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70.白玉芽供货下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285 2019-07-24 15:45:25

  “余娘子,我是夏庄镇的,这契约我想签一份,不过我们镇子小,能不能请余娘子在我们镇上只签我们一家?”

  “若想在镇子上做独一家也可以,不过必须保证每日进货不少于二百斤。要不您先签一个月的试卖契约,这一个月我不定量,您自己卖卖看,若是能卖到一日二百斤,那我再跟您签独家供货契约也可以。”余欢看这掌柜一脸老实相,衣着也并不如其他几位掌柜,就对他印象好一些。

  “我们也先签一个月试卖契约可以不?”其他掌柜一听,觉得这试卖契约最合适。

  “可以,我今日就带了写好的试卖契约,几位只要把各自所在的镇子名称和铺子名称填好,然后签字画押就可以了。”余欢拿出写好的试卖契约。她今日本来就想先签几张试卖契约的,一下子签几个月的契约估计那些掌柜的也没底,而且再过一个多月就到六月了,价格要变,这会儿签一个月的也合适。

  “这位徐松枝徐掌柜就是我们白玉芽作坊的二掌柜,作坊的日常经营由他负责。几位每天需要多少货请提前一天预定,第二日在如意酒楼交货,我已经跟高掌柜打好招呼了。细节问题在契约里也写明了,若有其他问题各位随时询问。”

  签好了五份契约,五位掌柜各自预定了一百斤白玉芽第二日试卖,一人交了五两银子的押金。

  余欢拿出一本空的《出货记录账本》,列了日期、镇子名称、铺子名称、订货量、出货量、订货人签字、收货人签字等项。当场将几位的信息填好,请几位掌柜签了字。

  “余娘子这账本做的很是妙啊,这每笔出货一目了然,账目清晰,到了月底查账都方便啊。”刘掌柜夸赞。

  “不光这账本,余娘子用的羽毛笔也够奇特的,之前倒是我们小瞧了余娘子,小小年纪,又是个女子,就能自己做东家,不简单啊。”

  “要说人比人真是气死人,我家闺女看起来跟余娘子年纪差不多,还天天在家就知道要吃要穿要首饰呢。”

  “几位过奖了,女儿家有父母宠爱是福气,我也只是多看了几本书,懂得一些小把戏罢了。”余欢淡笑,心想自己原来有爸爸妈妈在身边也是一样不曾处理过什么大事儿,一切有人帮忙扛着是一件幸福的事儿啊。

  生意谈完了,余欢就跟几位告辞了,她是女子,也不方便跟他们吃饭喝酒应酬,便不讲究那些客套规矩,几位掌柜也不勉强。

  出了酒楼,余欢让大虎叔去牲口买卖市场,在路上跟大虎叔说了之前跟他提过的生意。

  “大虎叔,我们今儿再去买一辆牛车,这样荒地那边用一辆,您跟松枝大哥送货用一辆。”

  “锦生媳妇,这牛车我来买,我跟你婶儿早就想好了要买牛车了,我这每天用你家牛车,咋能还让你家买一辆。”

  “大虎叔,您听我说,我之前就跟您说过想跟您做个别的买卖,现在白玉芽作坊这边有徐叔和松枝大哥,我也不用操什么心了。

  您这边我看也差不多该做打算了。那河里的鱼虽然是捞不完的,可日子长了大鱼就会少了,而且那河里的鱼谁都能去捞,你卖了赚钱肯定会有人眼红。咱想要保证以后的供货就得自己建鱼塘。您对养鱼养牲口比我们懂,我想着在河边买块地挖个鱼塘,顺便还能养些鸭子。到时候鱼塘泥和鸭子粪便还能运到我家的地里做肥料。您一个人忙不过来就请几个帮工。我直接跟您说,我跟徐叔他们算是合伙做白玉芽的生意,利润我们两家对半分。这鱼塘我也想这么干,跟您合伙儿,我出钱出主意,您出人。您觉得咋样?”

  “这……你这也太突然了,一下子就整这么大,我……我本来觉得现在已经够可以的了,我还想着要是以后河里的鱼少了我就去山里捞,你这想得比我长远啊!行,锦生媳妇,我不多说别的,你信得过你大虎叔,我一定尽我的全力把这鱼塘弄好,你说咋干就咋干!”

  “嘿嘿,好,那就先去买牛车,这也算生意投入,我出钱。”余欢很高兴,遇到几家心思简单的人,能够信任自己,帮助自己,这是值得庆幸的事儿。

  “大虎叔,您以后也是谢掌柜了,我是徐掌柜呢!哈哈,锦生媳妇今天乍一这么叫,我都懵了。”松枝大哥看余欢跟大虎叔说完了事儿,便插话聊天。

  “松枝大哥,您这掌柜的可得抓紧认字儿了啊,以后还得帮我记账呢!”

  “认,我认,这数儿我都认得差不多了,那些掌柜的名儿我得先认全了,省的被他们糊弄了。”松枝大哥猛点头。

  “那我也得认字儿了,回去就让小虎教我。”大虎叔也跟着表示要学习。

  三人说着话便到了牲口市场。

  大虎叔找相熟的卖家买了一头两岁的牛,又买了牛车,一共花了九两银子。

  三人又去找亭长办了耕牛登记手续。

  办完事儿,时间也不早了,余欢提议先吃点东西。

  大虎叔带着俩人去了一条小巷子,巷子头上摆着一个摊子,是卖面的。三人一人吃了一碗面。

  余欢心底评价,真没有自己做的好吃,就是白面条浇上一勺骨汤,一勺咸菜丁儿。这年头的食材开发做得真不够啊。

  吃完了面,余欢看时间已经晚了也就不着急了,干脆让大虎叔陪自己去趟布庄,最近天开始要热了,家里的被褥要做薄的,家里人也要做夏衣,还要买几匹白棉布发豆芽用。

  余欢让松枝大哥去订二十个大木盆,等白玉芽订单量增加就要用上了。约好了半个时辰后在镇子口碰头,三人就分两路行动了。

  到了布庄余欢给家里三人各挑了两套被褥套和枕头套的布,又一人扯了三块尺头做夏衣,最后要了五匹白棉布和十斤棉花。

  余欢问大虎叔要不要给大虎婶儿和小虎扯个尺头做衣服:“您买了,我婶儿肯定高兴。”

  “呵呵,买,买,你帮我挑。”大虎叔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么多年就刚成亲的时候给自己媳妇买过一块布。

  “那就要那块蓝色有暗纹的,夏天穿看着就凉快。”余欢帮着挑了,又问:“不给小虎买?”

  “那小子费衣裳,先不给他买,等过年再给他做新的。”

  “呵呵,小子长得快当然费衣裳,哪像我,这怎么就不长个儿了。”余欢边结账边跟大虎叔抱怨。

  “你这还小呢,还得长。”

  “这位娘子,你们买的多,这有些碎布头就算送你们的了,拿回去拼拼做个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布庄掌柜的拿出一包碎布头放在柜台上。

  “那就多谢掌柜的了。”余欢欢喜地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