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66.锦生媳妇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56 2019-07-06 21:02:42

  “就是他们!”

  余欢刚把篮子放在牛车上,就听到旁边有人吵吵嚷嚷,抬头一看,就看到刚才那个买豆芽被拒的矮个儿男人站在他们面前,身后还跟着一群人。

  “臭丫头,还记得你爷爷我吗?刚才买你的白玉芽,你不卖,要是不给你点儿教训就不知道你爷爷我姓什么!”矮个儿男人叫嚣着。

  “哟,我爷爷他老人家已经作古了,他自然是姓余,您要是想自称我爷爷要不您去另一个世界问问他老人家同意不同意?”有大虎叔在旁边,余欢可不怕,这些弱鸡分分钟搞定。

  “王管家,这丫头不识抬举,咱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该怎么跟您说话。”矮个儿男人身边的跟班急着出头。

  “给我打,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王管家一挥手,七八个人涌了上来。

  “松枝,护好她俩!”大虎叔自己迎了上去,松枝大哥把余欢和大虎婶儿护在身后。

  外面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啊,锦生媳妇!”那边大虎叔跟七八个人打在一起,没想到王管家还带了几个人,溜过来想对余欢他们动手,松枝大哥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余欢就被人给拽倒在地了。

  哎哟,怎么倒霉的总是我?就因为我弱鸡?余欢倒地的一霎那还在心里哀嚎。

  人群里一个身影看这打架场面无聊正准备离去,听到大虎婶儿的这一声喊突然顿住了。跟在他身后的一男一女也停下来惊奇地抬头看了那男人一眼。

  陆锦生又掉转头看进人群,透过围观和打斗中的人群,他看见了松枝大哥和大虎婶儿。不管刚才听见的那声“锦生媳妇”是不是错觉,他都要帮啊,那可是自己村里的人。

  陆锦生伸手进口袋摸了一把小石子,弹指间就冲着王管家的人丢了过去。

  人群里瞬间响起哀嚎声,一个个抱着腿倒地哭爹喊娘。

  陆锦生拉低了头上的斗笠,转身冲人群外挤去。那一男一女也赶紧跟了上去。

  “老大,你啥时候成亲了?刚才哪个是你媳妇?”陆北贱兮兮地凑上前去问。

  “我没成亲,也没媳妇,刚才你们听错了,回去不准乱说!”陆锦生面无表情地盯着陆北和陆秋,直盯到俩人受不住那目光点头之后才转身继续赶路。

  余欢他们自然想不到是多年不曾有音信的陆锦生出手帮了他们,看着面前倒地哀嚎的人,还有些茫然呢。

  “大虎叔,这不是你的手笔吧?不像你的套路啊!”余欢惊奇地问。

  “是有人帮了咱们。”大虎叔环顾了一下人群,没发现可疑的人。

  “别管了,赶紧走吧!”大虎婶儿拉着余欢上了牛车,催促大虎叔和松枝大哥赶紧上车回家。

  四人上了牛车,也不管已经吓呆的王管家和倒地的众人,驾着牛车回家去了。

  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点儿了,陆锦良和小虎帮着卸了车。

  周氏给他们留了饭,四人吃了。

  余欢回屋拿了一瓶跌打药给大虎婶儿,让她看看大虎叔和松枝大哥有没有受伤。

  余欢自己进屋涂药去了,刚才被拽倒在地摔伤了腿,起了好大一片淤青,还有淤血。

  周氏来找余欢想问问她那些肉怎么处理,一推开门,就看见余欢对着自己的腿龇牙咧嘴。

  “呀,欢啊,你这是咋了,怎么伤的这么厉害?”周氏看见余欢白嫩的小细腿上的那一片淤青,瞬间就心疼得红了眼。

  “娘,没事儿,就是磕了一下。”余欢赶紧把裤腿往下拉。

  “你别盖了,我都看见了!我给你抹药,这得揉开了才行,要不还要疼好些天呢。”周氏赶紧拿了药给余欢边抹边揉,还一边唠叨:“你还知道疼,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上次也是从车上摔下来,这次又摔。不行,你以后还是别出去了,这一出去就受伤,你让娘怎么放心……”

  余欢也不说话,忍着疼,看周氏给自己上药。周氏每次自然流露出来的母亲特有的关心总是能温软余欢的心,也总是能动摇余欢本来坚定的可以随时离开的想法。

  “娘,有你真好!”妈妈,我好想你!余欢在心里加了一句。

  “你这丫头,这次别想用好话哄我,以后有事儿让良子替你办,还有你大虎叔、你徐叔、你松枝大哥,那么多人呢……”周氏嗔了余欢一眼,坚决不受她的甜言蜜语。

  “娘,我说的是实话!嘻嘻,我答应你,这半个月绝对不出村儿!”

  “你老实在家呆着,娘就放心了。这几天小心点儿,晚上我再给你抹一遍药,好好歇着。”

  “哎呀,不行啊,娘,我还得把那猪头处理了,晚上给他们当下酒菜。那半扇猪也得处理,这个天儿放不住。”余欢赶紧拉好裤腿准备下炕。

  “行,你就坐在院子里,我跟你大虎婶儿来处理,你就动嘴就行。”

  “好吧。”余欢妥协,没办法除了腿,自己屁股被摔的也很疼啊,估计自己的胳膊也动不了刀。

  余欢就坐在院子里,先让大虎婶儿帮着切肉,切了几条肉让陆锦良和小虎给里正、二爷爷、三爷爷和九爷爷家各送一条,就当谢谢他们帮自己买地量地,那天也没给他们准备酒菜,今天就算补上了。

  剩下的肉先切了最肥的几块下来,留着炸猪油,猪油渣留着明早包包子;然后把排骨切下来;还有一条里脊肉,余欢要求单独切下来。

  “锦生媳妇,这么瘦的肉单独切下来怎么做啊?太瘦了没油水儿!”大虎婶儿问。

  “大虎婶儿,等着我给你们做好吃的,糖醋里脊啊、鱼香肉丝啊、锅包肉啊都很好吃啊!”余欢说着吸吸口水,她其实最爱吃京酱肉丝,可是自己不会做甜面酱,那天她看了周氏自己做的大酱,很咸,有空可以调调味儿试试。

  “你的花样儿就是多,我们等着吃好吃的。”

  “好,今天晚上就吃猪头肉、芥菜扣肉、糖醋里脊、酱烧茄子、韭菜炒鸡蛋,再来个鸭子萝卜汤。”

  余欢话音刚落,院子门口就响起了要求蹭饭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