?这么薄,都是透明的呢!”

  余欢把凉皮放在准备好的盆里,又接着做下一张。

  “我管这个叫凉皮,夏天凉拌着吃最好了,今天午饭咱就吃凉皮。”

  余欢动作很快,一盆面糊做了二十几张凉皮。

  俩人把作坊稍微收拾了一下,又去旁边的屋子问松枝大哥要了一小盆白玉芽,就端着凉皮和面筋回家去了。

  余欢切了十张凉皮,又切了面筋和香菜,用热水焯了白玉芽,最后把所有的食材放在盆里,加盐、酱油、醋和芝麻酱拌匀了。

  磨芝麻酱是余欢给高掌柜出的主意,主要是余欢嫌麻烦,不想自己磨,就把主意告诉了高掌柜,自己跟着吃免费芝麻酱。

  陆锦良先忍不住端了一碗,一口下去就停不了筷子了,边吃边含糊地说“好吃”。

  余欢盛了一半给春婶儿家送去,得到一家人的肯定。特别是最近胃口一直不好的松枝嫂子,吃的最多。

  “徐叔,这就是我之前说的另一个买卖,也是用绿豆做的,就叫凉皮,夏天肯定有销路。怎么样?”

  “你琢磨出来的东西肯定是好的,你这个买卖打算怎么做?”

  “我想还是跟白玉芽一样,我教给你们,你们来做,所有的供货渠道都用白玉芽的,也不用再重新找合作方。”

  “这个凉皮可比白玉芽方子复杂,别人肯定不容易琢磨出来,你要不还是自己做吧,你不是还要把方子卖给如意酒楼吗?”

  “徐叔,我还是那句话,我信得过你们一家,而且我自己不想天天在作坊里做工,我出方子和本钱,你们出人,咱们白玉芽不是合作的很好吗?”

  “锦生媳妇给咱家的实惠已经够多了,也不差再接一回,还是那句话,好好给锦生媳妇干,别给她扯后腿就是帮她了。你们爷俩还想不明白?”春婶儿看着家里的俩大男人磨磨唧唧不爽快,自己忍不住出口。

  “就是,还是春婶儿想的明白!我今天还多做了十张凉皮,明天我跟松枝大哥一起去镇上,先跟高掌柜签供货协议,其他镇上的掌柜晚几天再说。他们白玉芽的供货协议刚续签,这凉皮先不急。”

  “好,明天一早我接你一起去镇上。”松枝大哥点头应了。

  “那一会儿吃完午饭,咱们去作坊那边,我先教你们做凉皮,不过这灶台上的活儿徐叔和松枝大哥行不行?”

  “要不我来学吧,他俩都没进过厨房。”春婶儿说。

  “待会儿都试试吧,这个不难,春婶儿还得照顾嫂子呢。”余欢提议。

  “行,我和松枝都试试,不行再让他娘来。”徐叔发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