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72.验地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211 2019-08-05 22:09:22

  “娘,嫂子,刘大叔来了。

  周氏和余欢放下碗,出了厨房。

  “他刘叔,吃饭了没啊?在这吃碗面吧。”周氏给刘大叔递了一个板凳。

  “七嫂,我吃过了才过来的,这是今天开荒的时候孩子娘带着孩子们在地里挖的荠菜,想着你家天天管饭肯定能用上,就给你们送过来了。”刘大叔把手里的篮子递过来,满满的一篮子择好的荠菜。

  “你们这送的也太及时了,这天天就是缺菜,替我谢谢弟妹啊。”周氏接了篮子。

  “刘大叔,坐一会儿吧,我去给您把篮子腾出来。”余欢拿了篮子进了厨房,把荠菜倒进笸箩里,又把自己做的蘑菇肉酱盛了一大碗放在篮子里提了出去。

  刘大叔正在跟周氏说开荒的情况:“有干得快的明天就能完工了,到时候你们就能去验收。七嫂真是没看走眼,那块荒地清了石头,锄了草,下面都是土,再烧了草籽,施遍肥,就能种东西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第一年也不种庄稼,就想先种点儿绿豆什么的,慢慢养两年,那地也就能好了。”周氏很高兴。

  “种豆子挺好,那些东西耐长。”刘大叔点头。

  “刘大叔,明天能验收的地能有几亩?剩下的地依您看差不多多久能完工?”余欢坐在旁边问。

  “明天能有个十几亩,剩下的再有两三天也差不多了。”

  “那好,那明天咱们就先去验收,还有十七亩地没动呢,明天完工的我当场给结工钱,要是愿意继续干的,咱就把剩下的十七亩再分配一下。”

  “好,明天早上你们就去验,最好叫上里正给看着,省的有泼皮的找麻烦,里正在的话能帮你们看着点儿。”刘大叔建议。

  “好,谢谢刘大叔提醒。”

  “那行,天儿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咱们直接在地头碰头。”刘大叔起身告辞。

  “刘大叔,这是我们今天晚上做的蘑菇肉酱,您带回去拌面条儿吃。”余欢把篮子递给刘大叔。

  “闻着真香啊,我这多不好意思,就送点儿荠菜还拿回去这一大碗肉酱。”

  “我们这叫礼尚往来,刘大叔还是别推了,带回去给婶子和弟弟妹妹们尝尝。”余欢说。

  “行,我就不客气了。你们别送了。”

  晚上洗漱之后,周氏和大虎婶儿点着油灯在炕上做被子。

  余欢让她们早点睡,白天再做,俩人说这么早睡不着,就干点儿活。

  余欢想做一本白玉芽作坊的总账本,索性就拿了纸笔去周氏屋里跟她们凑在一起做。

  余欢在炕桌上画表格,先做一本作坊的内部收入支出账本,将这几次的出入账都填好了;又做了一本进货方的账本,列名了日期、进货方、进货量、进货金额及押金余额。

  这两本账都用了阿拉伯数字来记账。

  余欢想该把这种数字教给大虎叔和松枝大哥,现在陆锦良已经会多位数的加减运算了,也该教他乘除运算了。

  想到这,余欢又写了一张九九乘法表,打算明天开始让陆锦良先背乘法表。

  周氏和大虎婶儿做好了两床被子芯,时间也不早了,就催余欢收了东西去睡觉了。

  第二日一早,余欢用刘大叔送来的荠菜剁了馅儿,教周氏和大虎婶儿包馄饨。

  “这叫馄饨啊?还用方方的皮儿,跟饺子还真不一样啊!”周氏边跟着余欢学包馄饨边说话。

  “是啊,这馄饨是要带着汤一起吃的,咱菜园子里的香菜长出来了吧?待会儿拔几棵做汤。”余欢麻利地包了一个个馄饨。

  余欢看馄饨包得差不多了,就让周氏去烧火准备煮大骨汤,自己继续和大虎婶儿把剩下的馄饨包完。

  “我真是为啥要提议包馄饨?自己坑自己啊!”余欢包完最后一个馄饨,忍不住哀叹,几百个馄饨的工作量都是自找的啊!

  大虎婶儿另烧一锅水,准备煮馄饨。

  余欢去后院的菜地里拔了一把香菜,洗了切了,放在大碗里备用。

  大骨头汤也煮好了,余欢直接在锅里调味。

  等大虎婶儿把馄饨盛到碗里的时候,余欢挨个碗放香菜碎和大骨汤。

  馄饨都端上了桌,余欢盛了醋给每桌送一碗让他们自己加。

  “锦生媳妇,这是什么吃法?怪稀罕的。”牛师傅喝了一口汤,好奇地问余欢。

  “牛师傅,这叫馄饨,是南边的一种吃法儿,您可以加点儿醋再尝尝,味道更鲜。”

  “这几天吃你家的饭把嘴都养刁了,以后回了家该吃不下饭了,哈哈!”陈师傅在旁边开玩笑。

  “陈师傅夸张了啊,人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的草窝,这饭也是一样的,山珍海味都不如自己家的饭菜香!”余欢笑呵呵地说。

  “锦生媳妇说的对,可是这陈师傅说的也是实情,你家的饭不是山珍海味,可是这确实是我这一辈子吃过最稀罕的饭啊。”徐叔出声。

  “好吃大家就多吃,赶紧趁热吃吧。”余欢赶紧躲进厨房去吃馄饨了,老是被人夸也是会觉得尴尬的。

  吃完早饭,喜子和铁头正好过来赶牛车去荒地运碎石头。周氏和余欢便搭顺风车一起去了荒地验地。

  到了地头,已经有几个人在地里干活了。

  余欢告诉喜子他俩把地头上堆放的碎石头用牛车运到河边的碎石堆去,那地儿他俩认识,余欢就不多说,让他俩自己去干活儿。

  周氏和余欢到地里去看,经过开荒的土地已经大变样,土质看起来还是比较肥沃的。余欢并不懂怎么看地,但看周氏的表情就知道这地并不差。

  “欢啊,这地真是买对了,咱这村里几辈儿人都没有人敢下本钱下力气去整这块地,想不到还真是块好地啊。”周氏边用手抓了土去看,边高兴地跟余欢说明情况。

  “娘,那咱是不是可以准备绿豆种子了?照这进度再过四五天这地就能都整完了,这地是不是还要施肥?”

  “等把这些野草烧一遍,草木灰就能做肥,种绿豆这肥力就够了,肥施得太多,有些烧不死的草籽儿还得长。等这季绿豆收了之后还得再烧一次。”周氏解释。

  “这种地的事儿就娘来管吧,我不太懂,有啥需要我做的,您就直接说。”

  “好,地里的事儿我来管。等这边开完荒,就种绿豆,咱那十五亩的麦子也该浇水了,到时候咱就还是找你刘大叔和大牛哥他们帮忙吧。”

  “行,娘拿主意,找我拿工钱就行。”

  俩人说着话,开荒的人大多都来上工了,大家都热情地跟周氏和余欢打招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