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68.背诗 杂货铺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49 2019-07-09 21:47:41

  第二日一早,余欢和周氏、大虎婶儿蒸了两锅猪肉荠菜包子,馅儿里放了猪油渣,又煮了一大锅小米粥。

  早饭后,余欢指导周氏和大虎婶儿用面粉、醋清洗了猪大肠,自己则在旁边拔猪蹄儿的毛。

  陆锦良带着小虎喂完了鸡、猪和牛,就凑到余欢旁边让她讲成语故事。

  余欢这几天忙,除了早上的例行功课,已经有几天没给陆锦良讲成语故事了。

  余欢就边拔毛,边给陆锦良和小虎讲成语故事。

  等到余欢把猪蹄儿的毛拔完了,又清洗了猪肝,周氏她们把猪大肠也清洗干净了。

  余欢准备做卤味,卤猪蹄儿、猪肝、猪大肠、卤鸭子、卤鸡蛋,再煮一锅五香花生米,这样晚饭的时候卤味就入味儿了。

  余欢这边忙着,陆锦良和小虎还没听够故事呢,俩人就在厨房缠着余欢继续讲。

  余欢被他俩缠得没办法,便想着转移俩人的注意力:“我现在忙,你俩既然这么爱学习,我就教你们背一首诗,今天午饭前我检查,谁背会了,中午奖励一个鸡腿儿。”

  “好,嫂子快说,我俩背。”陆锦良赶忙催。

  “我不想背啊,嫂子,不背能不能吃鸡腿儿啊?”小虎纯粹就想听故事,可不愿意背什么诗。

  “小虎这还没听我说就放弃了?连尝试都不敢,可不是男子汉所为!”余欢激小虎。

  “我是男子汉,嫂子说吧,我背就是了。”

  “听好了,这首诗的名字叫《锄禾》,锄禾日当午…粒粒皆辛苦。怎么样,听会了吗?”

  “嫂子,我写下来了,嘿嘿,我俩去背诗了。”陆锦良用树枝在院子的地上写了下来,如果余欢看到了肯定哭笑不得,这首诗里有好几个字陆锦良并不认识,但是他用同音字代替了。

  厨房终于清静了,余欢就在周氏和大虎婶儿的帮助下把卤味都下锅了,大火之后转小火慢慢煮。周氏把火调好,放了一根粗木头慢慢烧着,仨人就暂时有时间去院子里休息一下喝碗茶。

  余欢这才看到了陆锦良写的错别字,赶紧叫了他俩来改正。余欢拿了自己的鸡毛笔在纸上写下了这首诗,又给俩人讲解了诗的释义和寓意。

  之前陆锦良从县城买回来的书里有一本是诗词集,但那是一个民间诗人自己的诗集,并不是这些琅琅上口的启蒙诗作。

  这会儿余欢突然想要不就自己把那几首简单的诗词写下来让陆锦良学习吧,想到就干,于是余欢就边想边写,把那会儿上学背过的诗慢慢回忆着写出来。

  这边余欢和俩孩子在学习,周氏和大虎婶儿在旁边边聊天边择菜。

  这时,福安来了,是孙掌柜让他来给余欢送银子和取花样子的。

  福安办完事儿刚走,取绣活儿的人来了,大虎婶儿带人去了堂屋,给大家分了绣活儿,她自己就留了五方帕子,想着这几天帮余欢她们干活儿,时间少。

  分完绣活儿,大虎婶儿叫余欢进来跟其他五人说打络子的事儿。

  余欢就将粗线绳拿出来给她们看:“这种线绳是用来打大络子的,大络子赚得多,打一个就五百文,不过也有弊端,这大络子费手费胳膊,我之前打过,一天打一个,第二天这胳膊和手都是酸疼的,手指头都能磨破皮。你们自己决定要不要接这活儿吧,要是接,我就教你们一种新编法,这种编法只适合大络子。”

  五人各自思索,又互相讨论了一下,最后就两个嫂子接了,虽然给的钱多,但伤了胳膊和手会影响干家里的活儿,那三个人都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呢。余欢就给了其他三人细线绳,让她们继续打之前那种络子。留下俩人学富贵花开的编法儿,余欢用细线绳做示范,花了小半个时辰才教会了两人。

  余欢先给俩人各拿了一个大络子的线绳,又给了一些细线绳,嘱咐俩人还是身体为重,不要勉强,还有编法儿一定保密。

  见余欢送人出了门,周氏赶紧叫她去厨房看看卤味怎么样,能不能停火了。

  余欢便去厨房看锅,锅盖一掀开,香味儿就窜出来了。其实里面少了很多卤料,现有的调料大多数都是余欢从章大夫那里搜罗来的,像八角、陈皮、当归、甘草等好几种都是药材。

  “嫂子,好香啊,这就是卤味?”小虎迫不及待地闻着味儿进了厨房。

  “这就是卤味,不过现在还不能吃,要放凉了在卤汁儿里多泡泡才入味儿,等着晚上就能吃了。”余欢边说着边看周氏把锅里的料和汁儿都盛到一个大盆儿里,准备放凉。

  “啊,还要等到晚上才能吃啊!”小虎瞬间耷拉了肩膀。

  “好饭不怕晚,中午也有好吃的啊。”余欢笑着安慰了小虎一句。

  差不多时间该准备午饭了,三个帮忙的婶子也来了。余欢今儿中午准备做三杯鸡、四喜丸子、锅塌豆腐、凉拌白玉芽、无辣版鱼香肉丝和蘑菇蛋花汤,主食是馒头。

  两个婶子负责和面,一个婶子处理鸡,周氏切豆腐、胡萝卜丝、木耳丝和肉丝,大虎婶儿剁猪肉馅儿和调味搅打,余欢依然只能坐在板凳上动嘴。

  等鸡处理好了,切成小块,周氏按余欢的步骤把三杯鸡做好放在锅里小火煮着。

  大虎婶儿和一个婶子用小炉子炸丸子、煎豆腐。

  面醒好了,那两位婶子就负责蒸馒头。

  午饭有条不紊地做好了,周氏带人把饭菜摆在院里的两张桌子上。

  吃饭的大部队还没来,松枝大哥和大虎叔先从镇上回来了。

  “锦生媳妇,有个事儿我得跟你说说。我今儿在镇上被几个掌柜的给堵上了,都想要在铺子里卖咱们的白玉芽。”松枝大哥一坐下就跟余欢汇报。

  “这是生意上门了啊!那几个掌柜的都是哪里的?开什么买卖的?”余欢问。

  “我就大概问了问,大都是开杂货铺的,咱镇上的有,别的镇上的也有。他们要的多,我没敢应,只让他们明天在如意酒楼门口等我答复。”

  “杂货铺卖白玉芽合适吗?没有菜贩子吗?”余欢问。

  “镇上都去杂货铺买菜的,庄户人家家家都种菜园子,还真没听过有做菜贩子的。”

  “那就明天我跟你去一趟镇上吧。”余欢刚说完就想到周氏给自己下了“禁足令”,待会儿要好好想想怎么说服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