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67.猪油渣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244 2019-07-08 15:34:51

  “丫头啊,我今儿可是来对了,晚上给我加副碗筷啊!”

  “高掌柜,您老怎么来了?”余欢赶紧起身迎了上去。

  “今儿中午那五十斤白玉芽全被抢光了,我是来追加订货的,再给我五十斤,晚上马上就用。”

  “晚上没有啊,今儿就收了二百斤,这会儿还没长成呢,怎么也得再长一个晚上。”余欢摊手。

  “就差一个晚上也没事儿吧,能差多少?”高掌柜着急啊,晚上可是好些人等着吃呢!

  “一个晚上可能就不够粗,白玉芽太细了水分不够,就不够白嫩,吃起来口感也会差一些。您也别太急,让食客们等一晚上更有效果,明天收的二百斤我全给您送去,早晚各一百斤,够吗?”

  “这小小的白玉芽讲究还这么多,行吧,那说好了,明天开始,一天二百斤,不能少了。”

  “好,您老放心吧,我这就去跟松枝大哥说。您老要不要一起去看看,也让您亲眼验证一下这一晚上的差别。”

  “走,去看看。”

  余欢带着高掌柜去了春婶儿家,给高掌柜介绍了松枝大哥,也跟松枝大哥说了明天开始每天给如意酒楼送二百斤白玉芽的事儿。

  高掌柜看了一下现在在发的白玉芽,见果然跟今天送去酒楼的相比差一些,不够粗壮白嫩。

  余欢又带高掌柜回了家。

  高掌柜让车夫回酒楼送个信儿,就说晚上没有白玉芽供应,明天中午限量,要吃的提前订。自己就留在余欢家吃晚饭,让车夫送完信儿再回来接自己。

  余欢让送完肉回来的陆锦良和小虎陪着高掌柜,自己进厨房跟周氏她们一起准备晚饭。

  周氏考虑余欢的腿伤和酸痛的胳膊,不让她上手,就让她坐在旁边指挥。

  余欢让大虎婶儿先把四大块五花肉焯水,然后把调好的调料涂在五花肉上,再切大片儿,码在大碗里,放上一层泡好的芥菜干,最后放在蒸屉上蒸。

  两个婶子处理猪头,先去毛,再对半切了,把猪耳朵切下来,全部焯水,等下调料的时候余欢再下手。

  周氏切了肥肉丁儿炸猪油,一个婶子烧火。

  余欢坐着择韭菜。

  等大虎婶儿蒸上扣肉,又开始切里脊肉,余欢特意交待了要切断纹理,切成一公分宽的肉条儿。

  这边周氏炸完了猪油,盛了一碗猪油渣给余欢吃。

  “娘,我不吃,太油了,给小弟和小虎吃吧。”余欢真心不喜欢这太油腻的吃食。

  周氏也不勉强,拌上白糖端出去给俩孩子吃了。

  大虎婶儿切完了里脊,按余欢的吩咐加了调料腌制,然后又调了裹在外面的面糊儿,没有淀粉只能用面粉代替。

  余欢让大虎婶儿去调糖醋汁儿,周氏继续炸里脊肉条儿。

  猪头可以下调料了,余欢把能找到的可以用的调料都放了,但是还是缺了肉桂、香叶这些调料,只能先凑合吧。

  余欢让两个婶子把自己今天取回来的小炉子也生上了火,用一个砂锅煲老鸭汤。

  “锦生媳妇,外面坐着的那个就是如意酒楼的掌柜的?听说如意酒楼在县城和府城都有呢!”忙过了一阵儿,大家慢下节奏开始有空聊聊天了。

  “是,那是高掌柜。”余欢答。

  “锦生媳妇,你咋认识这种大人物的?”

  “我之前不是受伤认识了章大夫吗?这高掌柜和章大夫是好友,我也是通过章大夫认识的。”余欢也不提菜方子的事儿,妇人家嘴巴不紧,余欢可不想再出风头,之前也跟章大夫和高掌柜打过招呼,自己要求低调。

  “你这也是因祸得福了啊,受个伤也能认识大人物。”

  “他婶子说啥呢,谁没事儿愿意孩子受伤,锦生媳妇可是受了一个多月的罪呢!”周氏听这话不高兴了。

  “哎呀,我就随口一说,你可真护媳妇儿,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你以前可不是这性子,让人家欺负了也不吭声的,现在跟个护鸡仔的老母鸡的似的了。”那婶子赶紧笑着打哈哈。

  “娘,就知道你最疼我!嘻嘻!婶子以后可不能开我玩笑啊,我娘护着我呢,哈哈!”余欢打着圆场,那个婶子不是坏心的人,刚才也是无心的话,主要是周氏护“女”心切啊。

  周氏这才露了笑脸。

  几人说着话,扣肉可以出锅了,空出锅开始蒸米饭。

  里脊肉也炸好了,周氏接着把泡好的茄子干过了一遍油,然后盛出油,炒菜。

  接下来有条不紊地把几道菜都做好了,扣肉装了盘儿,猪头肉切了厚片,所有的菜都端到院子里的桌子上,依然是分了两桌。

  陆锦良和小虎去叫人收工吃饭。

  因为今天有高掌柜在,大家还有些拘谨。

  余欢特意安排了徐叔、大虎叔、牛师傅和陈师傅跟高掌柜一桌,陆锦良和小虎也陪坐。

  高掌柜还让余欢上桌一起吃,余欢坚决拒绝了。一帮大老爷们儿臭烘烘的,还不如躲在厨房吃呢。

  余欢躲进厨房就被大虎婶儿打趣道:“锦生媳妇肯定是嫌那帮大老爷们儿臭,不愿意跟他们坐一桌吃饭!”

  “哈哈,大虎婶儿就算猜到了也别说出来嘛!我确实嫌臭。”余欢说着还皱皱鼻子,逗得几个婶子哈哈大笑。

  “我家欢儿啊就是爱干净,这天天得洗澡洗头,现在我和良子也让她天天催着洗呢,要不她还嫌我们臭呢。”周氏也笑着揭余欢的“底”。

  “这叫讲卫生,每天洗干净了不容易生病,这是医书上写的,你们可一定要注意卫生。不光自己洗澡洗头,做饭吃饭前一定要洗手,衣服被褥也一定要经常洗换。”余欢扯着医书当幌子,给大家普及卫生知识。

  “这会念书的就是不一样哈,锦生媳妇落到咱庄户人家可真是受委屈了。”

  “婶子,我可不委屈,庄户人家多好啊,人心淳朴,还有我娘和小弟护着我呢,天天吃得好睡得好,还有这村里的大娘婶子,大家都互相帮扶,这可不就是最好的日子?何来委屈可言?”

  “哎呦,这话说的我都觉得自己过得是最好的日子了。锦生娘,你可等着享福吧!”

  “我现在就是在享福了,快尝尝这猪头肉,还有这扣肉,你们今儿就有口福。”周氏说着给几位婶子夹了肉。

  说笑中晚饭结束了,高掌柜也被车夫接走了,临走前还拉着余欢问糖醋里脊的做法,余欢简单地说了,让他根据之前给的糖醋鱼做法做。

  一番收拾之后,周氏又给余欢抹了一次药,大家便各自准备睡觉。

  余欢临睡前把在集市上买的木雕给了陆锦良和小虎,一只木雕的笔筒,一只小老虎。俩孩子自然都很高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