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76.承包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328 2019-08-10 23:56:57

  晚饭后,余欢让陆锦良去给喜子和铁头传个话,让他们这两天帮忙看看都有哪些人在开最西头的那三亩荒地。

  余欢想着,以后家里的地这么多,必须要请靠得住的人来打理。

  周氏对于家里买长工的提议坚决反对,余欢也理解她的想法:一是身份问题,周氏接受不了用下人,自己又不是地主,这买了下人村里人也得说三道四;二是名声问题,自家没有顶家的男人,家里就一个寡妇、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寡妇的小媳妇、还有一个才十岁的小子,这要是买几个长工回来,肯定招人闲话,有碍名声。

  如此余欢只好把眼光又放回村里这几家没有田地的外来户身上,品性要考察,报酬也要好好计算。

  等陆锦良传完话回来,余欢就叫了他和周氏来商量以后这些地的管理问题。

  “我看咱们就请你刘大叔他们帮忙是最合适的,他们没地,也是种地的好把式,又勤快。”周氏说。

  “我也觉得他们合适,就是这个报酬方面怎么算?咱家这些地一年的活儿可不少,特别是荒地那边,估计这两年要经常锄草。咱是按天付工钱,还是按收成付工钱?”

  “嫂子,要不就两种都说明白,让他们自己选嘛。”陆锦良出主意。

  “小弟主意不错,就是这按天付工钱却是对咱们不太合适。”

  “是啊,咱家就仨人,也没法儿监工,这要是遇到偷奸耍滑的,咱们得吃亏。”周氏也是担心招人的人品。

  “刘大叔他们几个的品性倒是不必太担心,就是荒地那边工作量太大,要是工期太长就影响收成。我有个想法,咱那十五亩庄稼还是有需要的时候再按天请他们帮忙,荒地那边就按收成来付工钱吧,一季绿豆收获之后按收成的三成付给他们,你们觉得怎么样?”余欢提议。

  “三成是不是太多了?绿豆的卖价可是比棒子高,这出去租地种刨除了税粮和租粮也就才得两成的粮食,还要自己买种子,这一亩地的绿豆和粮食一比可是差得挺多的呢。”

  “娘,咱那片荒地草籽多,这两年估计活儿多,收成也不会特别好,要不就这两年给三成,两年后咱再减成两成?”

  “那行吧,那作坊那边要用的绿豆还得多收,要等荒地那边有收成还得几个月呢。”

  “娘就放心吧,作坊的事儿都交给徐叔和松枝大哥了,现在周边的村子都知道咱们作坊收绿豆,好些自己来送的呢。我看卖豆腐的都可以用黄豆换豆腐,那些来买白玉芽的掌柜让他们也可以用绿豆来换白玉芽,这样咱们的绿豆应该也够用了。买绿豆种子的事儿我也请松枝大哥帮忙了,过几天荒地整好了,就可以种了。”

  土地的事儿商量完了,三人便各自回屋休息。

  今日因是上梁的日子,所有的泥瓦匠都没有上工,牛师傅允许他们各自回家去看看,算是放假。

  大虎婶儿和小虎也回了自己家。

  第二日,吃午饭前,陆锦良和小虎从作坊跑回来报喜:“娘,嫂子,咱家的井出水了!”

  “真的?太好了,以后良子不用去河边挑水了。”周氏高兴地把手里端的菜放在桌子上就往外走。

  余欢也擦了手跟出去了。

  看着还没有修井台的水井,余欢笑了。心想自己好歹也是来自现代的灵魂,没想到这有口井就满足了,从没觉得自己是这么容易满足的人,似乎来了这古代之后,自己更容易适应原始生活了。

  午饭的时候,大虎叔跟陈师傅提了请他帮忙看地挖鱼塘的事情,陈师傅自然答应了。

  饭后余欢给了大虎叔五十两银票,作为建鱼塘的第一笔投入,一切事宜让大虎叔自己拿主意。

  事情都安排好了,余欢除了每天帮忙做饭,就有时间想富贵鸟的花样子了。

  第二日,荒地那边也传来好消息,最后一片荒地也开完了,喜子和铁头运完最后一车石头,回来给周氏他们报喜,也顺便告诉了余欢帮着整那三亩地的人都有谁。

  不出余欢所料,义务帮着整地的主要是刘大叔那几个外姓户,还有大青叔几个同姓的叔伯兄弟今天也过去帮忙了。

  余欢和周氏去验了地,结了工钱,又给刘大叔和大青叔那十几个义务帮忙的每人多结了一百文。

  他们自然不收,推脱了几个来回,余欢最后也没办法,只能领了这次的情。

  “那我就不跟几位叔伯大哥客气了,这八十亩地还要烧地,几位若有时间,这活儿还是交给你们,过几日这地就要种绿豆,我们还要请人,你们愿意干的话,我们可以谈谈报酬的事儿。”

  “锦生媳妇,我家过几天麦子要浇水,要是浇完了水你家还要人,我就来帮你们干。”大青叔说。

  几个家里有地的也纷纷表示若是家里的麦子浇完了可以来帮忙。

  “那行,你们先忙自家地里的事儿,要是这边到时候还要人,我就还请你们。刘大叔,你们呢?”

  “我们也没地,你要找人干活儿,我们随时有时间。”

  “那好,这八十亩地我想承包给你们种绿豆,就是种子我来提供,地你们来负责,这绿豆从种到收都是你们自己干,中间要浇水、锄草还是施肥都你们自己安排,最后我将绿豆收成的三成按市价给你们结工钱,绿豆我都要留着的,你们觉得怎么样?”

  “你这什么承包比租地种粮食可给的多啊,那绿豆收了之后还种别的吗?”刘大叔问。

  余欢看了周氏一眼,自己不懂啊,收完绿豆还能种什么啊?

  “还能种一季秋棒子,麦子是种不了了,要是种了麦子就会耽误明年种绿豆,而且这地还不适合种麦子。”周氏给余欢解释。

  “那就可以种一季秋棒子,你们要是愿意也是一样按收成的三成算报酬,秋棒子你们可以选择留棒子还是换钱都可以。各家想要承包几亩地可以自己要求,要想几家一起承包也行。”余欢对几人说。

  “锦生媳妇,我想包十亩行不行?”刘大叔激动地问。

  “刘大叔,按说你们想承包多少都行,不过这十亩可不少啊,您可量力而行,别累坏了自己。”余欢提醒。

  “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给你们糟蹋了这地,家里还有你婶子和俩半大小子呢,都能干活儿,你们家给了咱这活路,咱还能怕累?”刘大叔内心很兴奋,原来也租地种过,可每到收成的时候就被各种克扣,到手的粮食除了留种都不够一家一年的口粮。这锦生家厚道,干了这么多回活儿从来没亏待做活儿的人,自己愿意相信他家,想要搏一搏。

  “那行,我就给您包十亩,到时候干活儿可以去我家借牛。明天去我家咱签承包契约。”

  有了刘大叔带头,这家五亩,那家十亩,很快八十亩地就被各家承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